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院子说明书 宣传中心
繁简切换


本板块只接受原创,转载的文章请移步转载小说!


每篇文章主题帖字数最低不得低于 2000 字。(超短篇原创经历/随心记等 请移步【笑谈风月】板块)
回帖字数不得超过 1000 字( 小说内容请不要在回帖内更新,新章节请新发主题帖并标题写好章节序号 )



看见广告随手点个举报,谢谢!
查看: 1022|回复: 1

[绿帽淫妻] 夜昙昼颜(1-2)【字数:18963】

[复制链接]

8

主题

9

帖子

79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79
发表于 2024-5-18 11: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夜昙昼颜
类型:绿爱&纯爱,意识流&生活流,浪漫主义&现实主义
作者:sandian
2024.05.18原创首发于sis001,chunman4
字数:20016
第一章 深夜急诊室
已经凌晨两点了,在舒缓节奏的手机铃声之中,刘立伟缓缓睁开了疲惫的眼皮,他用朦胧的睡眼扫了扫自己所在的整个科室,虽然仍然灯火通明,但早已是寂静冷清,他轻轻的舒了口气,伸了伸疲惫的身子,坐了起来戴上了眼镜。
李立伟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他今年就快要45岁,是一名外科医生,凌晨之前刚刚做完一场手术,一场长达六个小时的重度烧伤植皮手术,术后身心俱疲的他回到科室就习惯性的摊在了休息床上,同事们也舍不得去打扰这位科室主任,因此每当他醒来,科室里已经只剩下自己这个科长一个人了。
凌晨两点的东江市,星月也渐进隐入薄云之中,但仍然有些地方灯火如昼,延续着这座城市的喧闹与生机,其中一处便是车水马龙的红灯夜场,而另一处就是这里,救死扶伤、庄重肃穆的医院,两厢一动一静,一明一暗,别管少了那一处,这座城市都会缺少活力之源。
刘立伟醒来后,按以往的习惯,他是要赶紧回家的,毕竟家里还有熟睡的妻子。然而,今天有所不同。
他慢慢起身,只是轻快的穿上白大褂,微笑着从抽屉里挑出几枚包装精致的高档糖果放进兜里,就往一楼走去值班室的急诊门厅走去。
因为他的妻子,舒昙,正在那里值夜班。
妻子舒昙小他一岁,作为其他科室的护士长,半个月才轮到值一回夜班,因此每当妻子值夜班,立伟都会陪着舒昙一直到天亮,即便是今天他已经很疲累了。
他走的很快,但脚步很轻,即便如此,整个医院的走廊里静得都能听到他硬底皮鞋摩擦地板的声音,他不想让她听到他来了,虽然每次他都来陪她。
他闷闷踱步到了值班室,值班室门开着,往里探身一望,里面有三名护士,身着淡粉色护士服,头上别着护士帽,都背着自己面向橱窗并排坐着,他一眼就辨认出了坐在中间的便是自己的妻子舒昙。
不得不说,舒昙作为与婚多年的人妻,与旁边两个还没有结婚的小护士相比,确实更有女性的韵味,在自己丈夫刘立伟的眼里仿佛是可以自发光的光晕女神,实际上,这从背影轮廓上看,会更加一目了然。
与旁边的齐耳短发相比,舒昙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着一个发髻,用纯玉般的发夹夹住,这样束起来头发,反而显得脖颈更加细长白皙,庄重又不失伶俐之感。
而坐在椅子上的臀部与腰部透过粉色的护士服一齐呈现出来的整体腰身,比其他人更加显得柔美圆润,与后脑上的发髻更加相得益彰,一齐彰显着熟女的娴雅气质,这是只有长时间的婚姻才能滋养出的独一无二的风韵。
“哎呀~刘主任又来了!”
“昙姐,你看看谁又来了?”
“刘主任也太宠昙姐了吧!真让人羡慕!”
一声声称赞声中,立伟一边笑着应对着,一边慢慢走近舒昙。
舒昙看到刘立伟进来,心中也颇为惊喜,眉弯如月,美目流转,秀口微张,但当着两位小护士的面,嘴上也总要略微倔强一下,“你还没回去呢?今天一个大手术,你不累吗?还不回去睡觉去!”
“我刚刚在科室里眯了一会儿,现在精神着呢!” 刘立伟直冲着舒昙笑着说,两旁的那两张年轻的笑脸已经入不了他的眼里。
舒昙把黛眉一皱,放下手中的记录本,也只眼角上挑的无奈的说着,“好好好!你是个铁人!医院里的劳动模范!想陪就陪吧!”
护士们却一齐嘲笑道,“何止是劳动模范,我看刘主任是货真价实的爱情模范吧!哈哈哈~”
刘立伟也只是跟着护士们一起笑着,随即从兜里掏出那几枚精致的糖果,就要分给旁边的两位护士,“嘿嘿~我说二位小姐姐,既然我来了,按照科室惯例,你们是不是该去巡一巡病房了?”
“啥味的啊?又是昙姐喜爱的菠萝味的吧?”护士小姐姐又开始雀跃起来。
“刘主任既然和昙姐有亲密的私事要谈,我们就不在这打扰你们了呗~”两个小护士抢着分掉立伟手里的糖果,就撤出了值班室,将空间留给了他们夫妻二人。
舒昙见如今只剩他们夫妻二人,语气也更随意了一些,在立伟面前整了整护士帽下的纯玉发夹,将脑后面的发髻聚了聚,急切的小声说着。
“诶!今天就不跟你腻味了!你也知道,明天还要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呢!你累了一天,晚上还不睡会儿,明天你应付的过来么?”
“嘿嘿~没事!熬夜对我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我平均每个星期就会有一场持续七八个小时的烧伤植皮手术,每当手术下来,即便是身子虚脱了,可精神还在,就熬这一夜又算什么!明天照样精神百倍!绝对不给女儿丢人!”
话刚说完,刘立伟见私下无人,于是上前一步,就要准备从身后抱一抱正在座位上的舒昙,续一续半夜的精神头儿。
而舒然却将座椅转过来,蹙着未补好的黛眉,嘴上却半是笑意,轻轻用手推却着,“你老实点,值班室里可是有摄像头呢!这影响多不好啊!”
刘立伟看着舒昙轻盈的转过座椅,正对着她皎若明月的面庞,一张标准的美人鹅蛋脸终于完整的呈现在男人眼中。
舒昙前年升了护士长,在医院里工作时经常要带口罩,所以往往只描画眉眼而不涂口红,手指和指甲也保养的十分细致柔嫩,没有玷染一点杂色,宛若初春的柔荑清新可爱。
因此自己的妻子整体让人感觉十分的清雅贤淑,更是所谓的高贵知性,这正适合了刘立伟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的品味,以至于今日的刘立伟又在自己的女神面前表现出了自己更加随性的一面。
他手上没有停,与舒昙越靠越近,两人手臂相缠,都已经能过感受到对方淡淡的温热情愫了,“嘿嘿!怕什么!还记得医院门口那个摄像头,前天记录的两个年轻实习医生救助了一名突发心梗的患者后的相互吻抱吗?如今都成了医院的正面宣传典型了!在网上成了“最美医者”的代名词!嘿嘿~还是网络时代好啊!都说医者仁心,医者更要有爱心!以后相互鼓励,相濡以沫,医道才能长长久久嘛!”
“什么爱心?你就会贫嘴!”舒昙故意嗔怪着立伟,却仰视着立伟的整齐的衬衣领口,手上的防御不自主的慢慢放松了。
立伟趁机就又将舒昙的座椅转了回去,让舒昙轻轻惊呼一声,又迅速的俯身从舒昙背后抱住了她,脸颊与脸颊立即相互贴在了一起,耳鬓厮磨,轻声说道,“就只抱一抱嘛,相互驱一驱半夜的困倦,咱又不干别的!怕什么嘛!”
舒昙双手缠住立伟的手臂,任凭立伟贴着自己的脸颊,感受着立伟呼出的热气,也只是无奈的笑着说,“你!真拗不过你~你还真不怕被现场直播啊!”
“嘻嘻~别以为我不知道,即便是有监控,如今在监控室的也顶多就是那俩小丫头罢了!想看就看呗~随他去吧!”
他丝毫不在乎这些,双臂缠绕着舒昙细长白嫩的天鹅脖颈,轻轻抵着没有一丝残发的香肩,口鼻抵到发髻的纯玉发夹上,只顾多享受一刻舒昙身上的温润与发香。
“我发现你当了科室主任后,胆量真的变大了!”,舒昙了当的回道,她一面让立伟抱着自己,慢悠悠的摘下口罩,喂自己一颗菠萝味的糖果,一面任凭立伟将自己的座椅一左一右的晃悠着荡漾着……口中的糖果很甜,心里也是温暖甜蜜的。
但可能是被自己的丈夫裹挟的紧了些,舒昙也慢慢重新伸了伸脖子,用手勉强扶着脑后凌乱的发髻,也不再甘心一直这么被动下去。
于是,座椅下,那双36码的粉白护士鞋,一下又一下地,轻踩着那双42码的油亮的硬质皮鞋,不时地踢一踢男人的脚踝,油亮的鞋面被护士鞋护理得黝黑一片……
“你再这么使劲磨,明天毕业典礼我就要光脚去了哦!”
舒昙白了立伟一眼,拉长了眉眼,得意的说道,“哼!管你呢!反正我已经准备好礼服了~”
话没说完,刘立伟立即抽出脚,把舒昙抱得更紧了,“哦?你都准备好衣服了?穿哪件啊?快让我看看!”
“急什么!下了班再说!时间还长呢!”舒昙小声责备着。
立伟也知道,虽然是深夜,但现在是值班时间,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有摄像头却让刘立伟心里更加兴奋了,此时真的不会是哪俩小护士正在看监控吧?监控室不会有男医生吧?心里忽然飘出的一丝臆想,有点收不住了~
他正想再进一步,将嘴唇慢慢贴到舒昙的脸颊上。
突然,窗外传来“吱喇”一声尖响~!!!
两人惊讶中循声一看,发现一辆车在门厅大门急停,紧急尖锐的刹车声快要震碎了窗口的玻璃!
紧接着,他们看到车门打开,下来三个衣衫不整只穿短裤背心的男人,他们一齐抱着一个女人,急忙往门厅里奔过来。
“有急诊!快准备!”
立伟与舒昙来不及继续温存,舒昙赶紧招呼着其余的护士赶紧来接下病人!
随着三个男人抱着女人走进,此时夫妻二人仔细一看,发现男人们簇拥着的这名女子,她的上身披着一件白色浴衣,而身体下半部分竟然一丝不挂!裸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和丰满的屁股,这细腻水润的肤质更是在大厅顶灯的照耀下发出刺激耀眼的白色淫光!
一名戴黑边眼镜的男子边跑边喊着,“医生,医生!帮帮我们吧!”
而跟在这名男子后面的,竟然是一名外国白人男子!
他们却一同抬抱着下体无遮的半裸女子……
这情景,太怪异了!再大庭广众之下也太放肆了!
然而,更让舒昙与立伟吃惊的是,在两位男子的后面,还跟着第三个男人!
夫妻二人一眼就认出这名男子!
舒昙冲着他大声嚷着,“京远!怎么是你!”这语气就像家长训斥孩子。
“啊?昙姨…伟叔…你们还在啊?”叫京远的男子心虚的回应着。虽然叫舒昙为姨,但他们彼此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事的渊源说起来颇为复杂,事后再表。
“你们这是又胡闹什么呢!”刘立伟看着眼前的荒唐事,也以家长的口吻训斥着京远。
“昙姨,先别骂我了,先救人吧!”京远急忙说道。
而另一戴眼镜的男子,年龄比京远略大些,也慌张又支吾的说着,“医生,这……这……取不出来了,还一直流血呢!这种情况,可怎么办呢!!”
顺着男子的手指,舒昙与立伟一看女孩的阴部,只见女孩两腿被迫大张着,粉嫩的阴道口不知被什么东西撑开了,还正在一滴一滴的往外流血!男子的白色运动鞋已经被血染红了!而女孩满脸惊惧,脸色已经显得苍白起来!
立伟毕竟刚刚做完一场手术,兴头还在,这次又让他偶然碰上一桩,也便当仁不让,于是上前一步,急忙问,“你慢点说,别急,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男子此时突然瞬间脸红,喃喃的说道,“那个……有东西塞进去了……拿出不来了……越掏就顶得越深……”
“把什么塞进去了?”立伟追问。
“台球的黑8 ……”
什么?这让舒昙和立伟当场又吃一惊!
虽然医院里每年都会遇到这样胡来的年轻人前来求助,医生圈里也算是风闻而已,但真让自己实打实的遇上一回,还是感到有种异样的刺激与惊讶!
“疼不疼?”立伟仍然能够保持冷静,问着女孩。
“不疼,就是感到很涨,像是在憋着尿,却又尿不出!”女孩面目僵硬苍白,如实回答着。
“你能感到憋尿就对了,要是感受不到,我就只能给你开膛破肚了!”
“啊?我不要!我怕疼!”女孩用哭腔哀求着。
舒昙忽然高声训斥了一句,“怕疼你还玩这么狠!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不是瞎胡闹嘛!”
她在一旁训斥着,又瞟了一眼京远,继续训斥道,“京远,你明天就要毕业典礼了,你今天晚上搞什么呢!”
京远也低着头小声回答,“就是为了庆祝毕业,学长才带我们玩通宵的么……”
天啊?舒昙快要惊掉了黛眉!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吗?夫妻二人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一般,面面相觑。
但来不及在此时教育京远,舒昙与立伟必须先忙着把女孩下面的东西拿出来,夫妻二人相互对了一下眼神,就连忙招呼另外值班的护士,“快!抬到急诊室!”
立伟毕竟是外科主任,职业的操守让他此时已经无视男女之别,如今急诊室就剩下了他们,立即嘱咐道,“我来实施!放到手术台上,用消毒水擦干净血渍,先观察一下阴部的情况!我马上换衣服!”
立伟在一位护士的帮助下,立即换好了手术服,而此时,舒昙也已经在手术台上将女孩的阴部的血渍清洗干净了,做好了消毒工作。
立伟来到手术台前,将手术台升高,埋头凑近观察阴部里面的情况。
直到此时,他才完整的看到了这位花季女孩的花蕾的真实芳容!冷静的立伟也有些不淡定了!
首先让立伟最先看到的,也是最显眼的,就是一直摇晃在阴部耻丘上的一条晶莹的碎钻流苏!在头顶无影灯的照射下一直散射着五颜六色的细碎的光芒!经常晃得立伟眼镜镜片上一道道得刺眼!
顺着流苏往上一看,原来是肚脐眼里有个玫瑰金色的脐钉,流苏就这么顺着小腹自然垂下来,缀着一颗紫色的心形宝石,点缀在阴罩上……
而在阴部耻丘上,已经光滑细腻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看不到一丝阴毛,像一颗出水的玉蚌,丰润又坚挺,而耻丘部位竟然纹画着一只长着翅膀的爱心,又像是一双张开接受赐予的双手,与垂下来的碎钻流苏吊坠配合的相得益彰,而细密的花藤纹样托举着爱心,往下又消失在阴蒂上方的位置,就像是从阴蒂扎根而生一般栩栩如生!
这种首饰与纹身的搭配显然是经过一番设计过的……但是这种画面,立伟活到今天也才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以前给女人做手术,也见过有纹身的,但多数是为了给生完孩子的妊娠纹遮瑕,或是伤疤遮盖,也有病人在手术后咨询自己可不可以纹身,甚至是询问可不可以在私处穿刺纹身,立伟都会理性的给他们解释,但并没有实际见过,所以,这些都不值得自己留有印象。
而今天,不得不说,眼神陷在女孩两腿之间,自己已经感到心浪开始翻腾了,手虽然带着手套,但在触碰到女孩如羊脂一般的小腹皮肤时,明显感到手有些抖!
舒昙看在一旁,隔着口罩也感到了自己丈夫的异常情态。其实在她给女孩做清洁时,自己也为女孩的下体杰作感到惊异,现在的年轻人真会找新鲜感!都不为以后嫁人着想吗?这是纹身?还是贴画?
女孩的大阴唇白嫩肥厚,原生的胶原蛋白还没有流失,对小阴唇的包裹度也很完整,就像是初生的婴儿,只让小阴唇露出柳叶一般的粉色细小唇边,而此时的阴道口却张开两指宽的小口,血又开始在里面集聚了。
而被塞进一颗台球,还能保持微闭,也只能说年轻阴部的弹性真的保持的很好。
舒昙见立伟迟疑了半分钟没有动手,于是开始提示立伟,“先把肚脐里带的东西取下来吧!会有影响!”
“让这女孩的男朋友进来!”舒昙嘱咐护士。
男子进来后,带着口罩,不敢大声说话,老老实实交代着,“里面是颗黑8,越想拿出来反而进去的越深,最后紧得连手指都容不下了,一用手扣就出血,因此只能来医院了!”
舒昙打断了男孩,急着问,“不是问你这个!你应该在来就医之前就把带着的饰品取下来!你这脐环不是焊死的吧?”
“不是不是!普通的,有螺栓的!当时不是慌了嘛,越急越拿不下来!”
舒昙顾不得再训诫男孩,直接吩咐道,“现在给你取了,放在医用盘里,术后消毒后再找护士要去!”
男子只顾一个劲的点头答应。
立伟听到舒昙的催促,也开始动手了,先用一只手稳住女孩毫无赘肉的平滑小腹,示意女孩不要动,另一只手伸进女孩的细窄的肚脐中,用手指挑出脐环的玫瑰色圆头螺栓。
而此时,立伟忽然感到女孩子小腹的肌肉有了些许收缩,引得女孩耻丘上的流苏慢慢晃动了起来,反射的碎光直晃立伟的眼!
立伟还是被这情景分心了,他竟然史无前例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应该是碰到了女孩腹部的痒痒肉,立伟知道,越娇嫩的肌肤,没有老旧皮质,就越容易被碰痒,自己做了这么多年手术,拿刀的手法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了,没想到撇下刀直接用手的时候,还是让女孩颤抖了几下~
“是不是痒,没有关系啊,正常现象啊~别在意~忍一下!” 立伟脱口而出,安抚着女孩的情绪。
让一个妙龄女孩在自己的手指下忍不住花枝颤动,也只能忍住无言,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也不敢说出来,毕竟自己的老婆就在身后~
而对着自己的老婆,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丝毫这样的奇异体验啊~
嗯!不怪自己!明明是这个女孩娇嫩得异于常人的敏感体态啊~
“给我擦擦汗!”立伟吩咐着护士。
而给他用汗巾擦汗的人,如今变成了自己的老婆舒昙!他心里忽然一颤,用眼神的余光轻瞥了一眼舒昙的轮廓,不敢再 ...... 剩余部分请访问 春满四合院 登录后浏览完整版


【更多精彩免费注册登录后可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1

帖子

4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
发表于 2024-5-18 23:3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新院子以来,我看到的最好的文,不论是立意设计,还是文笔情节,作者有笔力,而且行文不轻浮,有隐忍,有节奏,有爆发,设计的层次感也很好,只是目前才两张,人物的去向与情节发展尚不明朗,期待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最专业的小众爱好者社区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