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151|回复: 0

[绿帽淫妻] 信长间奏曲10

[复制链接]

15

主题

50

帖子

160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160
QQ
发表于 2024-4-1 21:27: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正德寺的事情过后,明智光秀便与日吉分别了,那天日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总感觉有些莫名的颓然,不过他觉得光秀不是个普通人,将来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 t) p' v8 C* G) k3 J( F* ]0 {. ?6 p1 C, E  s7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今天日吉又到那古野城门口等候信长了。听说最近信长在招纳人手,扩充军备,之前也有好几名野武士受到赏识,破格进了织田的体系中,日吉便想碰碰运气。
) Z; V8 j; B( _0 u  }# f' ~+ S6 X$ @8 ^$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抢到了奉行下发的工作,此刻,正拿着笤帚与几名杂役在城门口清扫着。据他多日以来的观察,信长几乎每天都会出城游玩,除非那天遇到了紧要之事。不过日吉觉得他今天应该不会白等。
- ]5 T* z$ ^8 t4 r8 M/ C
) k7 K. E2 n8 N& p# e- K* T  z  直到下午,其他的杂役早已经离开,他却仍然坚持等在城外。他知道想要成功收获努力的果实,不仅需要能力,更要有非比常人的耐心,否则如何能在一群竞争者之间鹤立鸡群,脱颖而出呢?为了成为武士,为了摆脱沦为草芥的命运,他能够、也必须要付出超乎想象的热情去做、更要以必须达成的心态去完成一件事情。1 E# i- g/ j# b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U( O7 j0 U- h( P  现在,信长骑在高高的骏马之上,身边侍从环绕,从城里走出来了。
* ^0 }& ^" R1 q, h2 [) z: o! J!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次也要加油。」日吉满眼都是坚定之色。他跑到信长必经之路的侧边,而不是直接挡在对方的面前,然后跪拜,大声道:『上总介老爷,请收小的为家臣吧!』3 l. o6 w, t% J.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X8 z  P6 ~" B* q5 k: C; M1 S  三郎有些惊讶。身边的侍从则是愤怒的扬起马鞭作势要抽,『滚开!放肆的家伙,谁允许你擅自跑来拦住大人的?』0 l' ~2 T* f/ v6 {"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P) t7 k/ c+ r. _4 C; X0 h% X-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心中紧张,额头渗出汗水,他知道若是其他的诸侯见了,必会严惩自己,但他相信信长应该不会如此,他是个不拘小节、不受常规束缚的人,别人规定的事情,而他却偏偏不遵守,所以信长这样的人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其行事准则。
  [3 B: v/ [9 I. J
5 {& [* y6 j! m: i' l& V4 X  果然,三郎饶富兴味的看着他,『你这家伙,有点意思啊!』6 y* ]& Z5 \7 d0 @( l4 q%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a; g5 y9 `4 }! }6 b1 p(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池田恒兴不解的问,『主公,他哪有意思了?』( |3 B+ F7 D'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f0 H9 r- Z* X, U7 b3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看,这家伙像不像一只猴子呀,哈哈!』三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又转头和侍从们说笑。领导都笑了,剩下的人怎么敢不笑?于是所有人无论想或不想,都纷纷畅然大笑起来。
4 B! I( U, @9 `  g2 k% d/ ^
& Q4 ?  c' _1 }  『哈哈哈!』『哈哈哈哈!』5 Q! y/ p1 z+ u" g,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G/ x+ h# |( i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主公说的是啊,这个人又瘦又矮,真的像极了一只猴子啊!哈哈!』  Q/ m$ m& u1 f3 u2 K5 f8 O,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_9 T/ |8 X3 _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黯然,从小母亲就告诉他,他是母亲吞下了太阳而生下的,也就是说,自己是日轮之子,所以取名为日吉。可是,由于家中贫穷,他从小就营养不良,长得面黄肌瘦,脸颊凹陷,所以总被人戏称为从山上跑下来的猴子。一开始只是同龄孩子间的笑闹,到了后来,全村人也都这样笑他。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的他,一直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所以就不断的拼命寻找机会,试图摆脱那卑贱的出身,证明自己,有朝一日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不再是那个总被嘲笑的喽啰,他会把全日本都踩在脚下,他日吉是真正的太阳之子!
) j+ J3 u5 w( T; O7 z+ B1 O: s2 J. L5 O( W' G  t  e) V0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三郎笑了一阵,见日吉瘦小的身影跪倒在地,也不免心软。『好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2 j/ P& z, b' L: U; f. ?9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0 p2 I8 C( ~6 `* x  『是!』日吉连忙激动地说:『小的名叫日吉,是尾张中村人!小的一直很仰慕上总介殿下,就想要服侍您————』. W* q" |2 o$ i1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y! c# K5 ]: G4 d! \) n"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闭嘴,大人要你多话了吗?』信长的随从不耐烦的怒斥日吉,但三郎摆了摆手,『无妨,让他说完。』; c+ U# u) S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o, r: Z& `. T  k1 `' L8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信长的举动让日吉有些感动,他再次对信长重重磕头,『老爷!请收下我吧,我什么都能干!』: T$ H7 `. a" S7 m8 o+ ~7 y7 [.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c  Z6 W8 r# b5 P8 r$ _6 S: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三郎看着日吉,面露思索。池田恒兴在旁边皱眉,『主公,此人颇为可疑,依属下看,还是尽早驱散为好,免生意外。』! v3 d5 ?% z) ~,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w8 {8 s" L) U% o$ e6 i  日吉的心中提了起来,他已经非常努力的想方设法来见到信长了,可每一次都失败,现在,自己终于见到了信长,但这关键的一步,自己是否能迈过,全看信长的心情和天意了。
4 Z6 |. t# Y1 A8 N: h# H' T  i
; P, Y% _% W9 c/ s; I/ B" h8 @  三郎想了一会,低头对日吉说:『有人跟我说,最近一直有可疑的家伙在城外等着想要接近我。』+ @0 m* Y" j"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c3 ~4 ]/ \( M# U$ b0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紧张的颤动起来,『是……那个人……便是小的……』  y4 D1 t* n2 f,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k; \, R) ?- b  X/ H, \6 q! K# ^  三郎忽然笑了,『你很有耐心嘛,看起来是个能做事的人。』
" |/ s& x1 d  }4 G2 @, j5 [! P" J) z(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听言,心中顿时大喜。池田恒兴却劝阻三郎,『主公,我看这人实在可疑,还是赶走他吧!』
# M; b+ K* n1 R* o4 U" A0 s: s, ~) v: L-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的心因此又提了起来。成功与失败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C, g2 b+ {+ H; }# Y4 _( Q$ K1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c) J; p1 K0 U: @  『好了。』几人呆在原地挺久了,三郎活动了一下肩膀,然后吩咐他们,『没关系的,就让他先做个仆役,随便安排点活吧。』侍从立即领命。
( ~( z& O" p& i9 k( D& N6 H1 p7 I6 g# @, a0 s# X1 _6 c8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谁也不会想到,今日这个卑微的寻常贫民,在日后竟成为执掌日本中央政权的领导人物。/ ~2 h2 ~. Z+ {9 k" W5 l  m6 t( ^# K9 {5 I4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T- a4 f0 n" w. k: V7 W  日吉自此进了那古野城,城内管事把他扔他马厩命他负责照料信长的马匹。
4 u' u; [3 P9 E" o/ k. U- n+ F* r4 x2 ^4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翌日,日吉在马厩刷着一匹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上等良马,这便是信长的爱驹。日吉以对待亲生父母的态度般照顾着它。每天按时喂水喂食,给它吃上好的豆子与营养丰富的草料混合而成的食物,每天早晨和晚上给它做全身按摩和洗澡,把它照顾的膘肥体壮,神采奕奕,一双眼睛极为有神,吐出的气息浑厚有力,任每个看见它的人都挑不出毛病来。有一次池田恒兴想借机赶走日吉,可见他的工作做的如此出色,便也无话可说,此后再也不为难日吉了。
: y( E* x/ W* M7 m$ x, R/ j: f# B6 U,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天,日吉在专注的给骏马洗澡。他拿着一只木质的硬毛刷子,一手拿小桶倒水,一手拿刷子给马刷洗着。
+ V- Y" M6 r9 ~3 y: _
: c! Y# q) n/ Q/ {$ {# {8 e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富含磁性又带着甜美的女音。『夫君,听说你收了一个猴子似的家臣?』2 ^; A* L/ k. u9 R$ @* w+ ?0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N, U) W9 E0 u$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随后紧接着也响起男人的声音,『不,归蝶。他是人,不是猴子。』这话传到日吉的耳边,却响在了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人正眼看过他,无论是底层人,还是街町平民,商人,武士贵族。只有信长,将他真正的当做一个人来看待。
- K1 i( K4 l- L+ X% l" p2 ^: s' t/ b- b% w6 y: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诶?』9 T- l/ d: T, b& v* c( @6 s9 F" O- `$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 {- |3 E: a0 A  『归蝶,人和人是平等的。虽然这个时代没办法做到,但至少我会端正自己的态度,每个人都不应该被轻视。』
, f8 s& r) k0 x# ~9 v: f# R" `
; e! s" d# _: O  信长从门外走廊,日吉慌忙跪地行礼。三郎见他眼中含泪,便问道:『猴子,你怎么了?』
! N4 N: z( A$ n: e9 a7 D0 ^
, H1 j* A+ `( @9 x  日吉连忙擦去泪水,然后笑着。任何人叫他猴子,他都会不高兴。但只有信长除外。信长虽然叫他猴子,但实际上和别人的那种带着轻蔑的情绪不一样。信长只是觉得有趣就这么叫他罢了,在日吉看来,这是一种亲近的表现。6 d: l& D/ k; K$ a: a% K# g- m2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 k+ U, j8 u) S3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恭敬道:『不,小的刚刚摔了一跤,有点疼……』
* k( ?5 }+ E: p, i: d" D
- ]( H: G5 V/ @& C% v8 ?3 ]; V  信长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随后看着他的爱驹。『干的很不错嘛,猴子。』他十分满意爱驹的状态,更满意日吉的工作态度。养马这种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做的好不好,全看人的耐心。就三郎知道的而言,在日吉来之前,几乎所有的仆役在照料他的马的时候,都会偷懒。这是人之常情,三郎也能理解。不过无论如何,他总归是更喜欢努力工作的人的。就像现在的日吉,三郎现在才开始真正的注意到了他,打算给他一个出头的机会。
  b: ^1 r, I5 K. @1 k5 f2 f8 b' C
4 U" `- I7 d+ d* N( Z: k& x  日吉听到夸奖,顿时喜不自胜。『是!这是小的应该做的!』
7 y# y7 T: V! P& {* n
6 `9 M; Q- N# Z( \2 M  『好了,你可以休息了。』信长对日吉说了声,然后牵着马走出马厩。门外有一道倩影亭亭玉立着。
1 u4 @7 b' p; S% A0 A8 J, n# `6 D) r  S. Y2 a-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是日吉第一次见到归蝶。当时她穿着一身玫红色的宽大和服,长长的秀发被一只细带系在发丝中段,披在身后。虽然她的身体被宽大和服所包裹,显得有些臃肿,但在她行走之间,还是能窥见隐约显露的轮廓,曲线玲珑,步态优雅。她正与信长聊着,只是露出一张侧脸让日吉得以窥见,可纵然只是半张脸,也让他惊为天人了。归蝶面容白皙,肤如凝玉,身上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和他见过的农妇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一个美如天仙一个丑陋无比。
3 [/ j8 O  b7 [9 `' G0 A4 b0 Z& w3 J8 K2 i: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日吉暗想,以后我出人头地了,身边也会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女人的!1 J3 c1 ?: e4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W& N5 z9 Z( A) g8 {2 T  天文二十一年(1552)四月十七日。
1 R% E! }% {7 q' m, o5 O: A"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此时,信长和三郎十九岁。
( y2 a$ p: c; f( ^3 @' n! R6 [6 U/ ^8 ~. G$ r7 Q  c(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那古野城里,三郎刚睡下,就听见池田恒兴焦急的敲门,就和上次一样。
6 v, J9 Y3 l# R$ M" s5 O2 b1 E$ d
2 H9 S" u. N% U: M; i  W$ T# k  『什么事?』三郎不耐烦的喊了一声。/ i6 ^7 P- e- x; W2 `4 C8 }1 o& R3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d' v6 ?* x; U  T#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主公,东面传来急报!』门外传来池田恒兴的声音。
* ~( D/ T+ |: J% N/ V2 b2 a' r4 y& n
3 |2 R! O, O( j  三郎立即睡意全无,从地板上坐了起来。织田的东边可是有一个强大的敌人:今川家!% }$ a) D2 d) ]1 I"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R" L* G. N# r1 D' L  要数今川家的历史,十几章都未必说得完。总而言之,今川氏是如今的幕府将军足利氏的同族,是真正的名门贵族。虽是武家,却喜好京都文雅之风,攀附公卿之态,将自己比作武家之栋梁,也就是天龙人。, r6 I2 r8 H6 v8 p  x) ~8 {*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S0 S; S/ e0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现在今川家的势力很大,实际上掌控了三个日本令制国:骏河(根据地)、远江、三河(信秀死后,织田原来控制的西三河被今川趁机抢占)。今川氏在目前日本的几十个割据诸侯中实力也是能排前三名的。信长现在连尾张国都没有统一,不过只占了大概四分之一。按理来说,今川氏要灭一个小小的信长所在的织田家不过是轻而易举,但现实情况肯定不能这样算。首先今川的版图呈弧线形,北面环山,南面靠海,东边又有一个强敌:后北条家。只有东边的一部分和织田接壤而已。直到现在,今川义元还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来对付信长,首先战略局势并不算太好,抽不出太多的力量,其次以当时的落后生产力以及糟糕的路况条件,也不允许今川家短时间大规模动员兵力,最后是义元在憋大招,现在不过是小打小闹麻痹信长而已。
  H0 q1 r; y7 d- K- R  v& E6 }
3 _$ }7 W: A; b  三郎马上召集人马,令所有家臣到那古野城殿内议事。
; N7 |$ V4 o8 S. U# h4 |' c% S: I0 _* p5 C9 F(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主公,鸣海城主山口左马助教继,九郎次郎教吉谋反了!而且他们居然内通了今川家,简直太可恨了!』$ k, n* I& \$ q& `#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6 f6 |2 j  m7 C  w' U&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一听到又是背叛。三郎便苦恼的揉了下太阳穴。自从信秀死后,背叛的人就层出不穷,有些是想欺负他立足未稳的,有些是信行在暗处捣乱,还有一些是今川扶持的,企图分化织田家,好为日后的侵略做准备。! p" I! H% m%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A: L8 R/ }. g* r  天天都是一些让人心烦的消息,这让三郎越来越烦躁,暴怒,以前的高中生现在已逐渐变成一个残忍的刽子手了,死亡对他来说不过已是稀松平常之事,再也不会像第一次杀人那样感到害怕。环境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老师。/ w/ Z! u! L7 L* |$ c3 Q+ r"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M) [7 I" y* A7 y/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目前,左马助教吉入守鸣海城,又在笠寺建城砦。主公,他们是打算拖时间,然后等今川的援军入驻!我们不能给他们时间,必须予以雷霆一击!否则时间拖久了,我们就没办法夺回领地了!』- x* e4 [; y3 i" k3 W" s;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9 y; I/ d% ^  a8 A  e  三郎的脸色十分难看,目光隐有寒光闪烁,刺得人生疼。『可知今川援军为何人带领?』$ J# {" m4 J: S3 a7 e, a: ^*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5 X7 r* x* ^  w* ~* W1 C7 |8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忍者说是葛山长嘉、冈部五郎兵卫元信、三浦左马助义就、饭尾丰前守乘连、浅井小四郎政敏等五人!』
/ [5 j' N$ U2 X5 p' t9 E# |6 A- S/ Q- h( M& ^* y. L%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既然如此,就让所有人看看我信长的厉害!』三郎重击地板,沉声喝道:『出阵!』
( e& ]# h9 T1 s1 e0 @( e
- B8 I2 F6 q& c  局势至此,四月十七日,时年十九岁的三郎收到消息,便率八百兵士出阵。其中,除了数十名可靠的精锐武士(高级武力)之外,剩下的大多是以前在乡下经常玩闹的乡村孩童,信长早已经筛选出了强壮之人,如今他们已经成长为青年,如今作为三郎的中层战力,跟随他一同作战。, W0 I' E, Z& ~6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n( P( d% _) W6 H) }9 I7 d  三郎带齐可靠人马,经中根村至小鸣海,登三之山布阵。当时日本打仗讲究态势作战,暨战前要布下阵势,双方根据自身能力,排兵布阵,堂堂正正的对战,就像下棋一般。三郎并非循规蹈矩之人,但他既然照循古法,那么定然有其深意。# \/ ]% Y" {6 r/ ^4 R6 ^$ \5 _, A"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9 u* v2 ^, U8 G* ~  在三郎布阵后,敌方时年二十岁的教吉率约一千五百兵士,从三之山以东约十五町(1町≈109米,15町约1600米余),鸣海以北约十五、六町的赤塚下的村落出阵。任先阵的步卒由清水又十郎、柘植宗十郎、中村与八郎、萩原助十郎、成田助四郎、芝山甚太郎、中岛又二郎、祖父江久介、横江孙八、荒川又藏等人带领,攻往赤塚。; j7 l" v8 Q, u9 h! p, P$ g.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o1 G7 [0 d+ \9 W+ [( Z6 X$ ^+ j4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三郎在三之山顶上见到此景,立即向赤塚出兵。织田方先阵的步卒有:荒川与十郎、荒川喜右卫门、蜂屋般若介、长谷川桥介、内藤胜介、青山藤六、户田宗二郎、贺藤助丞等人。织田在与敌方相隔五、六间的地方汇集,展开了弓战。( c; [8 Q& b% o# S+ c, B9 _; D% ?.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Y8 G% N5 \- C) z!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荒川与十郎因兜的下檐被狠狠击中而落马被袭,敌军抓着他的胫骨,欲取其佩刀,在激战中从织田方夺得其首级与身体,使其尸身合一。那时与十郎所携金银饰鞘的大刀长约一间、宽约五、六寸,我方保得刀鞘,战终时佩刀、首级、身体都被织田军夺回。3 T' t' k8 g+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u4 t2 L; v% a8 h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战争从巳时(上午十时左右)一直持续到午时(正午前后),已然演变成乱战。战退,又攻上前再交战。" F, P2 D1 D+ m+ _;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j+ D' k9 n+ k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敌方的萩原助十郎、中岛又二郎、祖父江久介、横江孙八、水越助十郎皆死于织田军枪下。由于交战距离过近,两方都无法割下敌方首级。. `! }+ m1 Y4 p(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Q) R8 `' G1 O& i+ q4 p( c(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最终,信长势战死三十骑,生擒荒川又藏,赤川平七则为敌方所擒。激烈的乱战后,双方各退一步隔出四、五间距离,互相对峙数时间,教吉占得优势。无论哪方的人都因为与敌方熟识而毫不松懈,使得最终未能分出胜负,因先前下马作战,双方的马都踏入对方的阵地,所以战后仔细归还了对方。又互相归还了俘虏。三郎表现出一副拼命也要守卫领土的态势,今川见状,便退兵放弃侵攻。后来,三郎于当日归阵,返回那古野城。此战三郎成功守住了底盘,与今川的战事便暂时告一段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春满四合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