查看: 2883|回复: 21

[设计凌辱] 让女友接受捐精可不容易(第一章当捐精转入地下)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7

帖子

1743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6Rank: 6

积分
1743
发表于 2024-1-27 22: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侗 于 2024-1-27 23:10 编辑
' g+ v& ?- Q9 c
6 Z8 d" W$ `/ B
  让女友接受捐精可不容易
  作者:李侗
  2021年12月11日发表于春滿四合院,未完结
  2024年1月27日发表完整版于新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写在前面:
  衷心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不断催促我更新的院友们,以及你们对小妮所表达的深厚喜爱和赞赏之情!在之前的帖子中,未能逐一回应大家的留言,我深感歉意。由于日常琐事繁多,我的文章撰写进度确实非常缓慢,恳请各位院友多多包涵。
  在此,我还想告诉大家,小妮看到了你们对她的每一句温暖话语。你们的热情赞扬、深切理解与持续鼓励,如同阳光雨露般滋润着她的心田,让她在生活与工作中更加自信、坚定。这份来自院友们的力量,是我俩共同前行的重要动力。再次感谢大家,愿我们的新春满四合院永远在春天!
  —————————————————————————————————————
  
 第一章 当捐精转入地下
  
  “医生,已经好了。”小侗刚提好裤子,从取精室出来,向走廊尽头的值班医生报告。
  “你手机尾号是多少?”医生头也不抬,打开表格找他的名字。
  “1006”
  “嗯,李侗是吧?”
  “是,是。”
  “大概……”医生脑袋凑近屏幕,默算我之前五次捐献的总量,“你再来三四次,就可以了。”
  “好的。”李侗边应着,边转身推开楼梯间的门,走了出去。
  坐在街边的公交站的长椅上,小侗默默看着来车的方向。站台上没几个人,一对青年夫妇在旁边轻声交谈;两位老太太提着菜,站着等公交,有空位也不坐下来。
  小侗看着街对面的住院部楼顶上立着的几个红色大字“广西生殖医院”,不禁回忆起他一开始捐精的兴奋、新奇、纠结与煎熬,再到眼下的百无聊赖。接待他的医生护士,以及他自己都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对这“捐精”这一被外界感到神秘隐晦的事情,已经没了任何情感波澜——他就是每周自己坐公交过来的奶牛,他们则是穿着医护制服的牛奶搬运工……
  “你问下吧……”
  “这我觉得真的不行,没有保障,出事……”
  他耳朵突然清晰地听到,旁边广告牌后面的那对青年夫妇的交谈声。
  扫视了一下站台,刚刚那两位老太太应该是上车走了,就只剩下他和这对夫妇,也许他们没注意到小侗,说话声就大了些。
  “你也不想想,那么贵,出得起?”女人焦急地质问。
  “怎么出不起?以后奶粉,尿布什么的就用国产的就好啦。”男的也理直气壮。
  “敢!你到时候敢给我提进屋,我就直接从窗户上给你扔出去!”
  “你怎么就没个轻重缓急呢?要是那人有个啥病,传给了你,我看你找谁?”
  什么?他一下就把注意力集中了过去。
  “我都说了,是XXX推荐给我的,她自己就是那样怀的,她和我关系那么好,要是问题大,她还会介绍给我?”女人似乎有点动怒。
  “那你让她签个协议,你要是有啥三长两短,她负责呀!”老公也毫不示弱。
  “呵呵,我看你是要把人都得罪完了。五万!你现在给我掏出来嘛!”
  “……”男人没吭声。
  女人接着说:“我还不是心疼我们的那点家底。我都去打听过那些精子库,真的太赚我们的钱了,出五六万真划不来。你看XXX最后生的胖娃娃,哪里又不好了嘛?”
  “我看捐的那人,又矮又胖,估计那高学历都是假的,想到就来气!我儿的基因来自这样的人,简直受不了!”
  “哎呀,又不是只有他那一个!我们挑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嘛,我之前看到还有开客机的飞行员,真的可以……”
  这时一辆公交车到站台停了下来,这对夫妇赶紧起身上了车。
  小侗感觉自己无意间听到了个不得了的地下产业,心中感觉这事值得细究,便兴冲冲打的回家,和小妮探讨一下。
  
  
  “不怕染病吗?这可是生小宝宝的事啊,谁会为这事铤而走险?”小妮听了侗哥的描述,将信将疑。
  “高昂的费用,势必让一部分拮据的家庭选择冒险。”小侗无奈说道,对这样的事他也不愿相信。没有经过专业医生的筛查的精液,且不论是否带有传染病,也很难把握胎儿在母腹中出现各种其它问题的概率,难以做好预防措施。
  “急匆匆赶回来就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妮儿一边整理衣柜,头也不回,冷冷说道。她似乎预感到了侗哥下面想表达的意思。
  “我想……一探究竟。”李侗正色说道。
  “我们不是不要孩子吗?”小妮听侗哥一说,马上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盯着他。
  “没有,没有,没有。”小侗连忙摆手,“我只是很好奇,好奇他们这圈子里的各种细节,以及他们的交易流程。”
  “有啥好稀罕的?屎你也要尝一下,是吧?”我被小妮挖苦了。
  “我敢说,这样的圈子,比你在以前结交的各种网友都更有趣,但也更隐蔽。”
  “是我不想结交奇奇怪怪的网友,不是我找不到。”小妮用轻蔑的口气反驳侗哥。
  “行,那我自己先试探一下,你到时候要是觉得有意思,再加入吧。”小侗知道,苍白的话不太可能打动她。但小侗对自己的判断有十足的信心,地下捐精这事肯定趣味十足。
  
  
  如何找到圈内人呢?
  逛了一个礼拜的各种贴吧论坛,都没啥收获。网络上都是在讨论男生去医院捐精的事,对捐精方式,以及相关补贴非常关心。当时网友经常猜测有没有护士帮你取精,幻想着通过捐精来攒足房子的首付。可是,鲜有人去关心不孕不育人群所面临的各种实际困难。
  网上不行,就线下找。
  周末一大早李侗以晨练和买菜的名义去生殖医院门诊部转悠。先是摸清了收治不孕不育以及做试管婴儿的诊室位置。那里一到周末或者有专家坐诊就挤得水泄不通。小侗也不挂号,就装作病人家属在过道上时走时停,听听大家都在谈论什么。但开始的一两个星期都没啥收获,大家对性方面的事在公共场合都不愿多说,更多的家属要不沉默,要不就是在拉家常。
  直到有一天,小侗准备乘电梯下楼去买菜回家了。等电梯时,看到前面有个老头手里捏着一张名片一边大的白色硬纸片,能瞧见一半,上面写着“……包怀孕,无效全额退款,电话:XXXXXXXX”这明显不是正规医院发的卡片。李侗正犹豫要不要问老头让他看看这卡片,结果电梯到了,人们一拥而上,小侗刚到电梯门口,就挤不进去了。那老头身子骨好,窜得比他快,早挤进去了,之后下楼也没看到那老头。
  不甘心,小侗又围着门诊部大楼转,看见垃圾桶就去凑过去瞧瞧,看有没有谁把相关的传单或卡片丢弃在里面。可转了大半圈,没找到不说,鬼鬼祟祟瞅垃圾桶的李侗,还被巡逻保安盯上了,就只好辩称昨天有东西遗失了,想找找看。
  小侗来生殖医院这么多次,就没见过有谁发过传单小卡片啊?那老头究竟从哪接手的呢?
  一个月过后,李侗捐精已经够数了,医生安排小侗进行最后的抽血,进行第二次艾滋病检查(最开始查过,最后检查的目的是排除你在捐精期间染上艾滋,或者之前艾滋还处于窗口期的情况)。由于捐精处抽血的护士休假,医生让小侗拿单子去住院部找护士抽血。
  抽血完之后,小侗手按棉签止血,站在厕所门口,想等会方便一下。这时厕所里走出个戴口罩的寸头中年男子。
  “小伙子,刚住进来吗?”他见小侗手按在臂弯止血,就把错把他当成住院病人,向小侗主动搭话。
  小侗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准备做试管(指试管婴儿)?”他凑近小侗,小声问道。
  “呃……”小侗一下搞不清他有什么目的,迟疑了一下,正想否认。
  “哎呀,这层楼都是做这个的……”他看了看前后过道,“正规渠道,包怀孕,比试管便宜,不伤子宫。”他用极快的语速说完,就伸手在小侗裤兜里塞了张卡片,朝李侗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厨房,放下随意买的瓜果蔬菜,一转身,就看到小妮从门外悄悄探出头。
  小妮见侗哥已经发现了她,便轻声问了一句:“查血……有结果吗?”
  “没有,”小侗见她紧张兮兮的模样,知道她又在担心艾滋病的事,“没那么快。医生说后天最后一笔补贴就到账,当然是查血没问题的情况下。”
  “好的吧……”小妮一副担心的神情。
  “你不应该担心我,多担心下你自己吧,我得艾滋,只能是你传给我的。”小侗搂着她,捏捏她的鼻梁,故意说句让她生气,又让她自责的玩笑话。
  “哼!别说了!”妮儿抬手轻捶了一下小侗的大腿。
  “好啦,好啦,我的妮儿,能和你一起患上艾滋都是三生有幸啊!”说着便从裤兜掏出那张卡片,在她面前晃了晃。
  小妮听了侗哥的玩笑,本想继续给他几记重捶,看到眼前卡片上的字,一下就将它夺了下来。
  “这……”小妮认真看着上面的内容,“捐赠者素质高,包怀孕?可定性别!这……这是假的吧?怎么可能选择性别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加上面这个QQ,咨询一下呢?”
  “可以啊。”小妮轻描淡写地说道。
  “谁加啊?你加还是我加啊?加上了,是你聊还是我聊啊?”小侗在她耳边轻声问她,然后坏笑着看着她的眼睛。
  她视线一与小侗交汇,便躲闪到一边,嘀咕了一句:“你加啊,我又不感兴趣。”
  “行。”小侗马上站起来,拿过卡片并放兜里,“好啦,我们先去煮饭吧”说罢便拉着小妮进了厨房。
  而妮儿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情愿。不情愿和小侗做饭吗?还是不情愿别的什么事?
  
  
  “饱了,谁洗碗?”还没等妮儿开口,小侗抢先道,“麻烦妮儿小姐咯……”他边说边起身走到卧室躺倒在床上。
  见小侗直接起身回房,小妮马上放下碗大声抱怨道:“哼,为什么?”也追着他到了床边,“陪我一起洗嘛。”
  “不行啊,要事在身。我得马上联系卡片上捐精的人啊。但你又不感兴趣,我只好独自联系。没有妮儿和我一起探索,心里都空空的……”
  听了小侗假心假意,做作的托辞,小妮给了他一个狠狠的眼神让小侗自己体会,便转身去了厨房。
  卡片上有电话、QQ和微信三种联系方式。小侗翻出他养了几年的女号加了对方QQ。
  小侗以为要等小半天才会同意加他,没想到一小会就通过了。
  “是谁介绍你来的吗?”
  “是今天收的卡片,”小侗还将卡片照给了他看。
  “那你是妹子?”
  “是”
  “那你是需要别人的捐助是吗?”
  “应该吧,我就是想先问问”
  ……
  一番交谈之后,才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引导员或者审核员,负责对前来咨询的人进行一些简单核实,以防有一些闲杂人等进入他们的圈子。
  他让小侗提供自己做出特定手势的不露脸的自拍照,以证明自己真的是女性。这个好解决,到厨房,让小妮配合一下就好。
  他看了小妮带手势的照片后,将小侗拉进了一个QQ群。
  这群有一百多人,但刚进去时,也没人发消息。群友列表里有很多打了备注的,通常是写上职业、学历和年龄。小侗先是在群里发了一句“大家好”。不出七八分钟,群里就热闹起来了。
  大家看他QQ性别是女,就认定小侗是来求精,便纷纷毛遂自荐。
  “美女,有什么要求直说咯?体校毕业,举重专业,有事可以私聊我。”
  “你好,我是985在读研究生,请问你在哪个城市呢?希望我能帮助到你。”
  “本人育有两子,都十分健康,能为小姐姐解燃眉之急。”
  “我是客机驾驶员,目前二副……”
  ……
  没想到这里面的人这么热情,小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才合适。就客套地发了一句:“谢谢大家关心,我会好好考虑的。”
  小侗开始一一查看群友的相关信息,准备找一个顺眼的捐精者作为切入点。
  “嗯?”小妮这时已经收拾好厨房躺到了小侗的身边。
  “你看大家多热情!你不打算亲自回应一下吗?”小侗劝小妮借着他这号,在群里发几句语音。让群友更加确信,这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正在需要群友的精子。
  “回应什么啊?”妮儿嘟着嘴,不情愿地接过手机,翻看起了消息记录。
  小妮快速浏览了一遍,“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放下手机,忍着笑意对我说:“这都什么群啊?有什么意思?”接着又拿起手机,深吸一口气,顿了顿,缓缓地轻柔地,就像在耳边呢喃,对着手机麦克风发了一句语音:“嗯……你们好,我是想在这里面少一位合适的男生……就是……我是在南宁这边……”说到这她斜视小侗一眼,便突然感到一阵害羞,就如逃一般飞速结尾,“希望和有诚意的人合作,非诚勿扰。”
  小侗看她这样的表现,心中已经了然。
  不出几分钟,群里在线的人都听到了妮儿的语音,变得更加踊跃了,纷纷夸赞小妮的声音很甜,人也一定美。
  面对这样一群人毫不吝啬地赞美,小妮难以镇定下去了,主动开始和大家聊了起来。
  看到妮儿也终于被这件事勾起了兴趣,小侗也暗舒一口气,惬意地平躺下来,心里清楚,事情之后的发展,将越发容易,也越发刺激。
  
  
  “很多都是假的吧……我觉得。”小妮转过头来,微微鼓着腮帮,有些失落地对小侗说。
  “你是说的他们的职业或者学历之类的?”小侗也认为这群友中,吹嘘自己的不在少数。
  “一个比一个离谱,你看这人说自己当年高考是他们县的理科状元,现在就读中山大学,真是呵呵了……这还有个说自己是侦察航空兵转业的,他以前真要是干这个的,还缺这点钱跑来捐精?”小妮上下滑动着群友列表,似乎找不出什么合适的人选。
  女友的兴趣值正急转直下。小侗得出手引导一下了。
  “捐精不一定是为了钱,也有可能就是为了……心情愉悦。”小侗缓缓说出一句让人有点迷糊的话,吸引她的注意。
  “愉悦什么?”小妮不屑地说,觉得李侗在扯淡。
  “捐精能让男人有更多血脉的传承,虽然多半见不到这些后代,但也会有满满的成就感。”
  “那意思是,这些不缺钱的高素质人,也真的会来捐精?”
  “这我不好说,反正一定是有,但也多不了哪里去。”李侗只能说点这些和稀泥的话来挽救小妮对捐精逐渐变坏的印象。
  李侗接着又说:“反正你不用找那种特别好的,客机驾驶员、航空兵、名牌大学生这些,你就别想了,十有八九都是编瞎话。你还不如找点诚实的,宁可素质降一点。毕竟我们不是真的要精子来让你怀孕,只是玩玩。”
  小妮轻轻点点头,看表情也知道她现在平静了下来。
  女友的玩心,你得好好呵护。
  
  
  接下来的几日,妮儿独自在群里与大家交流,直到她告诉李侗,她私聊了一位群友,还觉得挺有趣。
  这位幸运的群友,李侗初看确实是没有什么亮眼之处。他自称是按摩师,快40岁了,14岁跟着中医馆的老师傅学习推拿按摩正骨,也懂一些中医知识。之所以讨女友喜欢,是因为他只提养生的事,希望小妮的家庭通过中医的调养,来解决不孕不育的烦恼。这就和其他一脸色相,满口黄腔的群友大不相同了。而且他说话也文绉绉的,各种中医理论娓娓道来,还能对上小妮喜爱的诗词,确实在妮儿心里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但是照他俩这样聊,这地下捐精的事儿还怎么深入探究呢?
  李侗见小妮要去洗澡,而聊天还没结束,便主动要求帮女友与他聊天。小妮答应了,只是让他不许说勾引人的话语,让这个号继续保持一个清纯少妇的形象。
  这难不倒李侗,清纯本身也是能勾引人的。
  小侗一改之前妮儿的聊天主题,不再来来回回探讨中医理论、古文诗词,而是直入主题,只讨论不孕不育的问题,而且要跳出中医的圈子。小侗与他聊天的间隙PS了一张诊断书,上面写明是小妮的先生被确诊为先天性Y染色体Azfc微缺失,将导致少精或无精。然后装作吐露心声,万般不奈才将这诊断书示人,以寻求安慰。
  对方看了,良久不回消息。想必他也去网上搜寻这种基因缺陷的相关信息了。
  最后,他回复小侗说,这病中医确实不太好治,还说了些佛家积德行善,因果报应的理论安慰小侗。
  小侗当然不接他的话,一个劲向他诉苦,说小妮嫁到一个宗族势力特别大的家族中,自己迟迟没能和怀孕,让她处处受气,自己老公又惹不起家族长辈,无奈听从他们的各种意见,甚至威胁他俩离婚。
  对方听小侗这么大倒苦水,也为小妮感到愤懑不平,表示十分同情。
  时机到了。小侗装作非常不情愿,扭扭捏捏,吞吞吐吐地问了他一句:“我能借用你的……精子吗?”
  他马上回复道:“我早就不做这事了。这样做既伤天害理,又伤身体。”
  李侗一看就乐了,你这假正经装过头了啊!于是立刻反驳他:“怎么伤天害理了,你就眼睁睁看着我那一大家子人把我逼入绝路?锁骨菩萨色诱人入正道,也被人称颂啊!但要是此事伤你的元气,我就多与你些补偿,好吗?”
  对方也有了松口的迹象,断断续续说了些难懂的中医理论,说这样很坏男人的身体。
  可能他是想要高价吧,才故意摆出这样的说辞,也没太搭理他的话,自顾自又说了许多在家受的委屈。
  小妮也洗完澡,回屋接过手机,看李侗和人家聊了些什么,看了之后,小妮生气地“哼!”了一声,把手机丢向李侗。
  这可不得了,小妮要是不乐意了,就啥都白费了。李侗赶紧上前抱住妮儿还湿漉漉的胴体,一面揉着她的乳,一面委屈地轻声说:“揉揉妮儿的小肚肚,别气气了好吗?”
  小妮立刻捶了李侗一下,笑骂道:“你又当我是弱智啊?这是我肚子吗?”
  见她被李侗的玩笑逗乐,就顺势低下头,用更加委屈的语气,趁热打铁连忙解释:“我只是见你和那人一直聊些有的没的,就想帮你推进一下嘛。”
  “要你帮忙!”虽然小妮语气上还很强硬,但神态上已经完全没有气愤的感觉。
  
  
  经过李侗的催化,小妮很难再和他心平气和地谈天说地了。不久对方就邀请小妮到狮山公园见面,说是要给她面诊一下,看有没有调养的可能。
  这不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吗?都已经说死了是先生天生少精无精,还想从女方身上寻找治疗的希望。
  李侗和小妮都心知肚明,也就顺水推舟,对他好一番感谢,表示下周末一定准时赴约。
  和他约定的时间很早,是早上六点半,他说他每天在那晨练。
  他俩早早起床,准时出现在了狮山公园。小妮马上发消息联系了他,让他去大门口碰面。
  片刻后……
  “你好,请问你是?”小妮看到有位矮胖的中年男子在四处张望,还反复看了李侗俩几眼,便上前询问。
  “你是……思卿(小妮在网上的自称)吗?”这位男子身着藏青色POLO衫与宽松牛仔裤,先打量了小妮,眼中闪过欣喜之色,随即又看向了李侗,眉头一皱,似乎感到很疑惑。
  “是是是,你是覃哥?”妮儿赶紧回答道。
  “你好,你好”这位覃哥赶紧伸出手,示意要与小妮握手,但马上轻瞥了李侗一眼,赶紧又把手收了回去,又问道:“思卿,这位是?”
  本来站位靠后的李侗马上上前一步,向他伸出手,双眼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并说道:“覃哥,你好,我是她的亲弟弟,过来陪她一下。”
  “哦,哦……”他愣了一下,又赶紧伸出手与李侗握手,从脸上能看出他仍然有些疑惑,甚至显得很为难。
  小妮看出了他的疑惑,便赶紧解释道:“这是我弟弟,我的事情他都知道。覃哥,你不用把他当外人。”
  他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又将李侗从头到脚都扫视了一遍,一脸油腻带有胡渣的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向李侗这跨了半步,拍了拍小侗手臂,说道:“没关系,小兄弟还挺关心你姐的身体的。别站在这聊,我们进去找位置坐着说。”
  而小侗便转头向小妮眨了眨眼,示意她跟着他俩走。
  
  
  不一会,一行人便在一个几乎没人经过的石板小道边的石头长凳上并排坐了下来。
  覃哥首先发话,“来,思卿伸手出来,我号号脉。”说罢,轻轻拍下大腿,示意小妮把手放到他大腿上。
  小妮似乎感觉很有兴致,迫不及待地将手摊在这位大哥腿上。而小侗坐在女友另一边,视线受阻,便直接起身,站到了他俩旁边。
  覃哥煞有其事地诊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球也似乎是出神一般,左右来回转动。但小侗注意到,他的视线每次经过小妮的深V领口里饱满乳肉和幽邃乳沟时,都会有微小的停顿。
  号脉结束后,覃哥也没做结论,又让小妮张嘴让他看看舌苔。看了舌苔后,他又问了许多问题,比如腹部有没有动过手术,月经情况如何以及家族中有无同样不孕不育的问题。小妮都一一作答了。
  最后,覃哥默默地看着小侗,抿了抿嘴,似乎有话,但没说出口。
  小侗被他的这一通操作逗乐了,心想明明都告知了老公有问题,还这样装模作样给小妮问诊,便强忍着笑意,故作急切地问:“大哥,怎样?”
  “唉,你姐的身体……”覃哥稍稍迟疑了一下,接着说:“脾虚不运导致肾虚不化,痰湿内生,气机不畅胞脉闭塞,不能摄精成孕。打个比方吧,你姐的身体太硬!像城墙一样,一般人的精子根本透进不去。更别说你姐夫……”
  这话小侗作为“弟弟”也不好接,便看向小妮那边。妮儿快速瞥了小侗一眼,马上入戏,略显焦急地说:“哥!那这怎么办啊,孩子,我真的太想要了,有什么办法吗?
  覃哥抬眼看了小侗一眼,静静想了一下,缓缓说道:“妹子,别着急啊。你可以让你老公去做个精子分离术,尽量选择有活力的精子,给你做试管婴儿就行啊。”
  “这个太贵了,老公不愿意做。他做过精子形态分析,每一百个精子就只有一个精子是正常的,要用这种精液做试管婴儿我们实在是无力负担。”小妮一脸哀愁,眼里都是无奈与酸楚。
  “那……”覃哥有些为难,似乎欲言又止。
  那一刻小侗太清楚他想说什么了。覃哥想把自己的精液捐给小妮做种,但话到嘴边又样回去了,应该是又觉得时机还不成熟,便没把心里话讲出来。
  于是小侗连忙推波助澜,弯腰凑近他,恳求地说:“大哥,想想办法帮帮我姐吧,不然我那一大家子不会放过她的。”
  妮儿也在一旁连连点头,热切地盯着覃哥,像是期望着他能伸出援手。
  “那……”覃哥在这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真的能接受用外人的精子吗?”
  “只要……做好保密就行。”妮儿小声说道,脸也红了。而小侗的心也笑开花了。
  “那你们有什么要求,或者说有合适的人选吗?”覃哥严肃地说。
  “在那个群里的人,你也知道……都不是太好,感觉……好多都是吹牛的小伙子。”小妮有点支支吾吾,慢慢说完了后半句,“就觉得……覃哥就挺好的。”
  “嗯……”覃哥长叹一口气,抬头问小侗:“你支持你姐的想法吗?”
  小侗还能不支持?
  但李侗不能显出激动的样子,便马上仰头,装作仰天叹气,实际是使劲咧嘴无声地笑了。然后才摆出严肃的神情,缓缓低下头,郑重其事,如做出什么重大抉择一般艰难地说道:“行,我尊重……我姐的选择。”
  “那我还是先去做个体检吧,你们也放心,也还可以再考虑考虑。”覃哥说着也站了起来。
  李侗和小妮连连称是。
  三人一同来到市医院,根据导诊台的建议,小妮出钱给覃哥挂了感染科和泌尿外科的号,分别检查传染病五项和精子活力度。小妮也順帶查了些婦科相關的事項。
  查传染病是由抽血检查,很快结束。查精子活力度,需要他将精液射在医院提供的小杯子里。
  覃哥一个人在厕所撸着,小侗和小妮在外面默默等着他。在这沉默的间隙,小侗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捐精的方式是什么呢?通过什么方式将他的精液送到小妮的阴道里呢?
  小侗感觉这是很大的失误,这么重要的问题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呢?小妮怎么也没想到呢?他和覃哥在网上聊了那么久,双方都没有提过吗?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预感后面又紧紧跟着一阵窃喜,捐精的方式有操作空间——绿的空间。
  “兄弟……”
  背后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小侗的思考,转头一看是覃哥从厕所门口探出头来,小声叫着小侗。
  “怎么了?”小侗看他用手示意他走近一点说,便走上前去,靠近男厕门口。而小妮看他俩在男厕所门口,也不好靠得太近,只是在五六步开外看着他们。
  “兄弟,你手机有没有什么片子啊?”覃哥神神秘秘地说。
  “啥?”李侗一下没明白他意思。
  “这厕所有点臭,又没啥激起我那种感觉的东西,这样弄不出来啊。”
  这怎么办?李侗手机里没色情相关的视频图片啊。尽管有一些小妮私密的照片,李侗也不能给他看,毕竟小侗现在是她的“弟弟”。
  “我……这没存有这些啊……”这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小侗一时摸不着头脑。
  “嗯……”他歪头看了下小侗身后几米的佳妮,顿了顿,说道:“这样,你这等一下,我问下你姐。”
  小侗站在厕所门口,就看着覃哥绕过自己,径直走向小妮。这种事问她干啥?真是有点搞不懂了,小侗也挪动步子,凑近一点,想听听他到底要说啥。
  可是刚轻轻走了两步,刚和女友说了两句的覃哥警觉地回头看了小侗一眼,见他正在慢慢靠过来,便说:“小兄弟,我和你姐说点事,你要不在楼下大厅等等吧,我这弄完马上就下来。”
  他射不出来,神神秘秘地找小妮,难道……
  小侗觉得再往下想就太离谱了。而且,覃哥真有这种离谱的打算,妮儿她自己也不会答应的。小侗决定将计就计,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呃……好吧。姐,那我楼下等你哦,有啥事你给我发消息。”小侗先是假装迟疑,再做出看似为难的让步,便转身下了楼。李侗也有犹豫过要不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盯着他们,但是这一层过道冷冷清清的,没啥可以遮掩的地方,便只好作罢。
  楼下大厅,挂号缴费的人特别多,座位都坐满了人,李侗正找寻着空座,想坐着慢慢等,却收到女友的QQ消息。她说他们已经弄好了,马上下来了。
  一看时间,李侗估摸着这才一刻钟不到啊!他带着疑问,一路小跑回到电梯口等着他俩。
  等了两趟电梯,终于见他俩走了出来。小妮本来面无表情,转头看到李侗就在电梯口不远等着她,便突然有点憋笑的表情,但又马上消失了。覃哥是一直表情自然。
  “这么快就搞定了啦?”李侗诧异地对她俩说。
  女友只是看着李侗没说话,覃哥倒是马上回答说:“我跑到楼上一层的厕所弄的,那里没啥味道,感觉刚刚那一层的厕所应该没及时打扫吧。”
  “嗯嗯”小妮也附和道。
  小妮你进去闻过?你还知道男厕所臭不臭?李侗当时就想用开玩笑的语气反问下女友,但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笑,结束了这话题。
  由于检验结果需要过两天才推送到手机上,所以在医院门口和覃哥道了别,各自回去了。
  看着覃哥刚走没多远,李侗马上问小妮:“刚刚什么情况?他说他在厕所不太射得出来,又找你干什么?”
  小妮将李侗手臂抱得紧紧的,担心地说:“先说好你别生气啊。”
  李侗一听这么说,心里那是一个激动,脸上倒是非常关切的神情,追问她怎么回事?
  妮儿扭扭捏捏不停向小侗撒娇,一直喃喃道:“就是……就是……”
  这样吊小侗胃口,有点忍不了。小侗极力安慰佳妮,让她不用担心,他一再保证他不会生气,催促她赶紧说。
  “就是他让我拍点照片给他看,他好把精液取出来。”
  “啥照片?”
  “就是稍微性感点的”
  “拿我看看!”
  小妮一听小侗要看她手机,马上把手机扣到背后,“不要!”
  后来小侗好一阵哄,她才给他看了照片,原来只是小侗之前给她拍的泳装照,就是屁股蛋露得比较多。
  小侗顿时长舒一口气,原来是想多了。
  回家路上小妮也给小侗讲了覃哥和他谈的两种捐精方式。一直是他将精液弄到注射器里,然后交给小妮,让她自己注射进去。另一种,就是进行性交。
  小侗本想一直不提这事,等到节骨眼上,看妮儿不知所措的样子,最好她还能昏了头,作出一些让小侗和她都难忘的选择。这明显是小侗的妄想,小妮也不傻。
  妮儿表示她肯定用注射器假装弄弄就行,反正也不是真要怀孕,反正只是来体验下这不被外人所知的地下捐精。
  李侗不敢用任何理由再劝说女友选用另一种方式体验捐精,毕竟两三个月之前被保安那样欺凌,实在让小妮有点呕气。
  
  捐精这个事儿,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做的。需要看女方的排卵期来进行多次的精液注入。
  覃哥让小妮算好排卵期,再通知他。他们当然不会真的去检测和计算排卵时间,只是选了个李侗和小妮都不太忙的日子,大约在半个月以后的周六。
  覃哥的体检结果也出来了。没有传染病,正常精子占比高达百分之十二。他作为捐精者,确实是很优秀的。
  
  约定见面的日子转眼就到了。中午他们在一家比较大的奶茶店碰头了。
  覃哥看到李侗又和小妮一起来,显得稍稍有些不快。李侗和小妮倒是不在意,先是和他聊了些天气、新闻什么的,缓和了略微尴尬的气氛。之后就将话题转向了今天的正事。
  “大哥,我姐今天这个事情怎么操作呢?”李侗首先发问。
  “很简单,我之前给你姐商量好了,一会去酒店开个房,我在厕所把那个弄到注射器里,然后你接在床上把它注射进去就好啦。”覃哥淡定地说,似乎已经对这种做法轻车熟路了。
  “那覃哥……你看我这排卵日就这两天,确实需要连着操作四天,真是辛苦你了。”小妮装作非常感激地说道。
  “辛苦,是有点辛苦,毕竟早连续几天将我这精华排出,有点伤身体啊。”覃哥把弄着手里的茶杯,严肃地缓缓地说道。
  小侗见气氛有点降温,赶紧说:“大哥,事成以后,我们会尽量给你表示的。”
  “多少?”覃哥视线望向窗外的车流,淡淡地说。
  这人真是很实在啊,没想到他竟然直接问小侗出多少钱?他原本打算事后给个六百,但小侗看他有点想多要的意思,就试探地问道:“八百?”
  “嗯?”覃哥突然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小侗,说:“你上精子库去买,一份都要五六千啊!我这要连着几天帮你,辛苦不说,还伤身体,起码得这么多……”他手上比了个“六”的手势。
  “六百?”小妮奇怪的看着覃哥,小声问道。
  小侗直接说道:“六千,太多了点吧。我姐都没有私房钱,钱都被她老公收走了。至于我,还是个穷大学生,也没啥积蓄帮我姐啊……”
  覃哥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李侗,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妮儿,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就用另一种方式吧,八百。”
  李侗想选哪一种方式,自不必说,只是对他白白上了小妮还要收费八百这种事有点无语。关键是小妮怎么选,这种时刻李侗不能干预她的自由选择。
  李侗转头看向佳妮。她脸上明显有些怒意,轻轻端起奶茶,拇指用力扣着瓷杯,微微发白。
  “别泼水啊!”李侗心一下提到嗓子眼,祈祷这次难得的尝试不要就此终结。端起杯子泼人家一脸水,在小妮这不是没有先例。
  “算了吧,这个事我得回去再想想。”妮儿放下瓷杯,轻磕桌面的响声,使李侗的心放下一半,又凉了一半。
  “我也真的是想帮你。”覃哥看小妮神情严肃,准备起身要走,便诚恳说道。
  “不好意思啊,你要价太高了,我还要考虑考虑。”小妮回应。
  这是价格的问题吗?李侗一时不知是小妮的托辞,还是真实想法。
  “姑娘,我这是正常的行价。价格低了,会让买家担心质量,同时我们也受损。价格太高,也让不少急需的家庭为难。捐精,不是小事,是关系下一代的大事。在这件事上,你也看到了我诚恳的态度,以及我身体素质……”覃哥停顿下来,直视着妮儿,没有继续说下去。
  “考虑一下,我……先回去考虑一下。”小妮稍稍有些慌乱,想尽快离开这里。
  “姑娘,你得想清楚啊,这两天是你的排卵期,错过了,你又得等一个月。”覃哥继续劝说,很是恳切。
  妮儿没说话,身体向后一靠,没说话。
  缓和气氛是李侗此刻急需做的。
  “大哥,捐一下也不是很费功夫,而且我姐和你有那种接触,她也是吃亏的啊。”李侗直接默认了小妮不反对和他上床,直接开始还价。
  “我是要承担风险的。事后,你们要是翻脸,告我强奸,我是很难自证清白的。”覃哥首先说道。
  李侗急忙说:“这怎么可能……”
  李侗还没说完,覃哥继续说:“我一直以来都注重修身养性,精气的排泄是有数的。你的这事儿,打乱了我的修行计划,这是其二。”
  李侗一听这个,真有点无语了,便没有接话,让他继续说。
  “其三,现在的工作,不是太好,想多挣一点。”
  小侗听了之后,默不作声了,就搞不明白,凭小妮的姿色,他凭什么在这提条件!以往哪一次,有哪一个男生不被妮儿迷得神魂颠倒?这个覃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覃哥平静地望着窗外,似乎在等他们的答复。小妮则拿出手机,面露愠色,打开打车软件,打算打车回家。
  “就……”小侗本想说,就不能少一点吗?但这太卑微了,便改口,“你就确定要这么多吗?”小侗口气非常冷。
  他眼神与小侗交会了一下,又看向一边,稳稳地说道:“是,少不了。”
  小侗再也没多说什么,拉上妮儿,头也不回地出门,拦下路过的出租车,回家了。但李侗也没忘把茶水的账结了。
  后来的十几天,侗哥和小妮都没提这件事。小侗也怅然若失,本以为是一出好戏,结果……
  
  (作者认为这篇文章,就到此为止了,没机会带到大家面前了,但生活总有出人意料的剧本。)
  

* Y) O* }* |  |4 k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75

帖子

636

积分

初窥堂奥

Rank: 4

积分
636
发表于 2024-1-27 23:31: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段文章真是常读常新。很高兴看到大佬再度提笔,看来文章的后续指日可待。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17

帖子

1743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6Rank: 6

积分
1743
 楼主| 发表于 2024-1-28 23:48: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94425270 发表于 2024-1-28 23:42
' Q3 Q# }# e( c8 b( l. o不错不错,速更后续

4 }% b3 i+ r4 i, i! V1 N2 t我一次性更完了,你可以点我主页里看,一共五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20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4-1-28 22:0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趣的文章,應該說這種借種的文章比較少,而且鋪陳的也很好,整體上來說就十分有趣。感謝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51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24-1-29 10: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可是篇老文了,之前没完结还很遗憾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9

帖子

78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4-1-28 00:36: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题材有点意思 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5

帖子

50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24-1-28 06:1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

帖子

52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2024-1-28 08:4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刺激了唔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

帖子

52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2024-1-28 09:1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夫妻生孩子的想法在减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1

帖子

62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24-1-28 13:58: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收藏。真的很赞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6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4-1-28 15:3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啊,写的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5

帖子

50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24-1-28 16:1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3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24-1-28 21:2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春满四合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