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院子说明书 宣传中心
繁简切换


本板块只接受原创,转载的文章请移步转载小说!


每篇文章主题帖字数最低不得低于 2000 字。(超短篇原创经历/随心记等 请移步【笑谈风月】板块)
回帖字数不得超过 1000 字( 小说内容请不要在回帖内更新,新章节请新发主题帖并标题写好章节序号 )



看见广告随手点个举报,谢谢!
查看: 1354|回复: 1

[sm] 班级公有宠物少女筠然【字数:22193】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4-5-27 11: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D6 Z  Y  u4 l0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筠然,你多次私藏未经审查的书信,并在书信中对学校制度进行质疑,且你身为罪籍子女,不知悔改。根据帝国教育法令,你的惩罚等级被判定为A级,自己在同学面前脱到一丝不挂吧。”老师把判决书放在讲台上,淡淡地说道。
筠然娇躯一抖,抬起低着的头看向老师,一双秋水般的眼睛里瞬间涌起了泪水∶“老师......”她不知道自己该哀求什么,自从宿管突然闯入,搜查走了她的所有书信后,她已经隐约猜倒了这个结局。
帝国重视教育、重视效率,对学校的投资千百倍于历史,学校的权力也无限扩张。体罚已经是每个校园中最正常的事情,对于一般的同学而言,惩罚的最高等级上限是退学,在这个时代,这无异于宣判一个人从社会角度的死亡,只能从事最下层的工作。然而,而对于父母因为各种原因被犯罪的罪籍子女而言,他们连退学的自由都没有——他们只会被判决成为奴隶,来弥补帝国在他们身上一视同仁花掉的巨额教育经费。
老师本是面无表情的,但对上筠然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后,还是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筠然,你知道的,罪籍子女所受惩罚不设上限,并且将惩罚翻五倍。罪籍女孩的任何身体部位均在体罚范围内,,包括胸部阴部臀部等隐私部位。当惩罚等级累积至A级,在校罪籍女孩将不再享有学生身份,而是被视为班级奴隶。快点吧,A级可不是惩罚的最高等级。”老师边说边抬手看了看表。
筠然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哀求也没有用,反抗更是会被强行扒光,拖的时间越久,等会儿受到的惩罚就越残酷,或许因为不遵从命令惩罚等级就会变成A+。筠然乖巧地将颤抖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校服外衣拉链上,刚往下拉了一点,老师突然喊停,筠然充满期望的看向老师,没想到老师只是补了一句“面对同学们脱。”
筠然咬住嘴唇,转过了身子,将拉链一拉到底,脱下校服外套,然后轻轻蹲了下去,解开鞋带,把自己只有35号的玲珑玉足从鞋中抽出。将鞋子在一旁摆好,再把洁白的袜子脱掉,可爱的小脚丫直接踩在地板上。夏天的衣服并没有几件,筠然脱去自己的校服T恤,又把校服的小裙子脱下,身上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便暴露出来,只剩了内衣内裤。
筠然再一次抬头望向老师,老师依然在看着表。筠然将手放在了内衣带上,轻轻解开,再把内衣一点点褪下,十六岁少女两只可爱丰满的小白兔跳了出来,雪白的乳房中央是不大不小的乳晕与淡粉色的小乳头,同学们发出一阵惊呼。筠然没有尝试遮挡,而是又把手放在了小内裤上,将内裤缓缓下拉,褪到脚踝,然后抬脚拿下,放在一旁。双腿紧闭,只能看到一条隐约可见的缝隙。
筠然脸几乎全红,小声说道,老师,脱完了。老师一皱眉,说,一丝不挂,从头到脚,身上一丝一缕都不许有!筠然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裸的身躯,光洁的胸脯到纤细的柳腰,白嫩的大腿到玲珑的脚丫,确实一点东西也没有穿着,突然筠然意识到什么,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扯下了自己的头绳,三千青丝散在了雪白的裸背上。现在的筠然是彻彻底底一丝不挂了。
老师指了指讲台,说道,爬上去。筠然狼狈地爬上讲台,迷茫的趴在上面。老师先让筠然正对着同学们挺起胸,筠然跪坐在讲台上,将小手背在身后,乖巧的将双乳最大限度向前挺起筠然的胸脯并不算大,却非常坚挺饱满。两团白皙的酥肉随着紧张的呼吸轻轻颤动,仿佛熟透的水蜜桃般诱人垂涎。筠然的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绯红,羞愧万分却又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做出回应,两只白嫩无比的小白兔随着紧张的呼吸不断起伏。本有些内陷的小樱桃着同学们因羞愧逐渐慢慢凸起来,可爱至极,玲珑小巧,樱花一样粉嫩,看得同学们口水直流。
老师走了上去,左手拿出了两个连着电线的小铁鳄鱼夹,右手直接向着筠然的小乳房伸去,三根手指抓住筠然左侧的小乳头开始抚弄,筠然颤抖着,却不敢躲避,只能继续挺着胸,老师捏了几下,筠然的小乳头就已经挺立起来,老师又用指甲摩擦了一会,用夹子夹住筠然的小乳头,鳄鱼夹狠狠地咬住了筠然的小樱桃,筠然啊的叫了出来,本能的想要闪躲,老师目光淡淡的一扫,筠然赶紧又一次挺起乳房,老师将手伸向筠然的右乳,抓住筠然右边的小乳头后直接揪了起来,一直拉到极限,筠然整个乳房都被拉了起来,圆圆的小樱桃更是被拉成条状。
筠然痛得抖了起来,却坚强地没有发出声音,老师轻轻扭动着筠然的小樱桃,然后像左乳如法炮制,就这样,筠然两颗娇嫩的小乳头就都被夹了起来。老师满意的双手拢住筠然的两个小乳房,而筠然的小樱桃还夹着鳄鱼夹,在老师的揉动下小樱桃被残忍地拉扯着,筠然也疼的嘶哑咧嘴。
终于,老师停下了揉动,让筠然再背对着同学们,跪下把屁股崛起,筠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但她知道求饶是没用的,只是乖巧的将上半身俯下,将小屁股高高撅起,筠然的下半身光洁无毛,圆润的臀部暴露在空气中,两瓣嫩臀分开导致小菊花被看的一清二楚,而那道迷人的细缝也清晰可见。老师要惩罚自己被电小乳头的同时让同学们看自己的小嫩穴流水的丑态了了,筠然猜到。
可人算不如天算,老师竟然让筠然把双腿分开跪,崛起屁股,这样筠然暴露最多的地方便从小菊花变成了小嫩穴,因为双腿的分开,筠然的两片小嫩唇也微微分开,似乎还能看到筠然小花蕊的颤抖。而这还不够,老师让筠然自己用手掰开自己的两片花瓣。
筠然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哀求着老师:“老师我错了,求求你……”
“怎样?你不自己掰开,还要我帮你吗?”老师挑了挑眉说道。
筠然的阴户小巧精致,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粉嫩。两片薄如蝉翼的粉色花瓣间隐约可见一个小小的洞口,随着筠然的呼吸微微开合,仿佛在期待着什么。筠然羞红了脸颊,死死闭上眼睛,不敢看向下面那一张张热切的脸庞。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服从老师的命令,用自己柔弱无力的小手掰开下身的私密之处。
两只颤抖的小手颤抖着落在了柔软的花瓣上,轻轻地向两侧拉扯。筠然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刺激,娇喘声不自觉地泄露出来。她拼命压抑着想要尖叫的冲动,强忍着羞耻心将自己的私处展示给大家。当筠然将花瓣完全张开的时候,小穴内的粉红嫩肉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它们层层叠叠地堆砌着,似乎随时会绽放出诱人的光彩。而筠然娇嫩的内壁也在微微抽搐,渴望着更多的抚慰和疼爱。同学们又乱了起来,讨论声不绝于耳。
老师将手指放到了筠然的小穴上,轻轻在小洞前打转,说道“本来只想电击你的乳头作为惩罚,但老师让你脱到一丝不挂你却不听话,还在惩罚时擅自闪躲,现在正好生物学到生理,所以现在惩罚你撅起屁股,自己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在电击乳头的时间内,同学们可以随意抚摸玩弄你的下半身任何地方,而你无论如何,都不许改变姿势,两手也必须扒开阴唇,让阴唇时刻分开,保持阴部完完全全暴露,阴道张开,不能给抚摸你阴部的同学造成任何阻碍,否则一旦有同学举报,你知道后果的,听到了没有?”
筠然流着泪默默点了点头。老师突然将手指插入了筠然的小穴,声音提高了三度“我问你听到了没有?”
筠然又是一抖,颤抖着说道“听到了。”
老师将手指在筠然小穴里快速抽插,问“听到什么了?说一遍。”
筠然强忍着颤抖与羞耻,回答道“老师电击……电击我的乳头时,我必须撅起屁股,用双手扒开……扒开阴唇,让同学们……同学们摸……摸我的下半身……无论如何,我……我的阴唇都……都必须时刻分开……保证……保证……”筠然羞地已经说不出话来。
“保证什么?“老师狠狠地将手指插入筠然小穴的尽头,攻击着花心。
“保证阴部完全暴露,阴道张开……不能阻碍……阻碍摸我的同学!“筠然绝望地闭上眼,完整地说了出来。“嗯”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手指抽出说道“想观察筠然阴部的同学到讲台前排队,
一个人两分钟,生物加五分”话音刚落,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奔向讲台,男生们全都去了,不少嫉妒筠然的女生也排起了队。
筠然知道,一双双眼睛正在近距离地盯着她粉嫩的小穴,每一个细节都被放大了无数倍展现在同学们面前。她粉嫩的小阴蒂在微风中轻轻颤抖,仿佛一朵娇艳的花朵,等待着人们的采摘;而小穴内细密的褶皱也在不停地翕张,如同一只贪吃的小嘴巴等待着投喂。她清楚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一双双炽热的视线正死死地盯住她下体的每一个部位,似乎想要将它烧穿;而她自己也必须努力保持着这种姿势,让小乳头的痛苦持续下去。与此同时,她还必须掰开阴唇挺起屁股配合,任凭同学们在体内肆意凌虐。
“筠然,再把阴唇掰开的大一点,这样同学们才能更好地观察嘛。准备好了吗?开始吧”老师摁动了一个按钮,乳头上的小夹子连通了电源,开始了疯狂地电击,电流从筠然的小乳头穿过,筠然的小乳头仿佛遭到千万根针同时扎入,又像是在火上被烤麻热痛所有感觉涌上大脑。
而与此同时筠然的小穴也正如实向大脑汇报着感受,有一根手指插入筠然的花径,一直插到底端碰到花心才罢休,还有一根手指落在了筠然的阴蒂上,一开始还是轻轻抚弄,后面就开始疯狂的抖动。筠然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但一波波快感如同浪潮般袭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失控了。乳头传来的酥麻感让她头皮发麻,花径里那根手指也来回撩拨着她的敏感带,时不时轻轻拧一下,每次都让筠然的身体轻轻一颤。
最令她羞耻的还是阴蒂,那个小小的圆润的部位被一根手指狠狠揉搓着,时而重重的按压,时而轻轻地画圈,那种快感简直要将她逼疯。筠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天堂与地狱之间,乳头的痛苦与花径和阴蒂的快感相互交织在一起,让她既痛苦又欢愉。而除了正在摸着的同学,排队的同学等不及,开始玩弄筠然那双36号白玉般的赤足。
筠然上身几乎完全趴在讲台上,整个人疯狂地颤抖着,好像马上就要瘫倒,但依然高高地将屁股撅起,两只小手还是一动也不敢动,她发出阵阵呜咽,夹杂的既有痛苦的呻吟,又有被抚摸的娇喘,还有被挠脚心的银铃般的笑声。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筠然已经几乎疯掉,连呜咽声也没有力气发出了,乳头上持续的电击让她全身酥软无力,小穴也酸胀难耐,更令人崩溃的是,同学们在她的大腿和小脚丫上肆意爱抚,那股痒意简直要将她逼疯。
刚才那只在她的花径里进进出出的手忽然用力按压了两下之后抽离出去,筠然的身体骤然放松,竟是差点瘫倒在地上。她大口大口喘着气,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快模糊掉了,只能竭尽全力支撑着自己,不让身体倒下去,筠然终于有了几秒喘息的机会,她用力地喘着气,小屁股挺得更高,两只小手调整了一下位置,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别掐住两侧的阴唇,向外拉扯,让小穴口暴露出来到最大,摆出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以示自己已经准备就绪,小洞收缩着向外流着蜜水,又一只手落在了筠然的小穴上,这只手没有着急插进去,而是将整个手掌贴在筠然的嫩穴上摩擦,尽情享用着筠然最最可爱娇嫩的肌肤,掌心摩挲着嫩肉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筠然感觉哪里不对,可大脑早已无力思考,突然,一阵凉意顺着小穴延伸而上,筠然突然明白,这只手上涂满了风油精,那么,如果手指插入小洞……筠然还没想完,那只手便离开了花瓣,探进了筠然的小穴,风油精与蜜水混合,涂到了小穴里里外外所有地方。筠然的身体猛地一僵,随即软了下来。同学们兴奋地看着筠然被玩弄时的反应。手指在小穴里不停翻搅,时而抠挖着敏感点,时而用力一戳,逼得筠然尖叫连连。
“呜呜...别...呜...”筠然语无伦次地求饶着,小穴里一阵阵地收缩,挤出更多的爱液。而小菊花上也落了一根手指,老师说的是下半身被随意玩弄,那么也包括菊花……筠然还没来得及多想,这根手指就插入了筠然的菊花中开始快速抽插,筠然的两个小洞内仿佛插入了冰柱一般,无尽的凉意袭击着这个可爱小姑娘最敏感的部位。
筠然终于撑不住了,一声呻吟后,小穴内的蜜水喷涌而出,筠然瘫倒在讲台上,而手指也离开了自己的阴唇,两片被扒开许久的小花瓣终于得以合上一会儿。
“老师,筠然手指离开了!”“老师,她没扒开她的阴唇”后面的同学们一下炸了窝,纷纷向老师举报。筠然连忙一边娇喘一边说着对不起,想挣扎起身维持姿势,但却有心无力。
老师摁停了按钮,小乳头上的残酷电击终于停止了,老师走向讲台上瘫倒的筠然,将筠然两颗小乳头上的夹子取下,筠然那无比娇嫩的小樱桃已经有些红肿,老师爱怜揉动着筠然丰满的小乳房,问道“筠然,我刚刚怎么说的?”
筠然早已哭的梨花带雨,呜咽着说“老师,有人...有人手上有风油精...”
老师轻轻一挑眉,问道“谁用风油精了?把风油精拿过来!”
在筠然身后的男生刚刚还在沾沾自喜,一下子紧张起来,畏畏缩缩地把还剩大半瓶的风油精交了出来。老师捏了一下筠然的小樱桃,然后将手从筠然的小乳房上拿开,接过风油精打开闻了闻,突然把讲台上瘫倒的筠然的玉腿分开。
筠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哭喊着对不起一边拼命想把双腿合上,但老师让旁边的同学一人抓住筠然的一只小脚丫,对着筠然还在吐着蜜水的小穴伸出了手,把两片花瓣大大地分开,然后将剩下的所有风油精全都抹在了筠然粉嫩无比的小穴里,涂在了筠然的小花蕊上,倒进了筠然诱人的小洞中。整个阴部都在风油精的折磨下,甚至小洞里屯了好多风油精流不出来,筠然的下体像是暴露在冰天雪地中,又仿佛被烧着了一样,又冰又热的化学刺激折磨着筠然。
老师将空瓶放在一旁,说道:“既然老师说的没做到,就应该乖乖挨罚,居然还敢找理由,还敢挣扎反抗老师,小筠然啊小筠然,你居然这么大胆。”筠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下意识地拼命挣扎着,两只小脚丫用力地乱蹬,左脚从一个男生的手中挣脱出来,竟然一不小心一脚踹到了老师的胸口上。
老师退了两步,愤怒地说”把她的双脚捆起来”
同学闻言,立马拿出讲台上的绳子,把筠然的两只小脚丫分别用绳子绑住,栓在刑罚室的挂钩上。筠然的双腿呈150度张开,暴露地比刚才更加明显,粉嫩的花径一览无余。筠然的柳腰也被绳子绑住,下半身完全被固定住。老师用用纸擦了擦筠然的小穴上的蜜液,分开筠然的两片小阴唇,把刚才夹筠然乳头的两个小夹子夹在了筠然的两片花瓣上,筠然惊恐地瞪大了秋水般的眼睛,摇着头,不断地哀求着“老师求你了不要,不要电下面会疯掉的,老师我错了……”
老师一边用手指抚摸着筠然的花瓣,一边思考,筠然的两片小嫩唇光滑细嫩,手指从上面划过,就仿佛是轻抚着刚刚盛开的昙花瓣般顺滑,嫩唇上温润的褶皱与纹路让抚摸着的手感更是舒服,随着老师手指的上下平移,筠然的小花瓣也不断颤抖,一张一吸。
老师突然拿出了第三个连着电线夹子,手指伸向了筠然的小嫩蒂,上下挑逗了一会儿,筠然的小花蕊已经挺立起来,老师把夹子夹在了花蕊根部。在筠然的苦苦哀求声中,老师又将两个连着电线的铜棒一个插入了筠然的小菊花,另一个插入小筠然的花穴,慢慢探索着,直到顶到一个小凹点,老师狠狠一插,顶住凹点,筠然叫出了声,身体一抖,最敏感的g点就这样被老师用电击棒顶住。老师又重新加固了一下筠然小花蕊和小花瓣上的夹子,确保咬的够紧、接触面积足够大后,再把筠然两个小手拉过头顶,绑在讲台上。
筠然怕的浑身发抖,电击乳头时,狂野的电流顺着小夹子冲向自己的胸部,仿佛无数根滚烫的针在那两点樱红无休止地刺入又抽出,再瞬间由乳晕扩散到整个乳房,每一分每一秒都让筠然痛苦不堪。小筠然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痛苦落到女孩更脆弱敏感的阴部会是什么感觉。
同学们已经全都站到了讲台处,里三层外三层地把筠然围了起来。筠然是公认的校花,在开学典礼上就赢得了无数目光,是无数同学的梦中情人,但今天,她却在大家面前脱到全裸,高高的撅起屁股,用手掰开自己娇嫩的小穴给大家看,让大家摸,现在更是被绑的严严实实,如同待宰的羔羊,不光不能用衣物来遮挡隐私部位,连用阴唇还遮挡小穴内部都不被允许,全身上下一览无余。这是多少男生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老师拍了拍筠然的小屁股,将电源摁下。横冲直撞的电流瞬间从阴蒂、阴唇、肛穴、花心、g点涌入,折磨着筠整个下半身。筠然哀嚎一声,身子拼命地想要弓起,却又被紧绷的绳子拉回原位,只几秒钟,筠然的蜜液就像潮水般喷涌而出,所有刚刚在小乳头上的折磨,在小穴处又被强化数倍。
“老师啊啊,求……啊啊好麻,老师……求求你……啊啊……筠然知错了……啊,要坏掉了……要疯了……”筠然口齿不清地求饶。电流似乎开始慢慢降低,虽然还在花穴菊穴内肆虐,但是比刚刚痛苦减轻了一点点,就在筠然以为自己的哀求生效了,把紧绷的身体稍微放松一点的时候。突然,电流的强度又突然冲上了顶点,筠然的小穴几乎完全失控了,蜜液直接喷了出来,小穴以飞快的速度收缩、颤抖,小花唇和小花蕊甚至因为小穴的吸张被夹子狠狠地拉起来。
原来老师设置的电流是先缓缓减弱到稍微适应,就立刻再次上调到最大值,每隔两分钟进行一次循环,也几乎每隔两分钟,筠然的小穴就会表演一次喷泉。而被折磨着的筠然早就失去了时间概念,她不敢再有丝毫的懈怠,生怕下一秒电流就会爬上顶点。围观的同学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筠然小花穴的表演秀。
慢慢的,有一两只手爬上了筠然的身体,摸一下筠然的小脚丫,捏一下筠然的小乳头,老师看在眼里,却没有制止。不一会儿,小筠然白嫩的身体除了花穴与菊穴附近,已经密密麻麻被手盖满。同学们的手掌像蛇一样灵活,在筠然的身体各处点火撩拨。他们一边揉搓她的双乳,一边用指尖划过她敏感的腋窝;他们揉捏她细软的腰肢,按压她圆润的臀部,还在她雪白的脚底轻轻挠痒。争抢最激烈的地方无疑是筠然的一对儿小白兔,一层又一层的手把筠然的小乳房盖得一点缝隙都露不出来,只有最下层的能感受到筠然乳房的柔软与弹性,至于那两点小樱桃,能争抢到的手更是极尽玩弄,揪,捻,挑,捏,折磨着这两点嫣然。
筠然的小乳房像绸缎一样丝滑,乳头更是嫩到吹弹可破,小花穴与小菊穴能逃过大家的手掌,并非是刚刚筠然撅起小屁股掰开小花瓣让大家玩弄到心满意足。而是因为强烈的电流从宫颈到直肠,从花蕊到花瓣奔涌,手碰到一下都会刺痛难忍。然而就是这样的电流,持续不断地折磨着筠然比手指不知娇嫩敏感多少倍的花穴。将近一个小时过去,筠然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身体也不再挣扎,软绵绵地躺在台上,只有在暴虐电流刺激下一张一合流着水的小穴和一收一缩的小菊花能证明她还醒着。
老师看着眼神涣散的小筠然,把电流强度调到了持续最大,本来已经不再呻吟的少女又一次叫了出来,小穴又一次涌出了喷泉,老师人工将电流始终保持在最大,强行延长着花穴的喷泉,同学们也在筠然的惨叫声中更加肆意地折磨着她的其他部位。终于,在筠然的小花穴喷涌尽最后一滴水后,筠然终于晕了过去……
当筠然醒来的时候,筠然的的小手小脚都已经被松开,可怕的电流已经停止了,可自己的娇躯依然一丝不挂 ...... 剩余部分请访问 春满四合院 登录后浏览完整版


【更多精彩免费注册登录后可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33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33
发表于 2024-6-13 21: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很有代入感,超级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最专业的小众爱好者社区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