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02|回复: 2

[设计凌辱] 让女友接受捐精可不容易(第三章你捐精,我也要……)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7

帖子

1743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6Rank: 6

积分
1743
发表于 2024-1-27 23: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让女友接受捐精可不容易
  作者:李侗
  2021年12月11日发表于春滿四合院,未完结
  2024年1月27日发表完整版于新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前情提要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侗被一对女同情侣找上,希望他能提供精子帮助她们拥有孩子。李侗在佳妮的陪同下,决定帮助这对情侣,并经历了一系列的检查和程序。最终,女同情侣成功怀孕,李侗和佳妮也为她们的幸福感到高兴。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佳妮的行为开始变得异常,引起了李侗的怀疑。他发现佳妮可能背着他和其他人有秘密的约会。李侗开始调查,并发现了一些线索,但他的内心却充满了矛盾和痛苦。他不想质问佳妮,因为他深爱着她,愿意相信她。然而,事实却让他无法再自欺欺人。
—————————————————————————————————————
第三章 你捐精,我也要……
  “小妮,这有个叫‘小贝烘焙’的招牌哦,我在这等你哦。”
  小侗和妮儿马上参加一场特殊的饭局。邀请他俩的是那一对姐姐,其中一位肚子已经明显隆起。这顿饭的主要目的就是做一个正式的道别。
  简单的寒暄之后,她们便讲起这几月来怀孕的感受和照顾孕妇的难处。小侗作为饭桌上唯一的男性,只能呆呆听着,看着佳妮和她俩有说有笑,他似乎是多余的人。他有点恍惚,他坐在这,是为了什么呢?要不是这里有位姐姐的肚子是因他而鼓,那小侗都不配出现在这个包厢。小侗在这一场奇遇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种猪吗?还是装满精液的注射器?
  对了,这饭桌上实际上有五个人,注视这三位女人说说笑笑的,不只是小侗,还有刚成型的小孩,和他一样,也都在此沉默。
  小妮这时注意到在一旁赔笑的小侗,就说起他来。
  “他做这事,我其实心里也难受,也惶恐。一想到在我二人世界之外,还有别的孩子与他有血缘关系,就感到深深的不安,总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
  此话一出,整个包厢安静了。对面的两个姐姐与小侗和小孩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小侗之前不知道小妮对他捐精有这样负面的感受。这是第一次听到,还是在这种场合,闹不清妮儿这话是说给他还是对面的三个人听的。
  “妹妹,你担忧的,都尽管说吧。”怀孕的姐姐严肃起来,率先关切地问。
  “就是担心,小孩以后要是生了什么病,或者有别的什么事,会不会又来找他呢?而且在我心底,就感觉天然对这事感到排斥。我不知道女生是不是都是这样想的。”
  “这种感受我能体会。最开始得知他是有女友的,我俩都感觉这事多半要黄,但在后来的交流中,也没见你对这事有什么反对,所以我们就……”没怀孕的姐姐顿了顿,又说:“宝宝的健康,我们十分重视,有什么问题都提前避免。刚刚我们也有提到,现在是每周都上医院检查一次,全程有专职医生关照着。”
  这问题无论怎么解释,都难以让人满意。毕竟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敢在这为孩子的未来打包票。而对此小侗也有考虑,他明白糟糕的结局难以完全避免,这也就是他私下捐精应该承受的风险。但小妮不这样想,她认为他在冒没有必要的风险,一旦有什么闪失,后果就非常严重。小妮为此而忧虑重重,他却才从她刚刚的言语神情中看出,会不会太晚了呢?
  饭后,小侗和小妮与两位大姐姐做了最后的分别。怀着小侗孩子的人模糊在夜色的光影里,小侗不由怅然若失。之前信誓旦旦地给小妮保证小侗他不会有任何牵挂,看来,血脉的天然联系,让小侗没法心如止水。与此同时,小妮的心情让他担忧,要不是她刚刚在饭桌上的吐露,小侗还浑然不觉。
  “小事,妮儿,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帮了人家一个小忙。”小侗紧紧搂着佳妮,脸颊贴着小妮的头,“你为此难受,侗哥好心疼。”
  “总是这么说。”小妮冷冷地说,并没有因为李侗的贴近而温和,“不是小事,你自己心里也明白。捐精和献血不同,前者能满足你们像蒲公英似的繁殖欲,后者则不能。你在我这里得不到的,就想在别处满足!”
  “千万别这样想!”李侗一听小妮如刀割般的控诉,双手稳稳把住她的双肩,正视着她瞥向别处的眼睛,“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仅仅就是认为,眼前的同性恋都能成功在一起,我们为什么不能?她们一路上遇到了各种支持和帮助,我也要出一份力!为什么要出力?我也希望未来在我们的艰难时刻,同样有人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小妮盯着地面,头微微埋下一点,没有说话。
  而李侗心中也有愧疚,知道自己还是忍不住挂念那刚成型的小孩。但他此刻要给小妮斩钉截铁的硬话,才能让她日后少一点担忧。自己心底的非分之想,默默消化就好。
  “今天帮助别人,明天别人就会帮我们吗?我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一厢情愿。但……我只能这样,才能稍感宽慰,之前在那件事中,叫天天不应的绝望,你我都感受过。”李侗继续说道。
  “那件事”是一件李侗还未发表的故事。是小妮与李侗之间故事的核心。)
  小妮这才委屈慢吞吞地说道:“你还是没解释,你为什么不会在意你的血肉?为什么不承认你的繁殖欲?你从一开始就不断强调你捐精的理由,却避而不谈我现在关心的两个问题。”
  小妮和李侗又继续向地铁站走去。走了一小段路,他整理好思绪,对小妮解释:“我对人的感情,是需要相处才可能增进的。我对那个小孩,素未谋面,确实没法让我上心。我和你最开始在一起时,就想好我们不会有后代的。繁殖的欲望,已经很难在我心中起波澜。你能好好的,才最让我心安。”李侗说的都是真的,至少在目睹有人怀了他的孩子之前。
  “真是如此吗?”妮儿真切地看着李侗,眼中噙满泪水,等李侗的答复。
  李侗马上掏出纸,给她擦擦眼角即将滚落的泪珠。一边擦一边顺势吻了下妮儿的额头,轻声又清晰地说道:“放心,你是我最爱的。”
  “那你不许怪我……”小妮突然有些委屈,沾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
  “不会怪你,小妮为捐精感到难受,是情有可原,侗哥现在才知道你的这小心思,都是我之前没有多征询小妮的意见……”
  “不是,你肯定会怪我,你不是不知道……”
  “什么事?”小侗不自觉将妮儿搂紧,而心里也阵阵发紧。
  她大概要说什么,小侗知道,最关键的就是不知道那人是谁。
  “覃哥……你不记得了吗?”小妮在小侗臂弯里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名字。起初她还埋着头,见他没答话,又微微偏过头,用余光偷看他的反应。
  一听到“覃哥”,小侗脑海顿时卷起了风暴,眼前驶过的地铁带着它的轰鸣瞬间化为闪电,将他视界剌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小妮,为什么这种傲慢的男人你能看得上?小侗求他和你上床,他还轻视你的美艳,竟还索要报酬!小侗作为深绿都忍不了,事后你还要去倒贴?你这样作践自己,小侗真想抽他自己的脸!
  纵使自己再愤怒,也要听小妮做完最后的申辩。凭着仅存的理智,小侗表情木然,大口呼吸着,牵着小妮在就近的长凳上坐下来。
  “你尽管说吧,我好好听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小侗尽量使自己能平静地讲出这话,但其实无论是小侗当时的神情和话语的内容,都让小妮明显察觉他情绪的巨大变化。
  “侗哥,我真的是……”小妮双手环抱着我,“我错了,你别生气好吗……”
  小妮不断向小侗道歉,不断要他不要生气,小侗正要打断她的话,让小妮好好讲讲经过,她却带着一丝不解的语气试探着问道:“我以为你知道了呢?”
  小侗就偏了一下头,淡淡地看了小妮一眼,没说话。
  “我还以为你知道……”
  此时追究妮儿如何察觉到李侗知道此事,已经不是最要紧的了,我们一起来听听,她接下来的坦白。
  
  时间回到李侗和妮儿假扮姐弟与覃哥谈崩的那一天。
  
  侗哥拉着佳妮头也不回,匆匆奔出咖啡馆。
  “去把茶水钱结了。”侗哥让佳妮回到咖啡馆前台把账结了,他在街边打车。
  刚进咖啡馆,就看到覃哥刚走到前台。
  佳妮忐忑起来,一下不知该如何面对,就当没看到他,用稍大的声音对着几步外前台里的收银员询问:“XX桌多少钱?”问的时候,还不住瞟了那男人几眼。
  他听到佳妮的声音,眼睛一抬也看向佳妮这边,旋即又歪了脑袋,瞧了下她背后的玻璃感应门,接着就露出微笑,胳膊肘放在柜台上,身体微倾,似乎如释重负。
  “你好,一百零七,请问是扫码还是……”收银小姐在答复佳妮的同时,用手示意柜台上立着的收款码。
  小妮刚要上前,覃哥就掏出手机,直接扫码支付了。
  “你?”
  “快回去吧,之后联系。”覃哥压着声说道,完了还向小妮眨眨眼。
  小妮当时也不想领会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侗哥知道这钱被覃哥出了肯定会生气的。如果小妮一定要马上还钱给他,不免一番争执,要是侗哥转过头来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就不好了。钱,之后在qq上转他吧。
  小妮马上后退转身快步跨出门外,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他一眼,他还在原地,靠着柜台,冲她微笑着。
  “多少钱?”一坐上出租车后座,身旁地侗哥就凑过来低声问小妮。
  “一百。”
  “他没出来?”侗哥头贴了过来,用更低的声音问佳妮。
  佳妮心里一慌,差点说出自己遇到覃哥了,就马上顺口回道:“什么?”假装自己没听清。
  “他没跟出来吗?”侗哥急促又小声地问。
  “没看到。”佳妮淡淡地说。
  “好吧,不该你去的。昏了。”
  佳妮当侗哥是自言自语了,就不接话了。
  回到家,侗哥就开始念叨覃哥的种种不是,佳妮也就只是应着,心里却思索着他为啥要帮佳妮结账?他手头不是不宽裕吗?他还打着什么主意吗?
  等侗哥忙别的事去了,小妮给覃哥的QQ发了200块的红包,只要看他收了,她就拉黑他。刚才侗哥叮嘱了,让小妮火速拉黑他。
  小妮看着电视时不时点亮手机,看他会不会收红包,或者说什么。
  “这是一个误会。你弟弟在,我就不能答应帮你这个忙。今天茶是请你的,请你谅解。”
  手机解锁,点开QQ,便是这条消息映入眼帘。
  “他在有什么影响?”小妮打完这行字,又马上删去,只回了个“?”过去。
  “你借种的事,第三个人知道就不稳了。”
  “我弟是向着我的,你多虑了。”小妮想,事已至此,你想捐精也没机会了。
  “以你的家庭环境,他未来某天以此要挟,你能把你弟弟怎么样?而且时间过得越久,孩子越大,你丈夫越重视这宝贝孩子,你就越承受不了被揭穿的风险。”
  “你比我了解我弟弟?”虽然故事都是编给覃哥听的,但他煞有其事地分析,让小妮有了反驳的冲动。
  “我是没你了解,但你也不一定了解。”
  小妮顿时觉得无语,感叹这人真爱较真。
  “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请你再琢磨一下。”
  小妮也没什么话讲了,便顺手把消息记录删除,不回他了。
  
  地面上的湿冷寒风袭来,钻透了衣衫。
  “所以你就没和他断绝联系?那你后来又怎么回心转意和他搭上的?”小侗紧紧搂着小妮,慢慢踱出地铁,冷静地听她讲述,好戏还在后面,小侗得冷静下来,细细地听。
  “后来……后来……还不就是因为你。我本来很长时间都没和他联系的。”妮儿说着还用手掐小侗腰上的肉。
  “啊……轻点,好好说嘛……”
  
  小妮确实很久没和覃哥联系了,甚至觉得再也不会和他联系了。他的QQ躺在列表里,静静悄悄不会再跳动。
  直到那天侗哥打来电话,说他准备给别人捐精。尽管侗哥说得条分缕析,头头是道,显得小妮说小心诈骗之类的提醒都苍白无力。但侗哥语气中遮遮掩掩的兴匆匆,还是让小妮嗅到了。这比侗哥嘴里滔滔不绝铮铮有词的“助人为乐”“自我救赎”等大道理,更能体现侗哥根本的意图。
  后来他积极地配合她俩的各种行为暂且不论,就仅凭最开始这一通电话的语气,小妮心里就有底了——侗哥是被生殖欲绑架了,他就是想延续自己的血脉。
  远古就埋在基因中的召唤,如野兽一般,在小妮和侗哥的生命中突然闯入,并在一瞬间,操控了小妮爱人的灵魂,甚至能指示他用理智来给小妮编排长篇累牍的说辞,来掩盖他着魔的事实!
  侗哥全心全意准备着和受孕方的首次见面,嘴里不自主地叨叨,要是她们问这个,我李侗怎么答,要那个我李侗又怎么办?佳妮都听见了的。
  体检抽血时,被护士扎伤臂弯的神经,疼了半个月,抬手都费劲,还满不在乎。佳妮真是十分心疼又心酸。
  为了给对方送去高质量的精液,一周不与佳妮亲热,自己遭不住性欲的折磨,就偷偷洗凉水澡。佳妮都看在眼里。
  “我也不是很想要啦,侗哥你好好休息吧”这只是想给自己台阶下,不忍目睹亲爱的侗哥被繁殖欲和性欲左右拉扯的扭曲面容。
  李侗,你都如此狼狈了,你都不愿意向佳妮承认,你打心底就是想要个孩子嘛!为什么就是要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佳妮从一开始就不相信!
  
  “妮儿,你这么难过,我没发现,我真的要心疼死了!”小侗马上抱紧妮儿,头埋在她的秀发中,感到深深内疚,反思自己究竟是不是她描述的那样。
  到了家的附近,街上行人寥寥,小侗抱着小妮坐在一条藏在树影下的长凳,树冠下路灯的点点光斑在小侗身上晃动,都让小侗羞愧,他好想在完全的黑暗中反省。反省可没有那么容易,如果真有一只远古的大手在理智背后操控,他此刻用理性的来审判自己又能有什么收获?
  妮儿只是觉得他在假装难过。小侗抱着她没有更多解释的话,也被佳妮理解为默认或无话可说。她也没转头看小侗,看向斜对面小河上的短桥,继续讲了下去。
  
  那边短桥栏杆的风景画上有句诗,不知道侗哥有注意到吗?
  “一道残阳铺水中 ,半江瑟瑟半江红
  有天,小妮下班走到桥中央时,霞光铺在河面上明晃晃的,让小妮侧目,正好看到河水的颜色被拦腰分开,远处一半被夕阳照射,一片红黄,近处一半被夜色笼罩,一抹暗绿。当时,这美景非但没让小妮欣喜,反而让她心生落寞。
  他们俩恋爱的过去多么精彩,多么难忘,但就如水面上逐渐消退的霞光,禁不起时间的流逝。现在的生活趋于平静,缺少险阻,侗哥也会跟着平庸起来吗?
  站在桥上的小妮,想起你捐精前后的种种言行,心中对你的信任有了第一次折损,并感到深深怀疑和怨恨!于是小妮才做了这明知是错的决定。
  
  “然后呢?”小侗看着越说越有理的妮儿,她的神情一改刚刚惭愧委屈的模样,眉头舒展,肩背挺直,神气起来了。
  “后来……后来就不必多说了,都是俗事。”小妮淡然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示意小侗该回家了,也暗示她想终结这个话题。
  小侗和观众们最想听的情节就这样给一笔带过了?
  小侗依然坐在长凳上不起身,用严肃的语气,不大的声音质问:“我和别人上床了,我也能用一句‘俗事而已’来略过我和她进酒店以后的事吗?”
  小妮转过身来,正好挡住了路灯的光,她的脸色也沉入了暗影中。
  “你敢!”
  她的语气充满威胁。
  但佳妮又马上转头看向一旁,轻哼一声,把手伸进提包,拽出了什么东西递向小侗,并用小声又轻蔑说道:“自己看吧……无……奴”
  抬手一触碰,小侗知道这是她的手机,这是要他自己在其中找答案。但小侗此刻更在意妮儿刚刚嘀咕的后半句,很小声,却在小侗耳朵里回响,“无药可救,绿奴!”
  
9 V& H3 y% a3 }/ z# N8 k# y" B,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50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24-1-30 11: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很好,加油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99

积分

初窥堂奥

Rank: 4

积分
999
发表于 2024-2-10 23:3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大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春满四合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