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520|回复: 0

[绿帽淫妻] 在心爱的弟弟面前被淫奸到高潮灌精还当面喝下精 作者子言

[复制链接]

47

主题

58

帖子

402

积分

圆转纯熟

Rank: 3Rank: 3

积分
402
发表于 2024-3-31 1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v7 _4 s  [/ I, c6 a4 L, y; P$ W9 R0 [! Z;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s' D+ R8 A.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l: S. p6 e2 @' U+ h: [' F2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B5 D5 P( @8 p
  安水在青山镇购置了一处房屋,作为她在青山镇这段时间的居所。毕竟关系再好,安水也不能一直住在秦家。
  作为安家大小姐在青山镇的住所,这套房子意外的低调。是一处离秦安学校很近的小区,方便秦安去找安水姐玩。
  “安水姐!我来找你玩了。”秦安和自然的从地毯下取出钥匙,打开了安水家的门。
  “啊~秦安?”在安水的房间里,一道娇媚的声音传来,与平常里的安水温柔的声音不大相同。
  “嗯嗯,今天我的两个小女朋友都有事,所以来找安水姐玩。”秦安走进安水的闺房,发现安水穿着睡衣睡在床上,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此刻带着些许春意。
  “安水姐你在睡觉啊。”秦安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安水姐现在居然在休息。
  “没呢,今天有点不舒服~”安水穿着一件白色丝绸睡衣,胸部的曲线很是诱人。两缕青丝从精致的脸侧垂下,披散在同样丝滑的睡衣上。
  安水本就气质超然,此时因为生病而脸颊红润,微微皱起的眉毛和眯起的眼睛,让这位大姐姐显得乖俏可人。
  “生病了?我看看。”秦安一屁股坐在了安水的床上,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觉悟,伸出手就握住了安水白皙的手腕。
  安水脸蛋一红,从鼻子里发出急促的呼吸,眼中的春意更加浓烈。
  “你还会把脉?”安水问道。
  “会一点点。”秦安笑嘻嘻的说道,“嗯……没什么大碍,只是体温有点高,可能是个小感冒。”
  “哦~”安水身体突然向上顶了一下,两团柔软的乳球也跟着跳跃,在空中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让秦安的目光跟着跳了跳。
  叶竹澜和孙荪虽然也很漂亮,但是现在刚刚开始发育,胸前的小可爱还稍显稚嫩,没有安水这样的大姐姐有韵味。
  “怎么了?”秦安见状笑着问道,“见到小男朋友来心里感到高兴,忍不住要跳起来了吗?”
  “恩啊~谁说不是呢?”安水娇喘一声,额头分泌出的汗珠如同一粒粒珍珠,挂在她细腻的肌肤上。
  安水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正处于少女与成熟女性的过渡期。身体即有着少女的青涩,又有着成熟女人的韵味,身子也没有少女那么单薄,无论是前凸还是后翘,安水的身材都可以完美的展现出来。
  安水的汗珠不仅仅只有额头上那么一点,少女的娇躯上夜分泌了不少汗液,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在细腻得肌肤与光滑的丝绸睡衣之间流动。
  安水双眸之中带着羞涩的春意,一颦一笑间都流露出暧昧的气息。
  秦安握着安水白皙的手腕,发现安水的脉象起伏很大,这表明安水的心脏在快速跳动,身体的灼热与胸口的起伏都能证明这一点。
  秦安好像停到了噗嗤一声,安水的身体也随之一同向上飞起。安水的手也抓住了秦安的手腕,在她娇躯飞起的同时握紧了秦安的手,让秦安可以感受到她的力度。
  “恩哼~”安水闷哼一声,两抹红晕飞上耳稍。
  还没等秦安发问,安水的身子又向上跃动了一下,随后又向下坠落,又伴随着一声噗嗤的水声。
  “安水姐,你身体怎么在乱动?”秦安问道。
  安水的身子正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伴随着噗嗤噗嗤的奇怪声音。安水的玉手紧紧握住秦安的手腕,将身体收到的刺激传递给秦安。
  “呼呼~这是瑜伽啦~可以锻炼身体,让我更、更快恢复健康。”安水气喘吁吁的说道,身体在床上快速起伏,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架床经过特殊改造,在安水与秦安对话的同时,拥有一根粗大肉棒的马政洋正躺在安水的床下,不断的向上抽动肉棒,将安水的花心不断顶起。
  秦安坐在床上,也能够感受到床的震动,心想安水姐真有够拼的,明明身体不舒服,还要这么激烈的做瑜伽,真不愧是他最尊敬的安水姐!
  安水紧闭着嘴,圆润的嘴唇娇艳欲滴,让人想要将她含入嘴中品尝。因为剧烈运动,安水额头上淡淡细汗开始滚落,在安水白皙的脸上流下了几条细流。
  安水的眼神越发迷离起来,即使紧闭着嘴,娇媚的呻吟声依旧从她喉咙里发出。
  安水握着小男朋友的手,身体被床下的马政洋不断肏飞,阴唇也被马政洋肏得啪啪啪的响,带给她强烈的快感。
  在秦安来之前,安水就已经被马政洋内射过一次了。此时在肉棒和小穴的连接处,先前内射的精液都被肏的泡沫化了。大量的精液随着马政洋的快速抽插而从安水的阴道里流出来,将安水的屁股和大腿根弄的黏糊糊的,随着马政洋的抽插而发出粘稠的啪啪声。
  安水手都在颤抖,因为被马政洋带出来的精液其实是少部分。更多的精液都储存在她的子宫之中,那是将她子宫都填充成小气球一样的大量精液,不仅有今天的,还有昨天的,甚至是前天的。
  因为马政洋的要求,安水从来不会排出精液,只能无奈的吃避孕药来防芷怀孕。
  随着马政洋的抽插,安水的身子晃动弧度也越来越大。也逐渐失去了重心,被顶的乱晃,三千青丝也在空中飞舞,有时还会在秦安的脸颊上拂过,弄的秦安心里痒痒的。
  “安水姐,你生病了还这么大动作没问题吗?我感觉你都快要失去理智了啊!”秦安关切的问道。
  安水姐的身体晃动弧度好大,如果不是紧紧握着他的手臂,早就瘫软在了床上,哪有生病了还这么剧烈运动的啊?安水姐的脸蛋都那么红润了,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眼眸里仿佛带着水珠。
  “啊~没、没事的~我经常这样…运动一会儿、出出汗就、就好了呢~”安水断断续续的说道,声音中透着发情的颤音。
  安水的丝绸睡衣被香汗打湿,紧紧的贴在她的娇躯上。两团饱满的乳球也被丝绸睡衣包裹起来,秦安忍不住的看向这两团上下滚动的乳球,发现安水姐居然没有带胸罩!两粒乳头清晰可见的硬了起来!
  秦安感觉小腹一阵火热,仿佛有个火球在哪里燃烧似的。他的肉棒也在安水的一声声压抑的呻吟之中硬了起来,让秦安不得不微微弯腰才能掩饰尴尬。
  “安、安水姐,我去上个厕所!”秦安对安水说道。
  “恩啊~去、去吧~”安水松开了秦安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
  秦安弯着腰,一路小跑进了厕所,脱下裤子一边回想安水姐刚刚的娇媚模样,一边就开始疯狂套弄。
  在秦安走进厕所之后,安水突然大叫一声,娇躯向前一趴,两条美腿支撑在床上,一个男人从床里突然出现,把安水推到在床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马政洋把安水推到在床上,疯狂的后入安水的蜜穴,粗大的肉棒不在掩饰,直接就在安水的蜜穴里更加快速的抽插!
  “嗯嗯嗯啊啊啊啊~等一下啊啊啊~等秦安走了再、再来啊啊啊~”安水的头被推进了被子里,娇媚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让人听了就会硬起来。
  好在安水为了方便被肏,给闺房做了隔音处理,不然这么放荡的呻吟声一定会被秦安听到。
  “刚刚你在上面被我肏不是爽的很吗?阴道夹的那么紧,不就是裹紧我的肉棒吗?”马政洋一边疯狂肏安水的小穴,一边用力在安水白皙挺翘的屁股上抽打,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呜呜哇啊啊~因为太刺激了~不想被秦安看到啊啊~”安水的娇躯被马政洋肏得剧烈晃动,紧凑的小穴不断被马政洋的粗大肉棒撑开,花心也被快速撞击着,将子宫里面的精液都给肏出来了一部分。
  马政洋握住安水的腰肢,将她的丝绸睡衣推到腰上,露出了安水白皙细腻得腰部肌肤。胯部不断用力的撞击,顶的安水的身子不断前倾。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马政洋快速撞击了几十下,安水突然满脸潮红,双手紧紧抓着被单,牙齿紧紧咬住红唇,两颗乳球在身前快速甩动,彼此发出淫靡的碰撞声。
  安水的阴道因为高潮而收缩,裹得马政洋爽的不行,每次抽拔都会十分刺激。
  马政洋看着在自己胯下承欢的安水,思绪回到了他最后一次肏安洛的时候,那一次是和安洛的分手炮,他把娇小的安洛当母狗一样爆肏,还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面。
  而这一幕都被躲在门外的安水给看到了,她见到自己可爱的妹妹居然被肏得这么惨,而且一向高傲的妹妹居然像个淫娃一样放声浪叫,明明被肏到子宫都被射满了,还拼命的收缩小穴,想要榨取更多的精液。
  为了不伤到妹妹的自尊心,安水特意等安洛走了才走进房间里,想要让马政洋这个混蛋离自己妹妹远一点。
  而对于安水的要求,马政洋的回答则是:
  “如果你想让我离你妹妹远一点,那你就要代替你妹妹作为我的精壶。”马政洋如此说道。
  安水看着马政洋射了两次还挺立着的粗大肉棒,心里想着一切都是为了妹妹,然后就被马政洋肏到高潮迭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要被马政洋子宫灌精。
  只可惜安水不知道,安洛当时已经与马政洋断绝了关系,无论她挨不挨肏,马政洋都不会再去主动找安洛。
  可以说,这段时间里被肏的最多的,既不是叶竹澜,也不是孙荪,而是她安水。
  今天马政洋一如既往来肏安水,却不料秦安来了。好在马政洋正好在尝试新床的功能,这才没让秦安发现。
  只是安水并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在马政洋的计划之中!目的就是要让安水感受到背德的刺激,在秦安面前都能被肏到高潮,就能加深她淫乱的自我认知。
  马政洋把安水按在床上一番爆肏,肏得安水浪叫不已,短短的十几分就高潮迭起,淫水把被单都给打湿了。
  等秦安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发现安水已经不在房间里。眼前的床铺乱糟糟的,床单因为积压而形成了重重的褶皱,一大摊水渍出现在床铺上,散发着别样的气味。
  秦安走到客厅,并没有看到他的安水姐,而是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双手撑在桌子上看手机。
  “马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你看到安水姐了吗?”秦安问道。
  “我和安水小姐在国外就认识了,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听说安水小姐生病了就来看望一下,途中去接了个电话,才知道你也来了。”马政洋微笑着解释到,“刚刚我回来,安水说你来了正在上厕所,她要去楼下拿个快递,就让我跟你说一声。”
  秦安看着马政洋,他原本对他印象还不错,因为孙荪在他的教导下,歌唱和舞蹈突飞猛进。可是见安水姐生病了没有跟自己说,反而根马政洋说了,这让他心里醋意浓浓。
  而且见马政洋在安水家里这么自然,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听他语气似乎和安水姐还挺亲密,更是让秦安感到不满。不过马政洋毕竟是安水姐的朋友,还是安水姐请来的客人,秦安也不好发作,只是坐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掏出手机刷了起来。
  他的脚伸到了桌子下面,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看了看马政洋,还以为是踢到他的脚了,便缩了缩腿。
  如果秦安此时低下头去,便会看到自己去取快递的安水姐,此时正跪在桌子下面,身上一丝不挂,双手抱住马政洋的大腿,小嘴含住马政洋的粗大肉棒上下吞吐。
  先前秦安提到的也不是马政洋,而是安水柔软的屁股,吓得安水身体一颤,几滴白浊的精液从小穴里流了出来,滴在了秦安的鞋子上。
  明明自己的小男朋友就在身后,安水却要赤身裸体的跪在马政洋的胯下,小穴里夹着刚刚被内射的滚烫精液,嘴巴还要吞吐马政洋的肉棒。这么刺激的画面让安水感到面红耳赤,保住马政洋大腿的双手都在颤抖。
  马政洋掀起了一点桌布,因为视角原因,秦安并没能看到跪在马政洋面前含着肉棒的安水。
  马政洋伸出手抚摸着安水的下巴,鼓励她继续口交。
  安水面色红润,刚刚经历了高潮,现在又在秦安面前吃马政洋的肉棒,心中即是羞愧,又是兴奋。小嘴在马政洋的大肉巷上快速套弄,将马政洋的巨大肉棒吞入喉中,用狭窄的食道包裹马政洋的肉棒,让马政洋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笑的这么猥琐!”一旁的秦安注意到了马政洋脸上的邪淫表情,心中的厌恶更加强烈了,殊不知马政洋的快乐来自他喜爱的安水姐。
  因为没有开空调,客厅里有些闷热,秦安的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瞥了一眼马政洋,秦安这才发现他的身体都被汗水打湿了。
  一般来说这种出汗程度,只有在剧烈运动下才会出现,可是在秦安看来,马政洋怎么可能会剧烈运动,出汗肯定是因为他体虚,甚至是肾虚!
  他并没有想到,马政洋刚刚可是经历了一番超级剧烈的运动,可以把安水肏到抓紧被单翻白眼的剧烈运动!
  秦安刷着手机,这个时代还没有后面那样的丰富网络,也没有海量的游戏,秦安只是在挽着经典的俄罗斯方块。
  “俄罗斯方块?”马政洋坐直了身体,看着秦安在手机上操作着一个个方块变换位置,然后一排一排的消除。
  “嗯。”秦安嗯了一身,算是作为回复。
  “玩的不错啊。”马政洋笑着说道,我玩这个游戏肯定没有你厉害。
  “谢谢。”秦安很冷漠的回答道。
  马政洋也没有生气,看着这个少年无聊的玩着俄罗斯方块,心里却在说老子虽然没有你俄罗斯方块玩的好,但是比你会玩你的女人!
  安水此刻就被他当着秦安的面玩弄,大肉棒直接插进了喉管之中,安水也不敢反抗,只是抓紧了他的大腿。
  安水狭窄的食道被马政洋的粗大肉棒所占据,连呼吸都做不到,双眼因为缺氧而翻白,意识也逐渐模糊。还在最后关头马政洋拔出了一截肉棒,让安水得到了呼吸的空间,不至于真的晕厥过去。
  肉棒拔出时发出的声音被秦安捕捉到了,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马政洋摸了摸鼻子,然后带着歉意说道:“抱歉啊,老师刚刚不小心放了个屁。”
  在桌子下面给马政洋口交的安水听到后感到羞耻,红唇轻轻咬在了马政洋得龟头上,但是并没有用牙齿,反而让马政洋感到更加的舒服。
  虽然没有问道味道,但是听马政洋说放了个屁,秦安就感到一阵厌恶,坐的离马政洋更加的远了。
  安水为了不被秦安听到自己吃马政洋肉棒时发出的声音,特意压低了音量,小嘴紧紧包裹住马政洋的肉棒,突出时也是尽力压着,不让秦安注意到。
  这样一开马政洋可就太舒服了,安水的两片红唇柔软得很,像是充了气的皮球,即柔软又富有弹性,包裹住马政洋的龟头看着娇艳欲滴。
  安水的口交技术在马政洋的长期调教下已经只比孙荪差一点了,柔软的舌头在马政洋的龟头,马眼,冠状沟几个敏感部位来回舔舐,温暖的口腔裹得马政洋舒服的不行,脸上布满了猥琐的笑容。
  马政洋享受了一会儿安水的小嘴口交,乘着秦安没有注意到,一只大手快速伸进了桌下,按在了安水的头上。
  安水的身子也被马政洋的双腿夹住向前一扑,两条大腿搭在了安水的香肩上,一左一右夹住了安水的脖子,让她无处可逃。
  已经被马政洋肏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安立刻就懂了马政洋的想法,两条纤细的手臂撑在地板上,鸭子坐下,嘴巴张大,红唇包裹住牙齿。
  马政洋满意的拍了拍安水的头,然后将安水的头朝着自己的肉棒压下去。
  “呜呜……”安水皱着眉毛,脸上露出了痛苦得神色。
  马政洋的肉棒太大了,这次还是直插进她的喉咙,让她的喉管被塞的满满当当,粉颈上都浮现出了马政洋肉棒的轮廓,比之前的天鹅细颈大了一圈。
  秦安恍惚间仿佛听到了安水的闷哼,但是客厅里只坐着他和一脸淫笑的马政洋,让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便又开始玩起了俄罗斯方块,希望安水姐早点回来。
  殊不知他心心念念的安水姐,此刻就跪在离他几步之遥的桌下,柔软的嘴唇大大张开,努力吞咽着马政洋的粗大肉棒,浑身上下都冒出了汗珠。
  客厅里就很热了,藏在桌子下的安水更加闷热,身上的香汗密布,像是比安水此前十几年出过的汗水加起来都还要多!
  安水的汗珠从光滑的额头滑下,被细长茂密的睫毛所挡住,但是睫毛也被汗珠压弯了腰,一双美眸之中也饱含泪水。
  马政洋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将安水的头一点点压下,将自己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插进安水的嘴里。
  随着可以呼吸的空间越来越少,安水已经翻起了白眼,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小穴因为窒息而收缩,将一些粘稠的精液给挤了出来。
  马政洋紧紧夹住安水的脖子,手上力气没有小过,终于在安水翻起白眼时将自己的粗大肉棒完全插了进去!
  巨大的肉棒完全插入,安水被堵的喘不过气,两只小手紧紧抓着马政洋的裤脚。马政洋的龟头卡在安水的喉咙里,享受着少女因为窒息而收缩的食道,肉棒里先前残存的精液都被她给洗了出来。
  跪在地上的安水脚趾抓着屁股肉,身体因为窒息而变得更加敏感,身体里里外外都在紧绷着,意识也再次模糊起来。
  马政洋享受了一会儿安水的紧凑小嘴后,将肉棒拔了一截出来,等安水缓口气后就又狠狠的插入,一捅就是全根没入!
  安水的嘴巴被马政洋的肉棒大力抽插着,仓促之中还咬进了几缕青丝,红润的脸蛋上戴着羞涩的表情。
  马政洋表面上是用一只手在按着手机,但实际上却是用另一只手按在安水的头上,将粗大的肉棒反复插入安水的喉咙深处,坚硬的龟头顶得安水脖子都有了凸起。
  马政洋快速抽插了一会儿,一旁的秦安都把俄罗斯方块,贪吃蛇都玩了几轮了,久久等不到安水回来的他感觉到了焦灼。
  “拿快递应该用不了这么久吧?”秦安嘀咕道。
  “可能是去其他地方拿的快递。”马政洋假装看了一眼手上的劳力士,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呀,都这个点了啊,不行,我得赶快回去了。”
  “马老师慢走。”秦安巴不得马政洋快点离开,自然也不会留他。
  “对了,我刚刚上楼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自行车挡在我的车前,那应该是你的吧?你先去挪一下车吧,我去上个厕所就下来。”马政洋说道。
  秦安很讨厌马政洋,尤其是她还摆出一副指使人的样子。但是他现在只想让这个猥琐的男人离开安水姐的家,便忍了下来,什么话都没有说,就下去挪车去了。
  等秦安走后,马政洋掀开了桌布,啵唧一声就把肉帮从安水的嘴里拔了出来。安水剧烈咳嗽了几声,迷离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幽怨。
  “嘿嘿,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可是帮你瞒住了秦安啊。”马政洋厚着脸皮说道。
  安水白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娇嗔。“快走吧,等下秦安又要回来了。”
  “放心吧,我让人把他自行车锁住了,一时半会上不来,咱们还可以再来一发。”马政洋笑着说道。
  “啊?要是他突然回来怎么办?”安水问道,居然没有拒绝马政洋再来一炮的提议,只是担心秦安回来看到。
  “这还不简单,咱们去外面做,听到脚步声就躲起来。”马政洋说着,就一把抱起了安水,然后走出了房门,来到了楼层的过道里。
  “不,不要在这里做啊!”安水此时赤身裸体,想要回到房间里去,房门却被马政洋给关上了。
  “放心,咱们小心一点就不会了。”马政洋不由分说,就把安水抱在了楼梯的扶手上。
  安水的腰贴在扶手上,上半身悬空在楼梯外,吓得她赶紧用双腿夹住了马政洋的腰。
  “嘿嘿,你看,你这不是很想和我做嘛!”马政洋一边取笑着安水,一边将自己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安水的小穴之中。
  “唔啊~”安水呻吟一声,今天已经被马政洋肏了好几次,小穴里面早就被射满了精液,湿漉漉的很润,马政洋只是轻轻一插就进来了 。
  马政洋抱着安水的脖子,将安水的上半身悬空,好让安水用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将他夹住。粗大的巨根猛烈的撞击在安水的小穴里,两人的胯部相撞,安水的阴蒂也被刺激到了,身体变得更加酥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安水的娇躯被肏的前后摇晃,身体被悬在空中的她下意识的就像找个固定的地方,除了双腿用力夹住马政洋的腰以外,小穴也在下意识的收缩,紧紧的裹住马政洋的肉棒,不想让他拔出来。
  “嗯嗯嗯啊啊啊~小、小心,不要这么用力~会、会掉下去的呀~”安水紧紧抓住马政洋的手臂,一边挨肏一边压抑着声音说道。
  “放心八五,我怎么可能让你掉下去呢?你这样的性奴母狗我可舍不得。”马政洋笑着说道。
  “讨厌,不许这么叫我~难听死了~”安水娇滴滴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性奴母狗就是性奴母狗!敢当婊子还不好意思承认了?”马政洋一边羞辱着安水,一边加快抽插速度,巨大的啪啪声在楼道里不断响起,因为楼道空荡荡的,还有淫靡的回声,让安水羞得不行。
  “别、别这么用力,会被大家听到的……”安水娇羞的说道,要是被人循着声音找过来可就糟糕了
  “那你说,你是不是性奴母狗?是不是婊子?”马政洋趁机说道。
  安水抿了抿嘴,不过很快就在马政洋的剧烈抽插下松动了。
  “嗯嗯啊啊~别、别这么大声,我、我承认就是了~”安水终于忍不住说道。
  “那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马政洋问道。
  “我……”安水咬了咬嘴唇,身体被马政洋肏得敏感而软弱,“我是性奴母狗,是、是……是婊子!”
  安水仿佛豁出去了,在空旷的楼道里说道,“嗯啊~轻一点啊~我是婊子,你矮一点啊~哦哦~顶得晚好舒服~啊啊~轻一点啊~又、又要去了啊啊~”
  安水在马政洋的剧烈抽插下,身体颤抖不已,突然咬住了嘴唇,眉毛皱的紧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身体紧绷着达到了高潮。
  在楼梯间赤身裸体的野战,说出那样淫乱下贱的话语,安水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没有底线的女孩子,就像真的成了什么性奴母狗一样。
  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下去,可是身体却那么的舒服,马政洋的肉棒肏的她花心松动,阴道的每个褶皱都被抹平了,这么强烈的快感舒服的连身都快坏掉了一样。
  安水阴道和子宫里被射进去的精液,此时随着马政洋的剧烈抽插而被带了出来,从小穴里向外流出,滴落进了马政洋提前准备好的水杯里面,加上淫水,居然盛了满满的一大杯!
  马政洋的肉棒就像是烧红了的铁棍一样,又硬又烫,肏的安水娇躯发颤,忍不住翻起白眼。小嘴张开,灼热的气息从红唇留散发出来,呼哧呼哧的很是急促。
  安水赤裸的身体,乳晕,脖子,耳根,肩膀等地都出现了红晕。安水就像是刚刚洗了个热水澡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婀娜多姿的身体被大肉棒肏的花枝乱颤。

! q, f+ ^* i: @2 ^* Q8 @  两人淫靡的交合声在楼梯间里不断回响,幸好马政洋把附近人的性欲和好奇心都降到了最低,才没有领居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安水并不知道这些,她是怀着害怕、刺激、兴奋的复杂情绪在被肏。对于她来说,领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秦安也有可能回来。再这样紧张刺激的氛围中,安水很快又达到了高潮,身体激烈颤抖,大股精液被挤压出来,顺着栏杆向下流淌。一整条栏杆都被她的淫水和马政洋的肉棒打湿,反射着淫靡的光泽。
  “啊,你看看,扶手被你弄的这么脏,等下秦安回来看到怎么办?还不快舔干净?”马政洋说着把安水翻了个身,一边从后面操着安水的嫩穴,一边让安水舔舐楼梯扶手。
  “嘶哈~嘶哈~”安水眉眼如丝,柔软地位舌头在扶手上划过,将上面的晶莹液体含入嘴中,因为精液很粘稠,和她的口水丝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淫靡的拉丝。
  安水嘴角挂着精液拉丝,一边继续舔着扶手,还要翘着屁股被马政洋疯狂后入,双脚都要垫着脚尖才能接触到地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安水的小屁股被不断撞击,马政洋坚硬的龟头无情击打在她的花心上,将里面的精液都给带了出来,滴落在大杯子里。
  安水踉跄着下了台阶,继续用舌头舔着栏杆上的精液喝淫水,小嘴里满是精液、口水、淫水的混合物,十分的淫乱。
  与此同时,秦安正在想办法解开自行车上的锁。也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干的,居然把他的自行车所在了马政洋的车上。如果不解开的话,马政洋恐怕会以为是它搞的恶作剧!
  为了不让马政洋污秽,也担心马政洋会告诉给安水姐,秦安之后发挥他的聪明才智,跑到小区外面的店铺里借了工具,忙活着暴力解锁。
  他不知道他的安水姐,此时已经被肏成了淫娃,被马政洋用肉棒挑着,一边呻吟一边舔着楼梯扶手,小穴里的精液形成了拉丝,从小穴里垂下。
  安水修长洁白的大腿上夜出现了好几条淫靡的水渍,大腿根部更是粘稠不堪,各种液体的混合物都糊在了一起,让她每次摩擦都会感到脸红。
  马政洋索性双手离开了安水的身体,就只用一根肉棒挑着安水的阴道,让安水被迫踮起脚尖,双手握住扶手,被肏的浪叫不已。
  赤身裸体的少女是那么的动人,一颦一蹙都带着撩人的美好。此刻却暴露早楼梯间里,面临着随时被发现的风险。
  这样的刺激让安水双腿发软,勉强垫着脚,承受着身后男人的剧烈抽插,阴道被马政洋的粗大肉棒挑起,让他舒服的娇喘连连。
  马政洋估摸着秦安也快回来了,便把安水的双腿抱起,将安水的身体整个都现在了楼梯间里,然后腰部快速松动,将粗大的肉棒在安水的小穴里快速抽插,每一次插入都会顶到安水的花心,让安水娇躯颤抖不已。
  噗呲噗呲噗呲噗!噗嗤噗嗤噗嗤!
  安水的嫩穴和马政洋的大肉棒之间被粘稠分混合物糊在了一起,每次抽插都会有液体飞射出去。
  在这样的羞耻之下,安水被操的淫叫连连,已经彻底变成了淫贱的母狗,身体依偎在马政洋的怀里,娇躯被肏的上下翻飞!
  “哦哦哦哦哦哦哦!要去了!又要去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水大声浪叫,身体紧绷。
  考虑到秦安要回来了,马政洋本来来就想射了,这次被高潮的安水一夹,也不空盒子,直接就射了出来。
  强力的精液流一下子就射进了安水的花心之中,射在了安水的子宫当中!
  安水子宫里面的精液原本已经因为做爱流了不少出来,此时又得到了充足的补充。滚烫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安水的子宫,将安水的小腹都射的鼓了起来!
  马政洋射安之后拔出了肉棒,把安水放在台阶上做好,然后就把肉棒插进了安水温暖的小嘴里,将残存的精液都射进了安水的胃里。之后马政洋又用安水的头发擦了擦肉棒,一只手提起安水,一只手拿着那个装满精液的杯子走进了安水的家里。
  半个小时后,秦安终于解开了锁,把自行车挪开后回来了。
  在楼道里,秦安便皱起了眉头,因为他闻到一股怪味,仔细一想,居然和安水姐家里的味道很像。
  “一定是马政洋那个家伙身上的味道,真恶心!”秦安在心里想到,因为他在孙荪身上也问道过同样的味道,只不过因为和孙荪是同桌,孙荪身上的味道更浓烈一些。
  秦安将这种味道理解为马政洋的体味,心里的厌恶更加强烈了。
  等快到安水家时,秦安发现楼梯的扶手上有着液体干涸的痕迹,而且味道很是复杂,让秦安感到不解,不知道这是什么水留下的痕迹。
  推开房间门,安水姐已经回来了,马政洋却不见了踪影。
  “我刚刚拿完快递回来发现你不见了,马老师说你去挪车了,他刚刚才走你就回来了,真是巧啊。”安水换了一件睡衣,身体的曲线没有丝毫的隐藏,完美的暴露在秦安面前。
  安水现在满脸通红,娇躯仔细看是在颤抖,呼吸也很不正常。额头上不断的落下汗珠,肌肤是红里透着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气质,让人热血沸腾。
  安水的两双眼眸之中也带着春意,那是高潮后得到满足的眼神,柔柔绵绵的,还带着一缕诱惑,普通男人如果被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多看几眼说不定就会硬起来。
  热血方刚的秦安也不例外,连忙咳嗽了一声缓解尴尬,为了掩饰胯下的生理反应,秦安迅速坐了下来。
  坐下来后的秦安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杯子,里面是满满一杯白浊的液体,此刻还散发着热气,冒着泡呢。
  “这个是什么?”秦安问道,这个东西味道好奇怪。
  “这个是我朋友从美国寄来的营养液,我刚刚就是去拿这个了。”安水脸蛋一红,这里面装的其实是马政洋精液和她淫水的混合体,马政洋离开前要求她必须当着秦安的面喝下去。
  “哦……”秦安没有怀疑他的安水姐。
  安水姐红着脸拿起了大杯子,脸蛋滚烫得很。香唇挨着杯子,白里透着红的脖子脖子起伏,咕噜咕噜的就将这满满一大杯的精液混合物吞进了胃里,因为精液粘稠,安水的人嘴角还挂着一些精液。
  喝完精液后,安水发现秦安一直盯着自己看,还以为它看出来了什么,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你、你看什么呀?”
  “我看安水姐真好看。”秦安笑嘻嘻的说道,“就连和水都这么好看。”
  “你真会说话呢。”安水放下心来,用沾着精液的纤细手指在秦安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秦安嘿嘿笑了笑,他发现安水姐的头发上有着白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喝营养液时不小心弄上的吧。
  秦安在心里想到,安水姐真是可爱呢~

' M- ~, l3 y% @8 g, 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春满四合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