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院子说明书 宣传中心
繁简切换


本板块只接受原创,转载的文章请移步转载小说!


每篇文章主题帖字数最低不得低于 2000 字。(超短篇原创经历/随心记等 请移步【笑谈风月】板块)
回帖字数不得超过 1000 字( 小说内容请不要在回帖内更新,新章节请新发主题帖并标题写好章节序号 )



看见广告随手点个举报,谢谢!
查看: 591|回复: 2

[绿帽淫妻] 【夜昙昼颜】(9) 毕竟是夫妻【字数:15576】

[复制链接]

5

主题

6

帖子

61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6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 A) y! D0 O  G7 m6 a& A
【夜昙昼颜】
5 n( s9 s' c( z) ]3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类型:绿爱&纯爱,意识流&生活流,浪漫主义&现实主义
) U- ?" x( P; h5 \1 @: h8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作者:sandian
! m* H. j/ k0 v- o1 S!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字数:18986
+ B9 a4 o8 D2 N/ a) e1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024.06.08原创首发于 sis001/同名电报群
& X4 `- K3 a- D) z' C$ q! Q/ N.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8 N3 Y% _% u) [! ]+ @7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一章 深夜急诊室
9 E: f1 U$ K5 `& A) g. o8 p(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二章 代沟的隐忧

! ^* f0 l$ [+ v* ]8 e4 s: |4 u% y# X6 H
第三章 唐突的礼物

) y: n: e* O# s( i& K7 z3 r
第四章 欢宴与哑剧

2 `5 M* o+ b/ [2 r* r# `6 p
第五章 越轨的青春
9 B" G. e0 D* U$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六章 善因与孽缘
4 @2 @% C- Y0 r/ j(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七章 假意与真心

, X5 o5 ^0 F8 W2 _4 f7 j# T
第八章 猎手即猎物
) s$ H" }) E* v  I1 g3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y' P; {* [" l

/ }; E( X$ J+ r2 a
正文
; j9 F) h  D" z$ f5 H3 t: |#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九章 毕竟是夫妻
" @3 W+ }* q# [; l0 K, F* ?0 ?" O#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R, q* b  a5 G" d.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临近夜昏,医院高楼的东面墙耸立在广场的一侧,被晚霞映得金碧辉煌,与天上的紫霞遥相呼应,金紫相映,蔚为大观,确实这座医院里难得一见的景象,似乎让人忘了这里是总让人感到痛苦的生离死别之地。

! \5 k/ }$ Z7 R! m; ]* x" F/ Y
$ A0 x8 n1 v. e2 N*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刘立伟透过窗户,独自欣赏着着专属于他的晚霞映照图,心里面却一直落寞无比。

; A+ }/ P7 l  u, K* B
6 k* e. l' i' j& n& @) i'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此时他正躺在病房里的床上,右腿被固定架吊离床面,小腿处打着很厚的石膏和绷带,这种姿势让他很难动弹,只能轻轻的扭一扭腰部以上脊椎和脖子,来来回回的看着舒昙忙碌的照顾着自己。
9 ]- |7 E- r/ A$ Q- u0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m- S( K; T/ I$ [(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要说疼痛感,现在确实已经麻木得感受不到了,但心里面却一直饱受着煎熬。尤其是被京远这么一闹,不仅伤害过舒昙,这次又伤害了自己,如果再对他没有什么有效的劝解和引导,下一个受伤害的肯定是自己的女儿紫菡!对她只会是更深重的情感层面的伤害!
  c6 B3 t  C! y#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A0 c7 ]; n+ c. D# S6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绝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 ~8 Q; g# k" J& U  S: w

% n' ^# f, Q+ i8 O( n: k0 ^
“你和紫菡怎么说得?应该就一天吧,紫菡明天就要回来了吧?”立伟问着舒昙,即便现在身负重伤,但在内心里,他却在焦急盘算着如何处理紫菡与京远的未来。
3 M+ ^) B% n0 e$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z7 c% [3 A! x+ U& A+ r,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也拧眉说到,“以她那毛躁的性格,没准今天晚上就要跑回来!”
0 \2 M; I6 Z% H2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0 p7 F$ n& z
“千万别告诉她京远已经被控制住了!以京远现在的精神状况,我真怕他们见面后什么都敢说!就怕紫菡心里受不了!”
2 O/ w6 r7 h4 C) Z! N( _2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9 h, t. S8 ^0 y9 e  U! F% ]7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也无奈的说,“哎!我给老赵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来看你,我们得在一起商量好以后怎么处理这两个孩子的事,我就怕……我就怕有迟早瞒不住的一天!”

  M. N; v. @  F8 G
) i- j8 _( s- G" s4 J,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走一步,算一步吧!先看管好京远,给京远用药治疗着,如果真到了要告诉紫菡的那一天,我也绝不会让你这个当妈妈的难开口,就由我这个当爸爸的来告诉她开导她!”立伟作为家里的男人,总是要默默承担那些最难承受的。
( f( V" S& O. g6 e4 e  W) K!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4 e8 B  k5 m- w0 o2 q/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忽地停下手里的忙碌,站在床边深情的看着立伟,“立伟!你要挺住啊!你虽然腿伤了,但仍然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独自面对女儿了!”
" x5 t4 Y9 j1 v) e& b3 O: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J9 U5 }! \! U- A" G! B3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静静听着舒昙对自己的倾诉,看着舒昙此时站在自己面前殷切的样子。自从自己当上科室主任后,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让自己安静的坐下来,细细打量自己美丽又贤淑的妻子了。
% T# t. R2 v! s7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7 ^( l- u' r8 J
可笑的是,命运却给了自己这样一次特殊的机会……未知是幸也不幸。
8 ^4 y$ N8 @# u' o: h0 H%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 O. ^) ^" q7 Q"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即便如此,立伟还是无法将视线从舒昙身上挪开。

1 I8 o3 @8 s- ]: ^( G; {- e7 }
* J' F' O7 N: l8 w, t3 H)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眼前的妻子,无论是多么忙碌多么糟心,仍然有别人难以企及的魅力,并且病假休闲的居家环境,也让她终于有时间收拾自己了。
9 d$ ]' m( e$ b$ q%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7 C. l8 T+ g9 m
犹记得当舒昙披散着一头黑直长发穿着很是休闲服饰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自己时,她同科室的姐妹们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她来,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 V; a# |. b. [- h6 q& R) j
0 [- `% B  j0 V7 e!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确实,正在病假修养的她此时穿得很休闲,是紫菡教给她的如今颇为流行的上紧下松的时尚穿法,修身的白色提花女衬衫确实很修饰身材,将她成熟女性的胸腰臀比例凸显了出来,洁白的提花圆角翻领下,白皙的脖颈垂下那条白色金质绞丝项链,大方地展示着女人的温婉与秀气,饱满的胸前的扣子系得含而不漏,颇有一种成熟的都市精英女性的风格。

" K& C4 P; i5 N7 V. X$ t9 \( O& E

( i# K! @- y' a0 J
而下身的搭配,腿上的灰色宽体裤与小白鞋的搭配却是另一种都市慵懒风格,宽体的裤子走起来就像是一条窄裙,起到了不经意间将双腿在全身的比例放大的作用,这反而又给成熟的人妻增添了另一份青春活力的气质……

  I1 S& l- c- |

2 s) S: N* m/ a
上身精英风,下身慵懒风,这种不止撞色而且撞风格的搭配,主打的就是一个反差感,里面藏着那些都市轻熟女性不肯言说的小心机,舒昙在紫菡的影响下未必明白这些,但在自己老公眼里,那种欣赏的眼神是自己实打实的能够看得到的。
5 m9 m  ~) i$ Q% J' P( D! k1 S%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m, B* k, n' J% u3 u* K1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可毕竟是在医院里照顾立伟,决定不着淡妆的她,偏青色的眉笔画了画眼线,又很有职业自觉的带上了口罩,却万万没想到,她就是这样被同科室的姐妹们误认成了自己的女儿……

2 ?, h4 Y4 `; S0 R! x/ K+ I9 I
4 A* F0 K' s1 v/ h2 C6 }5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自己的妻子,竟然在四十岁这个年龄段还能保有清水出芙蓉的气质,真是让立伟这样的高知分子感到有幸与沉醉。

: b; J$ L' p: z! P" P' Q4 e" _5 j
# E) v. e$ C$ K) [  F3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看着她就这么不穿护士服而出现在医院为自己忙碌着,也是别有一番风情,自己感觉快要拔不出眼了……
. i" Y( A7 x# m$ v7 J& O1 \;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n% r7 R) X! s# k' A! a)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还是舒昙当上护士长以来,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医院,自己第一次受到舒昙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
* }3 }) j! |, i&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4 H# W+ ^+ B/ j
“立伟!你要挺住啊!你虽然腿伤了,但仍然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独自面对女儿了!”

! i' g$ n$ Y& d, W# H3 N! H

1 w, G  Y, v( s" b
“放心!你和女儿就是我的一切!”立伟安慰道。
/ |$ i( |! [" D5 d/ G3 P, U8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6 e% k; K. `+ B+ f, ?+ H% X  O0 k$ X8 f8 r4 ?8 J9 d3 W2 x8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此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浑厚但苍老的嗓音,“噫!老弟!竟然摔成这样了!”

: X3 a& o4 C/ p" ~$ P. ~3 p
. Z; A- f7 N1 p, M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夫妇二人一看,正是赵振。
0 }- w' T' b8 l' `2 M"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F$ b- ^$ ]$ q7 V8 o# J# L" ~/ I
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这个总是忙于公司事务的董事长,对儿子的情感状况不闻不问的大家长,终于在立伟受伤之后,不得不出面了。

2 Y6 F; a- L! u1 H; _6 s

5 e$ _! z* h7 ~+ I$ t; N
立伟问候着赵振,“赵大哥来了,看过京远了?”
1 Z7 _7 X( U! C; h9 a-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Q2 U6 w& z* q+ q! q
赵振却摆出一副极度愧怍的样子,“哎!这个混小子就是欠揍!在我和医生面前还是那么嘴硬!就是要争着见弟妹……我真是要不得这张老脸了!”
* S$ q! K9 h/ f;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Y+ V( B; d( A4 p& Z, l/ Q
舒昙的脸色已经极度难看了,只有立伟接过了赵振的话,“现在就是要他人身安全就行,以后精神层面的病,只能慢慢的治。”

3 O* t& \+ l8 u% K

) j7 Q2 \; k: @# z" E" d
赵振也顺承着说到,“老弟说得对啊!这不,我教训了一顿这个混小子,就让小依在那盯着,我赶紧往这赶,就是为了好好感谢老弟你啊!”

, z9 D& d+ j1 e: v; Z  u; I
) h! ^* @3 p5 B9 j% [; r2 X4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把杨柳依也叫来了?”舒昙有些愠色,这么荒唐离谱的事,她最不想让杨柳依知道!
( [! ~% s. W* B"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T& P7 U# o3 k2 ]  t2 a2 n  O*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赵振还是有些牵就舒昙的,他小声谨慎的解释道,“我只让她在那看着京远,不会让她过来的……”

% Q1 f8 z' S2 s9 m! H+ K; y, M5 i

. r& k& R# _3 I7 r; s
舒昙白了赵振一眼,转脸不理他了。
7 a/ _* G# F: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h& `9 S+ R5 t, C' Q& f# w; }
经过了这么多荒唐的事,她心里是极度责怪赵振的!这个大家长,根本没有做到一个当父亲的职责,也没有真正处理好家里的关系!以至于才让他们夫妻有了今日之祸!
& {6 r8 x( s  w( l6 b: \" t7 F9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j" b0 H+ w% ]. v* U) z6 J5 t) ^
这冰冷的气氛,让赵振也很尴尬自责,他小步挪到病床边,向立伟道着歉,“噫!咱们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嘛,京远晚上才会回来嘛!这混蛋小子!他不去骚扰舒昙,反而去祸害老弟你了!”

. a0 L% Z% V& b' b" A# W

, u) h  N/ U7 d0 o# Y; a
他看了看舒昙绷带棉纱包着的右手手腕,又看了看立伟腿上厚厚的石膏绷带,心里对夫妻二人也是万分愧疚,随后提高了气愤的语调,“我我我……这回……我非得也要打断他的胳膊和狗腿!给老弟你和舒昙赔罪!”

0 D( m  B) C0 t, e& `! d' q4 n
% Q" e  y$ l2 n4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毕竟心善,让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站在自己的床边,为了自己儿子的错,拉下老脸来给自己道歉,更何况这个老人还有可能是自己的亲家,这多少让立伟感到受之不起。

/ w5 k  ?3 |9 w3 h9 G! C7 O. C" J
8 b/ Q  |, {5 j4 y1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他小心翼翼的嘱咐舒昙,“昙儿,给大哥一把椅子吧,别让大哥一直站着了~”

- u+ f7 j. J; v
% K" g$ V/ L$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没有给过赵振好脸色,但还是给了赵振一把椅子。
. D# S# B6 g2 M: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d: V8 k9 f8 b4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接过椅子,也感到更加有愧于他们夫妻了,也趁机对舒昙道歉,“妹妹,昨天晚上我接到老弟的电话后,简直是彻夜难眠啊!一直琢磨着今天见到你一定要先向你道个歉!是我只顾公司没有顾好家,太放任京远了!闹出这种荒唐事来,我……我这张老脸真是要不得了!”

/ m2 t6 C1 t. R* H4 Y/ q

1 k4 J) M8 E+ b' L& }
舒昙却不像立伟一样给赵振留足面子,她忍了赵振二十多年,早就忍够了,她直接叉腰对着赵振,责备道,“哼!上梁不正下梁歪!从小到大您除了能在金钱和物质上溺爱京远,您关心过京远的感情状况吗?等到出事了知道道歉了!其实都是您自己瞎搞家庭关系,没有给京远树立好榜样,这早就埋下祸根了!”

( x+ O6 T% h4 d

. t/ G3 s. O* D7 |$ H! t: E
赵振每回见了舒昙都要让三分,这回看着舒昙手腕上的棉纱绷带,更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了,“哎!怪我!怪我太老不死了!我这岁数,确实搞不懂年轻人怎么想啊!京远自从上初中后就不肯与我交心说话了!我真是养了一个名义上的儿子!要知道中年得子是这样,我何必把他生出来!是我造孽了!”

% J8 F4 J* A9 C0 ^& ]

' U1 o6 O- P; P& B  K/ w( B
确实,“名义上的儿子”,赵振这是真切的感受到了人生老去带来的窘境。
1 e$ S# {' q" C/ G$ i  t' ]'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S, _$ Y1 @1 T# V
虽然是亲父子,但赵振与京远却相差了四十多岁,这是整整两代人的辈分,连代沟都隔了两层!父子之间要想有相互交心的沟通确实是很难!更何况,儿子的个人恋情状况,有几个会老老实实告诉父母的?

3 ?+ J+ u- ]# W; H

' m0 g9 e7 O/ E0 m& H
立伟知道舒昙心里看到赵振很不爽,所以并没有阻止舒昙责备赵振,而是在赵振说完后,开始安抚两方了,“昙儿!话别说得这么重嘛!哎~毕竟大哥年纪大了,很难和京远谈到一块了!”
7 |+ `1 X: D: w4 \( Q3 N5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b7 N$ L( Q& F5 L3 a" [6 H/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听到这话,简直是心有戚戚,直接甩出一把老泪,哽咽着说,“哎!老弟!还是你更懂我啊!没关系,让弟妹多说几句吧!本来就是我赵家对不起你们!噫!”

, w: t/ ^9 R4 }' y; P; W
0 F6 d5 t& B4 O7 v7 Q" [8 J'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眼看赵振要在自己面前感激涕零,立伟赶紧劝住赵振,“大哥,你别这样,我们还是谈谈以后怎么处理京远的事吧!”

3 U( W, f% m! l9 N) n; N; w
* F# G, }+ G. V9 ]&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可是,你这伤……”
0 {; j# n5 }*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4 P$ |( ?' {; E( k6 \% x, o
立伟也掏着心窝子说到,“我这伤也就恢复几个月,顶多也就是半年,而这孩子才二十出头啊!人生才刚刚开始!能看着他这么颓废下去不管他吗?”

$ A9 C- S' }% l4 j' t

! o& _2 @9 `9 b& b8 g7 @0 |: e. {9 v
赵振收了收情绪,半是奉承的说到,“对对对!我这回听老弟的,这事不只是京远这个混小子!还有紫菡的未来呢!我保证以后绝不会亏待了紫菡这个好闺女!”
2 e0 E% [2 N1 E1 |$ G%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5 d- a3 G, E3 K%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冷不丁嗤鼻一声,“哼!你就先顾京远吧!紫菡可受不起你的大恩了!”
5 H) T+ N6 H& N6 ~( y0 C- g% b.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o# W" r; e' I5 h  |! T
立伟不想把老迈的赵振晾在一边,于是特意问起赵振,“大哥,你刚从京远那来,医生都具体说了什么?”

6 k1 {; c6 C9 {3 c" e, M) _

( s+ M' \4 E7 j- c- \4 `
赵振稳稳坐在椅子上,情绪稳定后,说话也靠谱了,“我也从医生那询问了,京远这个病,多亏了老弟你干预得及时,把京远留住了,没让他再一个人发展下去,要不然就真得会疯癫掉了!”
8 o, z$ O' M/ N- _: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P9 ^. n1 ~
舒昙不屑于赵振对立伟的感激,冷声责备道,“哼!这孩子早就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了,你这个做爸爸的知道吗?”

! x2 r+ I! V) J+ z8 [9 b

( C2 {4 l: O3 [7 P1 U* z+ t
赵振被舒昙数落得羞赧不堪,低声说到,“哎!是我疏忽了!京远上高中后就像是总躲着我似的,我就很少与他好好谈心了……医生和我说,他在和京远交流的时候,发现他抑郁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了!至少有三年了!哎~我竟然一直没有察觉……”
$ [8 L9 b; c- U- Q. y6 k,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m! C3 M# s. ^* B# D! P
立伟补充道,“大哥,京远在学校附近的青年公寓租了个小公寓,自己单独住,这些你都知道吗?”
. A6 U9 t/ _( h* S: G, ?(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 B) ?5 u- P(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果然不知道这些,“啊?是吗?他从来也没有和我们说过啊!应该就是他自己出去住后才会慢慢抑郁的!”

. U; c6 E6 D8 u, v! `/ b

3 p3 \: t7 E' F; m6 s, C" s. @" }
夫妻二人听到赵振这说辞,也已经感到无语了……他确实已经失去和年轻人谈心的能力了。
# y8 c9 H% U$ I. [% D1 A7 T6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v% B% S7 f/ i# C# T, T/ n6 f
赵振继续说着,“医生还和我说,京远可能是独自一人惯了,为了寻求安慰,也可能受到了某些电影或是小说情节的刺激,再加上把弟妹伤到后,场面把他刺激到了,心理层面瞬间承受不了,以至于陷入了极端的焦虑,抑郁症与焦虑症一起反复折磨着他,让他始终徘徊在情感障碍的关口……可是,他最后能主动跳出来找老弟你求助,说明他还是有自制能力的!多亏了老弟你舍下一条腿,挽回了京远的一生啊!”

$ T  H6 ?8 x" y' f  L% E" E
8 ?) t& |  G1 O- F2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搬出医生的话,向夫妻二人一股脑儿说了这么多,其实主要为了强调最后一句话,他作为爸爸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的!

$ ?- W9 N0 U' L0 T- Y

) h8 a7 s- W- j8 x3 u
““老弟,说到这,老哥只想给你磕一个!”赵振说着,就拖动着椅子到了立伟的床边,将头重重地磕在立伟地身边,令立伟赶紧用手扶着阻止他!
) D0 p# w: Q/ j5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b+ ^7 q/ b5 ~! p3 c(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老哥,你这是……怎么这么突然?”立伟吃惊地问道。

1 v* V7 V  \/ [: P3 C

" U: r% t  r8 a0 L
赵振就这么双手摊在立伟地床边,感慨地说到,“老弟,你绝对不知道!你当时是多么勇敢!其实当时京远身上不止有一把刀,他下身暗兜里还包着一副玻璃刃呢!这也是之后的医生才发现的!京远他见你拥上来了,迟迟不能下手,把刀给你后,肯听你的话,跟你走,其实他心里也一直斗争着呢!他一直没有再掏出下兜的玻璃刃,说明他天良未泯!这孩子,还有救!”

6 e% W+ a" d3 B' l, L

5 G4 J) f  i8 i' T
夫妻二人也听得浑身出冷汗!如今看来,倒是有些庆幸了!京远要是真的疯狂到六亲不认的地步,那立伟就不只是赔上一条腿了,很可能就是搭上自己的命了!

/ U0 A8 @: ?: ?' P9 t2 K5 ~

% b7 E* h  l5 V$ }6 P
立伟也渐渐回忆起来,当时京远虽然手上亮出了刀子,但并没有用凶狠的眼神看着自己,而是一直在京远自己的胸前比划,他费劲耿着脖子,眼神飘忽,口中不断自语着,而当立伟不顾自身安危抱住京远后,京远就突然大声冲立伟喊起来,就是为了让立伟躲他远点,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 h- L8 H  ^# W$ F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8 P' p  J- E- m2 x$ U5 ^
如此看来,京远确实是在很艰难的压制自己心中的魔鬼!

( P" y+ n  s- a/ s
3 Q1 Y. }! [1 K5 N. g6 X8 z$ [4 t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他接到舒昙的短信后,肯主动跳出来,突然现身立伟办公室,是为了提醒立伟保护舒昙。而和立伟谈心时突发狂躁,却又压抑着自己的狂躁,就是为了不伤害立伟。他真得是凭自己的心力与阴暗的情绪一直持续奋战着!你可以说他从小以来被纵容溺爱,心智不够成熟,但他却能凭借自己对舒昙的执念,时时刻刻硬顶着!

6 b) l' E: v. o% l7 l. H& U: N% R
% T4 c* R' M$ H&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想到此,立伟的内心一阵阵的冷热交替,他感叹京远内心的定力,若将心比心,自己以前经历的很多年轻病患,连上手术台的胆量都没有,同龄的人不一定比他做得更好。但同时,也隐约忌惮京远内心对舒昙近乎走火入魔的执念,可谓是,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6 A6 h2 h, Y: g( V+ ~

/ F2 z8 o' S! ~4 D9 U8 M% t
“老弟,弟妹,我今天之所以过来忝着脸这么说,也并非是替这个兔崽子干的混蛋事开脱,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这孩子,真的天良未泯,确实还值得我们挽回一下……”

; J# q4 }# \! L' h5 p6 B4 [8 F

9 H' i* j2 U* |+ b- [. n
赵振越说越感到卑微,但还是坚持要说,“真的,老哥我仔细问医生了,这孩子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必须药物治疗辅助情感治疗,这样才能让他尽快的恢复精神正常!”
. a6 e) I7 a+ w; l& c&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8 ^/ t6 i! P- F
立伟与舒昙听着赵振的说辞,相互交换着眼神,明显感觉到赵振今天不只是来探望立伟的伤情的,赵振也是为了他的儿子来的!当然,作为父亲,这么做都无可厚非。
8 E- g2 O- _. d& n& K) x+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  c# W1 `; f( f3 j;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随后,赵振逐渐面露难色,“药物治疗好说,甭管是多贵的药都没问题,但是这情感治疗,哎,老哥我是真难啊!”

  p7 ^1 L; R' n6 d2 M

" {; G( E6 d# H/ ~: I
说完这话,赵振又要飙泪了,“噫!你们都知道,小依从小不会带孩子,京远跟她也不亲,我这岁数,京远早就不跟我交心了,我对年轻人的情感问题也是爱莫能助!家里面真的难有能跟京远交心的人了!这情感治疗真的难为我了!”
* F5 d! G! \% m* M9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_! o5 p7 t5 g5 L$ Y+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与舒昙听了也是齐声叹气,赵振这话说得真是掏心掏肺,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即便是家财万贯,可遇到棘手的儿孙问题也是没辙,更何况像是京远这种极端荒唐的情况!

0 C' y! C! r$ u
& [5 D- O# B, I# T2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说完,真的就双手掩面,坐在椅子上,当场在立伟的病房里禁不住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即便是他有儿子,有媳妇,有事业,但在情感领域,此时的他,活得更像是一个孤寡老人……
8 R, f$ I# p) w7 z  [7 b$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0 R% w4 ^* ^( C3 H( z% f, i  U
立伟与舒昙听着赵振的哭声,同情之余相互目视,既替赵振感到可悲,又为自身感到无奈……

3 N- p3 L6 _" @3 a9 q
" S7 i$ R0 t$ g! U4 c(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个苦果本来就是赵振自己种下的,中年执意生子,求子执意舍妻,丧妻执意续弦,续妻执意乱伦……这一连串不讲后果的任性举动,造成了如今的苦果自吞,苦酒自酿。
" _( i9 J# P" E/ n'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k* i/ L0 @/ v9 d) b1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卧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也无能为力,只能无助的劝道,“大哥,你收一收吧~你这样子,让我们做小辈的在这都呆不下去了~哎!”
# W2 g3 W( y# [#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8 f5 V" K. ^,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赵振在立伟的劝说下反而抽泣颤抖起来,“呜呜呜~如今能与京远交心的,也就只有你们了!老哥我只有靠你们了!呜呜呜~噫!”
' U9 S* k4 E* r"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W. ]' ?0 K% a7 \
“大哥~你这话……”立伟与舒昙都不敢接话了。

! V1 c& m! O& W$ Y' [

1 r& D* y) ^; l  E7 q6 }
“我虽然老了,但我看的出来!京远从小就与弟妹最亲,京远得病后第一个想找人倾诉的就是老弟你啊!”赵振虽然故意对着立伟说话,但谁都知道这话是说给舒昙听的。
8 x; e0 m, c+ Y# F4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4 ~9 G8 n4 X4 h, f! d- R
“大哥,你别这样,我们也会为京远着想的……不会不管他的!毕竟还有他与紫菡的事呢!”

/ d! f# ?# T3 m; t+ K& s

...... 剩余部分请访问 春满四合院 登录后浏览完整版


【更多精彩免费注册登录后可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47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47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内容环环相扣,引人遐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

帖子

52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一定要顶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最专业的小众爱好者社区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