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399|回复: 0

[虐心] 别人的妻子 25-26

[复制链接]

12

主题

93

帖子

252

积分

圆转纯熟

Rank: 3Rank: 3

积分
252
发表于 2024-3-23 22: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五章
  冯抱着杨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让女人叉开腿躺坐在自己的腿上,女人闭着
眼睛,仍然潮红着的脸颊靠在冯的肩头,沉沉睡着。
  旁边的一个兔女郎蹲下去,拿着一个量杯放到女人淡褐色的菊门下方,女人
原本白皙粉嫩的大阴唇明显红肿着,肉缝微微张开,能够看到阴道口嫩粉色的肉
芽,一股浓稠的白色精液正从洞口流出,经过淡褐色的小巧菊门滴落进量杯内,
过了好一会儿,精液不再流出,兔女郎才用一个硅胶的刮板小心地把沾染在女人
肌肤和菊门皱褶内的精液刮进量杯。
  杯子底部,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层粘稠的精液。
  客人们此刻多半在大厅四边摆放的椅子上,或是喝酒,或是跟人交谈。
  冯拍了怕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过来。
  「诸位,上半场已经圆满结束,我们的女主角表现棒不棒?」冯大声问道。
  「棒!」「太棒了!」男人们哄笑着,参差不齐地回应。
  一个男人高声喊道:「今年的最佳女主角,我就选她了!」
  冯对着那个男人笑道:「多谢刘哥,也感谢大家上半场的辛苦付出,正是因
为你们,我们的女主角得到了人生中最完美的欢乐体验,不信你们看,她已经幸
福地晕过去了。」
  哄笑声和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诸位,下个月10号,红楼将会举办今年的年度答谢晚会,具体地点另行
通知大家。届时,红楼会安排出最精彩的活动,所有的月度女主角都会出场助兴
,诸位一定要拨冗参加哦,欢迎大家给自己心目中的最佳女主角投票。」
  起哄声叫好声响起。
  冯伸出手臂用力按了按,说道:「接下来稍事休息,半小时后开始下半场的
活动;今晚为我们服务的美女们要去清洗一下身体,我说的清洗包括内部清洗哦
,喜欢爆菊的大佬一会儿有福了」
  原本安静地站成一排在一旁的兔女郎们听到这里,在一位黑衣男人的招呼下
,转身向大厅旁边的房间走去,女孩们各个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环肥燕瘦的,
无论是走姿还是仪容,均显示出训练有素。
  一个带着猪八戒面具的男人大声说道:「冯总,能不能通融一下,也让你老
哥我玩玩儿杨美女的小屁眼儿,那小屁眼子一看就还是个处呢,你说她怎么长的
呢,怎么看着那么馋人呢,价钱好说,需要多少打赏只管说。」
  「对啊,放着那么好的菊花不让玩,可惜了」
  「冯总说个数,今天哥几个就帮杨美女把屁眼的处给破了。」
  几个男人也应声附和着。
  冯牵了牵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等到现场安静下来,才说道:「人家可是良
家白领人妻,第一次来这儿,你们就想轮人家的屁眼儿,你们可真不算个人。」
  哄笑声四起。
  「想玩儿后庭花,其它的妹子们洗干净了排着队等你们。我说过,今天女主
的菊花不能碰,规矩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只能抱歉了。不过刘老
哥说到打赏,玩得尽兴的老板,一会儿把打赏转到老账号里边,还是老规矩,多
少随意,十万八万不嫌多,一万两万不嫌少,这钱俱乐部一分钱不截留,都给美
女们,女主角拿一半,剩下的分给妹子们。」
  姓刘的男人胖手抹了把自己的光头,嘿嘿笑道:「不算个事儿,今天玩得开
心,老哥我打赏二十万,不过冯老弟,啥时候杨大美女想开了,你可要第一个跟
老哥我说,我是真的稀罕杨美女。」
  「好,那我就替妹子们谢谢诸位了,诸位赶紧休息休息,下半场玩得尽兴。
」笑着说着,一边抱着杨从楼梯走了上去。
  姓刘的男人哈哈一笑,扭头看到身边的高大男子目光还定格在被抱上楼去的
杨身上,笑道:「王老弟,还没玩够呢,我可帮你数着呢,你在杨美女的屄里都
射了三回了,怎么着?吃了药了吧?今儿是准备为杨美女精尽人亡呢?」
  高大男子回过头,笑道:「哪儿吃什么药啊,实在是这位杨小姐太诱惑人了
,不行了不行了,这会儿腰酸得很。我看刘总也来了两次的,您这风采不减当年
啊。」
  刘总哈哈笑道:「我就没见过这么骚的娘们,偏偏又是个极品,老冯这也不
知道在那儿捡到的宝,一会儿得跟他商量商量,能借我玩个十天八天的不。」
  王姓男人附和:「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刘总道:「我先歇会儿,下半场还得出个两发。王老弟还来不?」
  王姓男人苦笑:「真的不行了,有心无力啊。」
  刘总听说,笑道:「等会儿给你拿片神药,包你金枪不倒,你当老哥我是铁
打的?还不是靠着小药片。」
  王姓男人好奇道:「是伟哥吗?」
  刘总摇头:「谁还吃那个啊,伤身体,对心脏不好的,我这药片是纯中药,
吃一片,一个礼拜生龙活虎,老哥我这几年在家红旗不倒在外彩旗飘飘,全靠它
了,我给你拿一片去。对了,一会儿我以你名义再打赏个十万,不能落了面子。
  王姓男人微笑道:「那就谢谢老哥了。」
  刘总大手一挥:「小事,你还跟我客气。」说完扭头走开了。
  王姓男人站在原地,回头看了已经空无一人的楼梯一眼,若有所思。
  王姓男人叫王德仁。
  那个美丽的女人被冯牵出来的第一刻,王德仁就认出来了她。
  虽然只见过一次,在军举办的女儿满月宴上。
  但是王德仁对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四年前,王德仁还是科长,军则是科里的小科员。
  如今他已经高升为副局长,军则仍在他手下的科室里,升职为副科。
  王德仁一直忘不了那个女人抱着襁褓里的婴儿站在餐厅舞台上的那一幕。
  舞台灯光照射下,那张美到极致的姣好容颜,温柔爱怜地低头凝视着怀里的
婴儿,整个人仿佛沐浴着一层神圣的光芒般,好似落入凡间的女神。
  在那之后的无数个梦里,王德仁都曾经梦到过这个女人,在梦中和那个美丽
的女人抵死缠绵。
  虽然百分百确定这个赤条条,像条淫荡的母狗般跪在盒子里任人奸淫的女人
就是军的妻子,王德仁却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这就是他梦中的那个女神。
  那次满月宴后,王德仁再也没有见到过杨。只是有次借着酒局,问起过军爱
人在哪高就,军回答说妻子在市里的某个星级酒店做人事经理,具体是哪个酒店
,王德仁也不知道。
  毕竟作为领导,问的太过详细,也不太合适。
  没想到这次却是在红楼的活动里见到了杨,令王德仁惊诧不已。
  心里面又是欣喜兴奋,又是失望惆怅。
  欣喜兴奋的是终于能够一亲垂涎已久的女神的芳泽,那种感觉果然就如王德
仁在梦里想象的一样,甚至于赤裸着的杨给他带来的冲击感还要远远超过他的想
象,无论是完美的身体还是白嫩的肌肤,紧致湿滑的阴道。尤其让他意外的是,
王德仁一边听着前方黑色的箱子里传出的婉转悠长的叫床声一边在杨白嫩滚圆的
臀部上冲刺时,冷不等被女人喷射出的尿液淋了一腿,那温热的水流冲刷在王德
仁的阴囊和大腿上,瞬间让他缴械投降,把万千子孙射入了女人的阴道深处。
  下半场,一定要更加仔细地品尝一下她,王德仁想着。
  杨睡了将近一个小时,醒来时,时间已接近晚上10点。
  躺在柔软的乳胶床垫上,感受着身上温暖轻薄的鹅绒被带来的舒适感,杨慵
懒地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将近三个小时的性爱带来的疲惫感还没有完全褪去,
脑子里却不知不觉地回忆起那疯狂的的一幕幕。
  这种像一只真正的母狗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肆意玩弄的经历,既带给女人极
度的羞耻感,又让她前所未有的疯狂和刺激。
  「贱货,醒了?」
  一个冷冷的女声传来。
  杨顺着声音看去。
  是她,那一天那个曾经蹲在自己头上,用肛门羞辱自己的女孩。
  女孩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台灯柔和的光打在脸上,衬托出女孩姣好白皙的面
容,高挑苗条的身材此时一丝不挂,就那么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头发柔顺地披散
下来,绕过肩头,像清汤挂面。
  此时的女孩,脸色白皙,却冷若冰霜,安静地坐在那,像是冰雪女神。
  「醒了就赶紧起来,下半场已经开始了,冯让我等你醒了带你下去。」
  杨尴尬地坐起身子,把被子裹在胸前,嗫喏道:「我……太累了,不想下去
了。」
  女孩霍地站起身,强势粗暴地一把掀开杨裹在身上的被子,讥笑道:「贱母
狗,装什么处女,就他妈没见过你这么骚的贱货,赶紧的,洗洗干净出去继续挨
操。」表情冷冽、凌厉。
  杨有些怕这个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女孩却一把抓住她的发辫,不由分说地
往床下拽。
  杨吃痛地轻声尖叫了一声,狼狈不堪地跌下床来,低着头伸手去抓女孩紧紧
揪着自己头发的手想要拽开,不想那女孩身材苗条力气却不小,杨的挣扎和反抗
完全徒劳,跌跌撞撞地被女孩拽着往洗手间踉跄而去。
  女孩拖着杨到了卫生间,把杨的头按低,抬腿在杨的腿弯踹了一脚,喝道:
「跪下!」
  杨被踹得一个踉跄,带着哭声喊道:「放开我,别这样。」一边挣扎着想要
挣脱开女孩。
  「我是给你脸了?」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耳光扇在杨的脸上,动作又快又
狠。
  杨被扇蒙了,楞在那忘记了反抗,耳边传来嗡嗡的哨音。
  「告诉你,老娘空手道初段,不想找打就给我乖点儿。贱货,上次让你吃屎
有冯拦着,今天可没人拦了,怎么着,现在就给你尝尝?」女孩手上用力把杨的
头颅压低,半蹲着身子,脸庞和杨的脸凑近,瞪着杨的眼睛,恶狠狠说道。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我洗…」杨下意识地避开女孩的眼神,慌
乱地小声说道,一边小心翼翼地跪下,双手撑地,跪伏在地板上。
  「贱骨头。」女孩松开紧紧抓着杨的辫子的手,一口唾沫吐在杨的脸上,骂
道。
  杨低着头,却不敢伸手去擦拭脸上的唾液,低声啜泣着。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哭哭哭,哭你妈的哭,以为自己是贞洁圣女吗?给老娘闭了。」
  杨不敢再哭出声,只是抽噎着,眼泪无声地滴落。
  女孩打开花洒,试了下水温,开始冲刷杨凝固在白嫩柔腻肌肤上的汗渍和干
涸的体液。
  冲湿了身体,女孩在跪在地上的女人身上打了沐浴露,柔软的小手开始在女
人身上游走,用力搓洗着。
  女人跪伏着,安静下来,像只乖巧的小狗,任由摆布,胸部下方,白腻肥硕
的乳房随着女孩搓洗的动作轻轻晃动着。
  「你可真够贱的,给你洗个澡屄里也往外流骚水,给老娘把屁股撅高了。」
女孩手指洗过杨粉嫩的阴部时停顿了一下,低头骂道。
  杨低着头,红着脸顺从地把圆白的屁股翘起,默不作声。
  「他妈的贱屄真脏,恶心死老娘了。」女孩嘟囔着清洗着女人一片狼藉的下
半身。
  女孩洗的很快,关掉花洒,满意地欣赏了下自己的劳动成果,蹲下来捏住杨
垂在胸前的骨头项链坠,凑近了读出声道:「狗名:杨**,出生日期:***
*,你说说你贱不贱,三十多了,这么老还当别人的母狗,是不是个贱货。」
  杨羞惭地低着头,默不作声。
  女孩像是突然起了兴致,嘴角露出丝恶意的笑容,把杨的身体扳向浴室镜子
的方向,抬腿跨过杨的头,两条大腿用力夹住杨修长的脖子,伸手狠狠地揪住杨
的发辫,强行让杨的头在自己的胯下高高昂起,直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杨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开,不想看镜子里自己的狼狈与不堪。
  「给老娘看镜子。」女孩手上用力一提,头皮吃痛的杨闷哼了一声,无奈顺
从地看向镜子。
  杨此时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其实要说有多么恐惧,也谈不上,杨只是有
些怕这个女孩的强势和凌厉,骨子里的温柔与懦弱让她不善于反抗强势的人,虽
然内心告诉自己应该反抗,却并不坚决,甚至当女孩羞辱谩骂自己、像对待动物
般摆布自己的时候,从灵魂深处竟然隐隐地有着兴奋的情绪。
  被两条紧致的修长玉腿紧紧夹住,杨绝美的脸庞被女孩拉住发辫,在女孩胯
下被逼着昂头看向前方。
  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潮红羞窘,然而眼神中惶恐中却是带着一丝魅惑的风
情。
  而那镜子里在自己头顶傲然站立的女孩,身材高挑曼妙,乳房不大,却坚挺
,显得弹性十足,两颗小巧粉嫩的乳头高高地翘起着;小腹平坦紧致,没有一丝
赘肉,隐隐竟能看出成型的腹肌,显然是经常健身的女孩子;骑在杨的头颅上方
的下体处,阴毛乌黑又浓密,边缘修剪得整齐,夹着杨脖子的双腿微微分开,能
看到淡褐色的阴唇和中间深邃的肉缝;面容姣好,白皙冷傲的脸如霜,柔顺的长
发如瀑布垂下。女孩站在那,像是俯瞰蝼蚁的女王,冷冷地蔑视着卑微地匍匐在
胯下的女人。
  跪伏在地上的杨,看着镜子里那仿佛骑乘着一匹牝马般英姿飒爽的女孩,忽
然有些异样的思绪,竟是有些欣赏,又或是羡慕,甚至于似乎有些崇拜。
  杨已经对自己在这些屈辱的时刻产生的异样情绪见怪不怪,也知道很多时候
这些情绪往往是从内心产生的本能反应,甚至逐渐有些沉迷于这种情绪带给自己
的新奇与刺激。
  卑微地跪在这里,被这么飒爽的女孩骑乘奴役着,竟然让人有些迷醉呢,杨
想着。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娇羞。
  女孩敏锐地觉察到镜子里女人的表情,有些讶异,一个耳光掴在杨的脸上,
恨恨道:「妈的贱货,这也能发骚。」
  一边像是拉紧缰绳般拽紧杨的发辫借以保持身体的平衡,身子反弓着伸出另
一只手到身后下方,在杨高高翘起的臀瓣中间摸了一把,抬手一看,骂道:「妈
的,贱货就是贱货,烂屄里骚水流成河了。」随即把手伸到杨的嘴边,道:「脏
死了,真恶心,贱狗,给老娘舔干净了。」
  杨看着在自己脸前的玉手,如葱管般白嫩的手指上湿漉漉地全是淫液,默默
地伸出舌头,顺从地一根根舔舐着自己流出的体液。
  舌头舔到手指上,痒痒地,女孩被舔的舒服,眯眼看着胯下温顺的女人,突
然抬腿,从杨的脖颈上下来,拉着杨的发辫扭身走出了浴室。
  杨长长的发辫被女孩牵着,似乎逆来顺受般,温顺乖巧地像条母狗,扭动着
肥白圆润的屁股,略显狼狈地跟着爬了出去。
  女孩走到大床边坐下,两条大腿张开,让杨跪在两条腿中间,才松开拉着发
辫的手,伸手在杨丰腻肥硕的乳房上拧了一把,道:「贱货,这对骚奶子更他妈
的贱,把腰直起来,抬头看着我说话。」
  杨顺从地挺起腰肢,抬起头,有些怯怯地看着女孩的脸,却不敢去看她的眼
睛。
  「手背到身后,腿分开,把你的烂屄给我漏出来,让我看看你有多贱。」女
孩喝道,一边用一只脚踢着杨的大腿内侧。
  杨涨红着脸,两眼泛红闪着泪花,两只手却乖巧地按照女孩的吩咐,背到身
后抓住自己的手肘,身前的一对硕大的玉乳便显得更加高耸,双腿在女孩的踢打
下大大地分开,露出粉嫩泥泞的阴户,有淫液缓缓滴落。
  女孩似乎很满意脚下女奴的温驯,眯着眼欣赏了一会儿,开口轻声问道:「
知道我是谁吗?」
  杨摇了摇头。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杨猝不及防,被扇得两耳嗡嗡作响,下意识地身体躲闪。
  「跪直了!」女孩厉声喝道。
  杨下意识再次跪的笔直,眼神有一丝恐惧地低垂着目光,不敢看女孩的脸。
  「看着我。」女孩冷冷道。
  杨瑟瑟地抬起目光,依然是停留在女孩的口鼻三角区,不敢向上直视女孩的
眼睛。
  「你是哑巴吗?问你话,就要回答,听到了吗贱货?」女孩依然是冷冷地,
很平静的语气问道。
  二十六章
  杨刚点了点头,见女孩抬手,才意识过来,慌乱地一边躲闪,急促说道:「
听到了,听到了。」
  女孩却依然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杨的脸上,抓住杨的头发拉着她跪直,嘴里
骂道:「跟老娘回话,给我跪直了回,记住了吗?」
  杨被扇得发蒙,怕极了这个冷艳严厉的女孩,畏缩地跪得笔直,嘴里应声说
道:「记住了。」
  女孩满意地点了点头,俯身摸了摸杨的头,道:「这才乖嘛,贱狗,就是个
记吃不记打的东西。」然后轻声却一字一句地说道:「以后记住了,我叫静静,
不过这个名字不是你这个贱货能叫的,你以后要叫我小祖奶奶,记住了吗?」
  杨羞耻无比,脸上被掌掴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她猜自
己的脸一定已经红得像是滴血,然而怯懦了一会儿,察觉到头顶的静静流露出的
一丝不耐情绪,艰难地说道:「记住了。」
  「贱货,跟谁说话呢,知道什么叫礼貌不?」静静抬起手作势。
  「记住了,小祖奶奶。」察觉到的女人慌乱地大声回道,声音带着哭腔。
  静静瞪了女人一眼,恨恨道:「贱骨头,要不是看在一会儿你还要下去卖屄
,看我我把你狗脸扇肿不,以后跟我说话,都要带上敬语,记住了吗贱货?」
  「记住了,小祖奶奶。」女人低声答道。
  静静满意地点了点头,伸出手吩咐道:「妈的,手都扇疼了,贱货,给小祖
奶奶揉揉。」
  此时的杨分外乖巧,顺从地抬起双臂,一只手捧住静静的手腕,另一只手轻
柔地在静静的掌心揉着。
  静静眯起眼睛,似乎有些舒服,嘴里轻轻道:「果然是天生的贱货,伺候起
人来这么熟练,叫我看看你有多贱。」,一边伸出一只玉足,探到女人大大张开
的双腿间,涂着猩红指甲油的脚趾伸进粉嫩的肉缝胡乱揉搓着。
  杨不敢反抗,轻轻揉着静静的手,任由轻薄。
  「真贱,妈的,贱的没边了。」静静恨恨说道,用脚掌和脚背在杨的阴户来
回摩挲了几下,缩回脚看了看,嫌弃道:「全是骚水,恶心死了,贱货过来,给
小祖奶奶把脚舔干净。」
  杨停顿了一下,默默地放开静静的手,伸出双手捧住静静白嫩小巧的脚丫,
看着那脚丫上淋漓闪光的淫液,犹豫了片刻,似乎是完全放下了般,伸出小巧红
润的舌头舔了上去。
  「嗯,好舒服,贱货舔的不错,要把脚趾缝都舔干净哦。」静静双手撑在床
沿,舒服地闭上眼睛,喃喃说道。
  静静的脚白皙圆润,皮肤嫩嫩的,看上去似乎香喷喷的惹人喜爱,然而依然
有淡淡的酸臭气味涌入杨的鼻腔,舔在杨的嘴里,咸咸的酸酸涩涩的。杨捧着静
静的脚丫,从开始的小幅度舔舐,到后来幅度越来越大,直至张开嘴含住一根根
脚趾认真地吸吮着。
  「又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每次被人不当人看的时候,这感觉就来得
越强烈,我抓住它了!是的,我就是个天生的贱胚子,现在我完全明白了,我,
就是天生的受虐狂!我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别人眼里的良家女子了,现在的我,就
是个千人操万人骑的母狗,能够臣服在这样高贵又飒爽的女孩子脚下,这是我的
荣幸,也是我的宿命。」杨在内心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眼睛抬起来,看着闭着眼
睛陶醉的静静,看着那张姣好又年轻的脸庞,眼神也逐渐狂热起来。
  「贱货,香吗?」静静调侃着问道。
  「香,小祖奶奶。」杨吸吮着脚趾,含糊不清却毫不犹豫地说道。
  「哈哈,你可真他妈贱的没边了,来,跪直了,把狗嘴给我张大了,小祖奶
奶受点累,操操你的嘴。」静静大笑,说道。
  杨放开静静的脚,顺从地双手背后,跪的笔直,努力张大嘴巴迎接着。
  静静坐起身来,一只手扶住腿,脚丫费力地往女人张开的樱唇中插进去。
  静静的脚很小巧,然而杨的嘴巴更是典型的古典美人的樱桃小口,脚丫插进
嘴巴,费力地撑开杨的嘴唇,杨觉得嘴巴被撑得满满的,嘴角像是要裂开般,静
静的脚丫塞进去一半,停顿下来,脚趾在杨的嘴巴里搅动着,刮蹭杨的舌头,又
快速地像性交般抽插了十几下,才拔出来,没好气道:「太紧,累死奶奶我了,
怎么样贱货,被小祖奶奶操得爽不爽?」
  杨大口呼吸着,胸膛剧烈起伏,回道:「爽,小祖奶奶。」
  「喜欢小祖奶奶操贱货的嘴吗?」
  「喜欢,贱货喜欢小祖奶奶操贱货的嘴。」杨此刻的眼神疯狂又迷离,完全
抛弃了尊严,沉迷在这疯狂又变态的凌虐中,脸上晕红一片,狂热的神情像是喝
醉了酒般。
  「哈哈,真乖,贱货,小祖奶奶就喜欢你这下贱的样,表现不错,来,小祖
奶奶赏你尝尝更好吃的。」
  说着,静静身子躺下去,两条腿分得大开,双手抱住大腿根,成M型,把长
着浓密黑毛也早就已经湿润的阴户和浅褐色的肛门暴露在杨的面前。
  「贱货,来,赏给你吃,注意不是让你吃下面哦,今天小祖奶奶赏你舔屁眼
,上次你不是想吃没吃到吗?过来,先爬过来好好闻闻。」
  杨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膝行爬到床边,依然是双手背在身后,把鼻子凑
到有着菊花一般均匀皱褶的肛门上。
  肛门小巧,因为静静两条腿张开姿势的缘故,中央的孔洞微微地凸起开来,
露出一个米粒大小的暗红色痔核。
  杨的鼻子几乎完全贴到了肛门上。女孩淡褐色小巧可爱的肛门清洗得很干净
,却依然有不是很浓烈的臭味冲进鼻腔。
  是粪便的气味。
  杨干呕了一下,大口大口地呼吸,良久才平复下来,却依然就那么凑在女孩
的肛门边嗅着。
  逐渐地,臭味似乎不再那么恶心,隐隐地似乎能闻出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莫
名气味,夹杂着臭味,十分复杂。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杨的心中涌起了越来越强烈的冲动,几乎控制不
住地想要伸出舌头去品尝那莫名气味的来源,心跳得飞快,如雷般在耳边炸响,
像是要冲出胸口。下体流出的淫水一定已经泛滥成河,杨能清晰地感觉到淫水流
出体腔滴落下去。
  「贱货,跟小祖奶奶说说,好闻不?」静静的声音传来,在杨的耳中似乎隔
了很远很远,有些空灵。
  「好闻,小祖奶奶。」杨恍惚着,说道,声音颤抖着。
  「想不想吃小祖奶奶的屎?」静静问道。
  「想吃,小祖奶奶。」杨像是被奴役了,机械地回答。
  「贱货,天生就该吃屎的贱货。可惜了,他妈的,今天刚灌了肠,肚子里没
有屎,要不然今天就直接拉到你嘴里。」静静骂道。
  杨沉默着,只是呼吸越来越重,近乎贪婪地嗅着鼻腔里涌进来的奇异气息。
  「真他妈贱,赏你了。」静静慵懒地哼了一声道。
  话音刚落,杨的舌头就迫不及待般地舔了上去。
  味蕾接触到肛门,苦、涩、酸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涌入口腔。
  居然并不讨厌!
  杨近乎贪婪地舔舐着那原本是最肮脏的排泄器官,舌头在肛周的每一根细小
的褶皱上停留,甚至舌尖轻巧地舔弄着肛门中间小小的痔核。
  口水在嘴里快速地堆积起来,吸溜吸溜的口水声响起。
  静静开始娇柔地呻吟着,一边吩咐:「嗯…嗯…贱货,舔的真舒服,把舌头
伸进去,给老娘洗洗屁眼儿,口水都给老娘咽进去哦。」
  杨完全迷失在这另类又变态的场景里,她现在甚至认真地渴望,自己的小祖
奶奶,那高贵的女王能够蹲到自己的脸庞上,把身体里最肮脏又是最高贵的排泄
物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自己的嘴里。
  「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快乐地吞下去吧。」杨大口咽下嘴里早就积满的口水,
绷直了舌头贪婪地送进静静的肛门里。
  女孩的直肠腔壁滚热,正如杨滚热的舌,舌尖在腔壁里探寻着,浓重的苦涩
味道刺激着味蕾,伴随着静静的娇喘呻吟声,让杨更加迷失,直至彻底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杨感到一直在女孩直肠内搅动的舌头已经又酸又困,静
静轻柔的声音才传来:「好了贱货,停下吧,别舔了。」
  似乎意犹未尽,杨恋恋不舍地离开女孩的下体,安静地重新把双手背后,挺
直身体跪好。
  静静坐起来,原本白皙冷傲的脸上有微微的红晕,她眼神复杂地凝视着跪在
脚下的女人,良久,才伸出两只手,揪住女人两只肥腻乳房上小巧的乳头,拧动
揉搓着,先是轻柔地,慢慢加重力道,悠悠说道:「贱货,知道吗?你可真是漂
亮,让人嫉妒得讨厌。你看看你这对大奶子,这么的下贱,不知道勾走了多少男
人的魂儿吧。」
  杨笔直地跪着,安静、温驯,唯有眉头被乳头传来的剧痛牵扯得轻轻皱起。
  静静松开乳头,在乳房上拍了一掌,那乳房便像是柔软的豆腐般晃动不已。
  「不过现在我不嫉妒你了,因为你再漂亮,也是一条贱母狗,吃屎的狗。」
静静伸出手,勾起杨尖尖的下巴,柔声说道,语气带着丝魅惑。「来,跟我说,
**是条爱吃小祖奶奶的屎的狗。」
  「杨**是条爱吃小祖奶奶的屎的狗。」杨的眼神依然迷离着,仿佛梦呓般
说道。
  「不诚心,自己发挥一下,好好说。」
  杨的眼神迷离,看着头顶那张白皙姣好的脸,心中的狂野如同早已脱缰的野
马,再也无法收拾,喃喃却又狂热地说道:「杨**喜欢做小祖奶奶的母狗,小
祖奶奶是这世上最高贵的人,杨**愿意为小祖奶奶做一切事情,杨**就是小
祖奶奶的马桶,想让小祖奶奶排泄到杨**的嘴里,杨**…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
  杨的语速越来越快,语调越来越狂热,眼里似乎散发著一种朝圣的光般,明
亮、清澈。
  静静哈哈笑出声来,笑了好久,似乎把眼泪都笑出来,许久,停下笑容看着
杨,眼神竟是变得温柔,手指轻轻在杨光洁的下巴上滑动,说道:「你做不到的
,傻狗,杨**,你是这世上最傻的母狗了,再也没有比你更傻的母狗了。」
  「母狗能做到,一定能做到。」杨狂热以及肯定地说道。
  静静歪着头看着杨微笑,想了想,说道:「傻狗,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吧,
下次,先从做我的厕纸开始吧。」
  杨说道:「好的,谢谢小祖奶奶。」
  「别叫小祖奶奶了,把我叫老了,以后就叫小主吧。」静静柔声说道。
  杨似乎有一丝恍惚,想起了自己叫主人的那个男人,下一刻就晃了晃头,说
道:「好的,小主。」
  「狗儿真乖。小主给你起个名字吧,让我想想,嗯,木易杨,木,就叫沐沐
吧,三点水的沐,喜欢吗?」
  「喜欢,谢谢小主。」杨有些开心地说道。
  静静笑了笑,刮了刮杨的鼻子,笑道:「沐沐真乖,腿跪麻了吧?躺着吧。
  待杨艰难地挪动酸痛不已的膝盖躺在自己脚下,静静把两只白嫩柔软的脚丫
踩在杨同样白嫩柔软的乳房上,轻声说道:「知道吗?沐沐,这个世上,男人就
没有一个好东西,在我看来,他们就只是一根根长得不一样的鸡巴而已,他们以
为他们在玩我,我又何尝不是在玩他们,他们还得给我钱让我玩。这世上,要说
对女人好啊,就还得是女人,你说是不是?」
  杨安静地听,乖巧地回答:「是的,小主。」
  静静低头看了杨一眼,猛然踹了杨的乳房一脚,道:「言不由衷。」
  杨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惶恐答道:「是真的,小主。」
  静静低头玩味地看着杨,良久,才把一只脚挪到杨的阴户上,白嫩的脚趾在
肉缝轻轻刮擦着,待脚下女人的喘息呻吟声响起,才说道:「真个屁,你就是个
没主见的傻母狗,冯甜言蜜语一哄你,就什么都忘了。」
  杨喘息着,没有回答,身体在静静脚趾的撩拨下,扭动似鱼。
  静静一边继续刮擦着杨的阴部,一边轻轻说道:「看看今晚的你,多么光彩
四射,我们这些女孩都是你的陪衬,可是你知道吗?仅仅两年前,站在这个舞台
上的人是我。」
  「看见你,就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傻得不可救药,却以为自己爱得义无反顾
。知道吗?冯太会撩拨女人了,他跟我说爱我,要给我一切我所想要的,那时候
我刚刚大四,就仿佛着了魔,中了他的蛊,怎么就信了他的鬼话,他跟他那几个
狐朋狗友轮了我,偏偏我还高潮迭起。他跟我说:看!你的内心是淫荡的,渴望
性爱的,让我来给你最好的性爱,让你得到最大的满足,我不想相信,可是我的
身体却出卖了我,怎么样,是不是跟你经历的一模一样?」静静带着丝讽刺的笑
,看着杨。
  杨有些困惑,然而下体一阵阵传来的快感却让她无法思考。
  「全他妈是假的!」静静悠悠说道,脚上的动作越发温柔。「沐沐,别信那
些男人,全是假的。」
  「以后告诉你真相吧,你现在只要记住,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疼爱女人的
,还得是女人。」说完,静静看着杨,停下脚上的动作,认真地说道:「沐沐,
记住了,以后你是我的狗,这辈子都是我的母狗,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感受到下体的脚趾停止了爱抚的杨困惑地睁开眼,看着静静。
  「记住了吗?」静静问道。
  「记住了,小主」杨轻轻回答。
  「好了,时间不早了,一会儿冯要找过来了,爬到浴室去,再给你洗洗,该
下去了。」静静站起身,轻轻踢了踢杨的屁股,说道。
  杨爬起身,四肢着地乖巧地跟在静静后面,静静突然停下脚步,扭过纤细的
腰肢回头看着杨,看着像条真正母狗般温驯跪伏在地上的丰腴白皙肉体,眉头微
皱,眼神里闪过一丝刻骨的厌恶,随即摇了摇头,挂着一缕自嘲般的笑,说道:
「母狗沐沐?」
  「沐沐在,小主。」杨抬起头,也看着静静,回答道。
  「知道为什么刚才不让你舔我的下面吗?」静静问道。
  「沐沐不知道,小主。」杨回答。
  「因为你不配呀沐沐,你是我的母狗,你的嘴巴是吃屎喝尿的呀,那么脏,
怎么配舔小主的下边呢。」静静笑颜如花,说道。
  杨眼神再次迷离开来,轻声说道:「是的小主,沐沐的嘴巴是用来伺候主人
如厕的,沐沐不配。」
  「乖啦,沐沐真乖,我会疼你的,要表现好哦,等到你表现得足够好,会让
你得偿所愿的。」
  高挑苗条的静静灿烂地笑着,低头看着杨,眼神里满是温柔;跪伏在地上的
杨也抬头看着静静,眼神里满是爱慕。
5 ^5 `" [3 v2 C! E/ Q5 Z0 G-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春满四合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