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院子说明书 宣传中心
繁简切换


本板块只接受原创,转载的文章请移步转载小说!


每篇文章主题帖字数最低不得低于 2000 字。(超短篇原创经历/随心记等 请移步【笑谈风月】板块)
回帖字数不得超过 1000 字( 小说内容请不要在回帖内更新,新章节请新发主题帖并标题写好章节序号 )



看见广告随手点个举报,谢谢!
查看: 680|回复: 1

[绿帽淫妻] 夜昙昼颜(10)只让你碰我【字数:27284】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1

帖子

91

积分

登堂入室

Rank: 2

积分
91
发表于 2024-6-15 23: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 z4 \/ I& D)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夜昙昼颜】
; N- s6 T7 A' q2 P(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类型:绿爱&纯爱,意识流&生活流,浪漫主义&现实主义

9 r4 Q6 m5 J5 k: ^9 _
字数:31596

- ?- A$ K+ A% v& R( Q) v
2024.06.13原创首发于sis001/同名电报群

# _, G9 b' H' C- j0 x
/ H& n6 m& y2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一章 深夜急诊室
( p) _3 L# z/ Z9 }- A+ T% g% X0 ^7 m)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二章 代沟的隐忧

1 m2 Q  p8 n4 j$ }, `/ d" r" e
第三章 唐突的礼物

. D# _) D" @/ j2 P  X# t) }) W
第四章 欢宴与哑剧

! e# ?! o% ~* @( G5 W5 B0 w/ z
第五章 越轨的青春

0 z6 t& ?( C" S7 ?0 f1 Q+ G
第六章 善因与孽缘
" a6 {4 W" O5 x, p" a1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七章 假意与真心
/ U/ X; `8 A! q/ l0 }) h4 S$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八章 猎手即猎物
- `; b, c, l. [0 x8 j  _0 P,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九章 毕竟是夫妻

8 z& m- V* F) K0 @
/ n/ R$ y8 L5 r5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D2 m* Y. u' o*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正文
9 N' F' B: p" w1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第十章

( M. M# U& U$ r/ O+ [$ `+ E
: W7 k5 y# u5 S8 H$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夜幕已经笼罩下来,医院住病区走廊里的人流也随之渐渐稀疏,尤其是单独病房所在的区域,更加安静隔音。走廊里除了一两个来回走动的护士在巡房,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了。走廊天花板白色的灯光映照着浅蓝色的墙壁,更显得走廊里肃静空寂。
: q0 Z8 ^# v% ]+ l* f#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Q- S3 O, M# z1 z" [! E
舒昙独自一人在走廊里步履匆匆,值过夜班的她早就熟悉这种情况了,但今夜,她的身份是家属,而不是护士。

; p: H1 O9 G& V+ u
+ X. ]% x' V. \& i8 y! G#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匆匆走回到立伟的病房,刚走到病房外面,发现病房窗户的百叶窗被拉下来了,看不见里面坐着的立伟,再走几步,来到门外,就见一名护士推着车从里面出来了,应该是刚刚给立伟巡房查夜,这也应该是护士在子夜凌晨前最后一次查夜了。

! f- c7 V! ?9 g, y' s, V

6 N5 m# q. m$ B- o' Q
她目送走护士,默默进了门,只看到立伟自己一人吊着受伤的腿,孤单的残卧在病床上,还一直紧握着手机,这场景让她更加于心不忍了。

  x2 E; P, x2 k" C% h

; r. D. j0 v0 Y6 w2 u5 ]
但她却又执拗的摆出一副生气的情态,忿忿的走近,硬生生的坐在了临侧的陪护床上,执意一言不发,不给立伟一点好看的脸色。
7 I) O, x) Q+ X3 }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4 S# L% m# a1 d/ S
而立伟欣喜的视线,跟随着舒昙的面容,从门口一直到病床,看着她一直忿忿不平的神色,以及由于眼眶濡湿而渐渐紊乱的睫毛与眼线,率先开口,击破沉默。

  ?! F- p. n% ]& _

5 Q& |! v* E# t: _
“是不是又偷偷抹眼泪了?”

3 \" {1 ~# W) P. W" z9 T# C
- g  P$ B* [% [4 e)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嗯?哼!”舒昙没想到他第一句话会这么问,不由一愣,两腮微鼓,嗤鼻一声,立即又扭过头去,用披肩的长发故意遮住半边脸,不再理他了。
5 V+ T) V' y8 j$ {% V2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y0 T4 C9 G/ k! W7 |: L
但立伟当然清楚,昙儿只要肯回来,那就还是割舍不下自己,也不会让自己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一直孤悬病床的。她之所以和自己置气,还是因为爱着自己……
8 j4 O: T( U$ v#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f. r. J2 z0 Y2 R* z
他内心苦笑一声,呵呵~又是玩出走,又是冷暴力,在自己的记忆里,自从他俩有了女儿紫菡后,爱情一旦结晶便就置换为亲情,逐渐适应母亲身份的昙儿更加成熟了,就很少这么像小女生一样执拗任性过了……如今又到了夜里,自己的女人也终究舍不得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医院。

0 J9 F5 l) c3 e0 n9 }: O1 @5 H

8 i2 v- U$ F- o7 R7 v3 o
哎~夜要深了,也终于没有人再来探望自己了,没有了白日里不断的寒暄应酬,两个人也可以静下来谈谈心了,自己也可以静静的欣赏一番今夜的妻子了~

& E1 p6 X  t/ c* C! X9 s# w1 R
3 c; X- l( S& x) ?,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昙儿如今这副潇散随性的样子,加上紫菡这套上紧下松上浅下深的流行穿搭,还真的有点当初在大学里谈恋爱那些年的样子了。
9 p4 S1 k* d. w: W+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x7 k8 z1 }$ w$ K4 G  p# q* e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的两个人即便是相互置气,现在回味起来却都是甜的。而今天昙儿的生气,却让自己感到,是暖的。
7 V! O; I  R& k# J2 ~: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Q" N/ V( v7 M*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甜意与暖意,二十多年过去了,身份不同了,角色不同了,处境不同了,爱的味道也就不同了。
  h0 Q: T6 H4 a0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W" B# G, U- C" _& Z$ P(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恋人昙儿,妻子昙儿,人母昙儿……

6 k3 D4 J* Y5 r+ }+ F
& ~. J/ I6 L$ Y3 o3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学生昙儿,护士昙儿,护士长昙儿……

8 Q7 J4 t( H8 y0 u9 X
. b# E1 O, M# }, ]- F$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可为什么,人到中年,还总是最初的那份学生+恋人的甜意更让人难以忘怀啊!初恋即婚姻,也难怪自己总会拿昙儿不同时期的状态与那时的她比较了……

6 J& A9 y; x+ U1 @" y

% u4 q6 B, N0 z, n
他欣赏着眼前的昙儿,而心思却往溯二十年,追逐着当年最难忘的一缕白月光,似乎看到了内心里一直留藏着的那个“恋人昙儿”……
9 m) y& R5 p9 @! t" A6 `0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 J9 W! L" l/ ~; e" k# `/ q- O
自己眼前两厢交叠的两张面容,一个清晰,一个朦胧,忽有一刻,他在对比中猛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母昙儿”的面容与肌肤似乎比以前更白嫩细致了,就连脸蛋与脖子连接的下颌线都似乎更紧提上扬了一丝,手指甲也比以前更晶亮更光滑了,尤其是根部那洁白如玉地月牙弯,女人的身体状况就如同这月牙弯的颜色,越纯白越出众!这是骗不了人的!

9 E5 C, {3 i5 K! d  p
( w( v& p0 S( A'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可四十岁女人的身体状态如何还能和二十岁身体全盛时期比呢?难道真是自己爱屋及乌了嘛?
; x: b# N# u% Z+ M  K2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z/ f( I" W! P. |6 j$ a8 g
他想到此,禁不住拿起床头柜台上的镜子,满是欣赏的眼光,语气柔和的提醒着,“你眼妆都乱得出花影了~来,我给你扶着镜子,你补一补吧~”

, F  Y. \# J* C/ `/ z0 A& S
8 U# a3 z( {5 j3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张脸!就是比以前更白嫩了一些!立伟再次确定着,因为脸上肌肤的肉色在紊乱眼线的黑影的对比下更加明显,昙儿的这种眼线笔的颜色是不会变的,那变了的只能是昙儿了?他还在疑惑着。

/ Z: C# @. J$ R7 B  D, o" r' L
" i2 l, X) b1 f(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真的又花了吗?”舒昙小声嘀咕着,还有点不肯信他说得,不肯回过头来,但却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了抚自己的眼眶,试了试真假。

2 Y6 \7 g8 v( u, x& }' h7 Y5 I
# j& U% C7 j" ?( W3 I/ O9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当初戴着口罩来到医院的舒昙,没有涂口红,但对自己露再外面的眼妆很精致用心,所以,自己丈夫的这些不经意却又很自然的举动,让她感到一些欣慰,使她即便责备起来也变得肉肉的,“哼!都怪你!”
) O: V) K: J2 w"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h3 v. Q9 g7 M$ F6 O  C- c&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怪我,我错了!今天不管穿的还是打扮的,都这么漂亮,真要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

/ ]! h1 J% ]; o$ ^! T/ _0 Q
9 {0 i  s: g0 `4 ]9 B+ q% o8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抬起如葱嫩指,撩了撩长发,慢慢回头,勉强赏给立伟半边脸,继续肉肉的嗔怪着,“就是怪你!我本想给你一个好的心情,当作对你重伤的安慰的~可你…你却总故意气我!”
) ^6 T* c2 W3 r4 q2 P# K- ^- o4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9 W. v: i9 H" s1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真的啊?那我感受到了,你今天这么漂亮,真的让我感觉不到腿疼了,你真好~替我着想~”立伟一直伸长手臂,拿着镜子,哄着她继续说到。
4 B9 q0 W6 V! N/ M* J' A7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Y# O. v2 Z6 C* [
“嘿嘿~你这段时间在家休病假,白天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去做美白了?要不是咱俩有机会这么静静的坐着,像今天这么仔细地看你,我真就错过你这场风景了……”

; h# j& q1 k6 S+ {( Y

4 v6 h/ K/ S2 t  W" t6 O. l% o- ^
“哪有?好不容易休息几天,我可没有闲情去做那个!费钱又折腾~我平日都是自己简单涂涂抹抹就行了~”舒昙嘴上不留余地,可心里却受用了。
) m) |1 a) n/ }& D' t"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b3 H$ V% R- _" h& Z
任何女人也经不住男人连续三次说她漂亮,如果经得住,那就再说第四次,第五次……一直到她肯回头了为止。
+ Y2 p  U! i8 c* z! {; ~2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D$ y8 ]+ W& l5 n
如今到了夜里,在清静系数达标的独立病房区,在刘立伟刘主任的独立病房里,也就他们夫妻两人,立伟虽然重伤不能动,可心里却相当的游刃有余,嘴上也就不端着了,心悦的问到。
# b! Y3 i4 Y, ^4 _. V) T1 y0 ?.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C$ N) `. L7 Z: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白天来看我的人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没敢问。可昙儿,你发现了吗?你似乎真的变白嫩了一些,持久沉积的脸色暗沉都显减轻了!”
) q; @, m( w0 g.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9 d% U$ Z: R" K7 I0 R2 n
“哼!油嘴滑舌!”
6 f- s$ d, i6 u* ?% {2 `& G& c9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j" ?/ k' d3 Z: `' ^
舒昙明明心痒起来,出身护理专业,日常不可能对身体没有自我监控,可她似乎还是不想承认,但任何筋骨皮肉都逃不过立伟的法眼。
; D  }( O, y/ |,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2 N, j) \9 h5 v3 F9 H! [) i7 X6 n; l&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不是!你知道嘛,你今天穿的紫菡这身,你可知道!”立伟还是忍不住对自己女人的得意,伸脖说着,“就今天那些来看我的,你手底下的那些才进医院的年轻小妹妹们,一个个都看呆了,认错了!她们都没有见过她们的护士长在家养伤休闲时竟然这么会打扮!还跟着小姑娘似的~”
7 @) V! P( q, ?( e4 {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z1 e% P  ~. J) p(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哪还是询问?这是比随便简单的夸一句“你真漂亮”更有力的高级输出……

4 s1 ?5 j9 O: ?. G
% C1 c: C5 _4 M; n+ `5 }+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忍不到听完,立即就扭过头来,一把夺过镜子,却顾不得照镜子,率先肉肉的责备立伟,“哼!你什么都懂!”

* [. R! g& d3 K4 R/ a) w8 w  T
# n- C4 I. K. F2 j% s, ^1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终于向立伟交出了整个面容,虽然她的眼妆已经花了,但在自己男人的眼里,她还是自我骄傲着,说到。

8 _: N$ f% e- I: ^4 F# f1 S
  E8 ?; z" _7 y& |9 g! F/ |% n"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什么都懂!可你还不是净让我糟心?老赵又和你说什么了?你怎么应付了老赵的?”
' u$ P/ l  g: m  M1 ~/ t7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G- X5 b. [: |6 ?0 j' X
此时虽然敞开心扉的责备着立伟,这更像是在关心的嗔怪……

/ R& \2 X- s+ `% A3 ], f7 ~7 r

! _/ d  X& I- }+ g
立伟见舒昙接过镜子,又慢慢从小手包里拿出湿纸巾,眉笔,眼线笔,准备修眼妆,心知老婆在心里面已经不再责怪自己了,但自己该说得该做的还是要做,“哎~老婆,是我错了!其实,老赵看你意见很大,而我也迟迟不肯点头,就不敢再强提分房这事了,就退一步说,以后让我们见机行事吧~毕竟以后他也不住在咱们家里。”

: d9 D% V' Y( T4 P: F

7 f9 Q  t% Z9 l: M2 o
“见机行事?哼!这说得有点模棱两可了~他还是给他儿子争了些余地。”舒昙没有好气的说完后,就不往心里去了。
& k, h" _5 `# |1 A2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a, a) k) n, Z8 E& E6 ]
她先拿起湿纸巾,由于作为护士总是用很自然轻柔的打底液,所以对着镜子用湿巾就可以扫掉眉妆和眼线残影。

1 V7 b8 H9 X+ L" G: d( a

0 t, ?+ ^/ J2 w; i: Y1 L. U5 u
立伟也继续安慰道,“管他呢!以后京远住进来了,这就是咱们家的事了!家里的事都由咱们决定!你说呢?”

; q' Z2 K. J) |7 Z$ r5 h

& ]! W3 ]" m4 h2 t5 H
舒昙听到这,终于感到自己的老公还算拎得清,抿抿嘴唇,没有再回话,用心对镜描画着眉毛。
5 Q  M: A; ]5 `4 ]% L4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B9 Y4 r  B* f  k+ a3 S3 y9 ~; x0 w
夜要深了,她描画的浓度却也深了……
) y; U# ?. q9 f  z& z8 q4 m7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1 b$ m  z  y  C: G! _8 @)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欣赏着自己女人对镜为他精心补妆的样子,心态逐渐自如起来,也简单的问道,“你刚才出去,都去哪了?”

2 [+ E! T0 Y& ^/ W' q
2 `% Y$ f9 z- D7 j1 n: V& Y2 d) Y#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对镜认真描画拾掇着眉弓,趁着夜下无人来,也任性的将眉弓描得更挺翘了一些,自顾自照着镜子,显得更加明媚了,娇气的责备着,“我本想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自己回家的!”

' t* X( r$ _/ B. |

$ b" X- p6 p! W, l% J
说完这句,她忽然撇下镜子,语气加重,开始忿忿地说到,“可我下楼时,正好遇见杨柳依了,这个老赵,对杨柳依太骄纵了!京远对我做的荒唐事,她全知道了!”

! c8 }# r+ \4 j
& s* I2 R$ C6 h3 u8 b$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哼!她本想上来探望你的,但我怕你一个人应付不了他们两个人精,就拖着她没让她上来,拖着她去看了看京远……”

# m! u: u. r$ x

' ~" t* E! A. V- B- E, m6 z
听到舒昙提到京远,立伟忽然感到自己的腿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你去看京远了?他怎么样了?”

, s; C: \5 ]! e0 a% M8 N- m
" M6 @1 o; |' C" |% g#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提到京远,舒昙的眼妆就无心再画下去了,她暂时停下画眼线,一手低低拿着眼线笔,一手也放下了镜子,心酸的述说到,“听说精神上稳定了些,药已经用过了~刚打了一针促眠,老实的睡着呢~”
/ j) W8 k+ v; n+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 t! r2 F5 ]: ^6 B- o
夫妻二人谈到京远都只剩唉声叹气了,似乎对这个极端又恣肆的孩子已经无话可说了……立伟坐在床上,看着舒昙连化妆也没有心情的败兴样子,抿了抿嘴,感慨的说到。

. i/ J! i$ n; c8 X
! H( Q# c& F# p#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哎~造孽啊!昙儿,自从我腿受伤后,我独自坐在病床上难免会多想一些东西,我就一直忍不住在想,紫菡与京远,以后到底还有没有可能~”
5 C; J1 z1 d6 T5 M!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T* A8 |& j4 V4 y* c! b6 Y0 r1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嗬!你还敢想,我都不敢想了……”舒昙也是两眼茫然的样子。

0 a! ?5 u& @- f/ T" |: `. u
$ X: n3 k: a; u+ r#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忍不住糟心说到,“昙儿,你知道吗?京远找我的时候,和我说过一番心里话,我感觉,他不爱紫菡!他的心思全在你身上!”他本不想说这些仍自己糟心的话,可就是忍不住!
# j6 n' W) @% @9 N; j3 j5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2 V; }2 h5 w
“你知道又怎样!他那是妄想!”舒昙说得很决绝,手里的眼线笔却握得紧紧的。

0 I& C0 y" ]; j
, Q5 v2 Z( S- D* F+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应承得也很及时,更加细致的述说道,“是啊!对你,我还不放心你吗?所以,我琢磨着,如今最重要的是,要让紫菡及时止损!别再无脑浪费感情了!但也不应该让我们父母出面告诉她,尤其是不能让你这个妈妈出面!这样她会怀疑你的用心的!”
7 w. J0 g  W1 c; T  E3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U; f( L" e3 s0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是说,你想拆开紫菡和京远?可紫菡也很拗的!”舒昙禁不住说到。
5 B/ H$ k: j2 k; g: I; J;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i, m: o; ^% r8 {!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已经忍不住将卧床期间自己所想的全部和盘托出,坚决的说到,“就是因为紫菡拗!所以,就不适合让我们做父母的亲口说出来劝她,要让紫菡自己发现,自己成熟,勇于下决心断舍离!”

5 Y5 K* Q+ {& p$ X3 x1 I/ b
: @- s8 _) \' U6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紫菡总在我们做父母的庇护下,一直太听话了,她会变吗?”舒昙继续说着。
1 j, L6 M$ E& I4 j4 b1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I$ w# C6 A7 T$ P( y6 u% i
“不变也得变!这是迟早的事,越早越好!”

1 G, G0 |- F7 k& Q3 Q

$ T+ c  R" Z: x$ w1 W$ q
立伟继续解释着,“所以,让京远住进来,除了给京远治病外,我们主谋者还要做到至少两件事,一,让京远对你死心!二,让紫菡看清京远!紫菡应该接触社会了,不能只在我们父母的庇佑下当乖女儿了!如果在一起的相处中,紫菡更加深入了解到京远不着调的性格,对紫菡也是好事!”
  Y8 q# {1 j; ~; s3 ?2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r) W1 }8 [$ G4 q+ }( Z  L7 w0 w
“其实,很多小情侣,谈恋爱的时候热闹得要死要活,结果住在一起了没多久,相互更深入了解了,就受不了对方的隐匿的性格了,结果就是闪婚闪离,像这样的,现在社会太多了!”

4 t) j; ?0 T% v; t' e
* T( Y! ~0 c3 [7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若京远肯悔改,能够再促成紫菡和京远真正相爱了,这就更好!实在促不成一对,也不强求,各自安好,也是解脱~~诸如什么,让紫菡进公司参股,又给紫菡买房,这个那个的,不该属于咱们的,咱们一概不要!就图紫菡能够坚强成熟,以后我们一家生活安稳便可!”

7 {- z* e4 d/ @6 H+ K$ ~

$ a3 F& y6 _+ s) g/ P- A+ _  j8 S
立伟一股脑儿的将这些筹谋说完,舒昙在一旁听着,都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攥着什么,掉在床面上,人也直接呆住了!
5 i, \% \4 K& C# N"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o3 g+ |+ }0 {
她久久合不上下巴,吃吃的说到,“老公,你伤了还没多久,竟然已经思考了这么多?!你和老赵说得那些,原来是早就想好的了?”

; \3 v! @7 |' d% H% Y- f5 i; e& _

& }" c8 g3 C8 n/ i
立伟本想对着舒昙笑,但看到舒昙平复的面容,还是难以笑出来,只是镇静的说到,“我这人就是闲不住,手上拿不起手术刀了,脑子里就想多动一动~当然,我也不敢说自己的想法是否够周密,但在我心智范畴内,这是我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1 g0 o8 k% a$ l7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p5 s) H0 q/ q! F0 s, k
“还有那个老赵,让我们分床睡,我当然是不愿意的,但我们也要有备选预案,我毕竟腿伤了,控制力有限,为了防止京远到时候胡闹,破坏规则,伤害你和紫菡的感情,我们还是腾出一间房来,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 Y  K4 m2 A$ u) e6 q1 ?$ g- J8 e

0 J1 j3 @/ ?7 P: Z, E( T0 C
“毕竟我们两家二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想因为孩子这一辈儿闹僵!那就各退一步吧!我也知道,你情感上是放不下杨菁大姐与她儿子的!”
9 L1 c2 }+ W5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h; ~5 Y( `: k& c(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越来越对面前的自己的男人刮目相看了,遇见突发的事情临阵不慌,遇见棘手的事情也不硬来,他总是在想着如何能在不伤及各方的情况下取得事情圆满的解决,虽然心善,但有主见。

1 [: K9 A4 C8 v

4 L9 v: G# F- W, [5 n) O  }
她眉眼垂得很低,忍不住由衷说到,“伟,其实你心思比我缜密多了,你就是职业病,心眼太善,从不算计人而已!你安排吧,我以后都听你的~”
' g6 B2 Q4 ?+ b4 W3 _( F* ]! @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q+ G. ?* J% W- ]"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注视着舒昙手腕上的白色棉纱,又看了看自己的石膏腿,长叹一口气,说到,“哎!既然咱俩该伤的不该伤的都伤了,该承受的谁也跑不了了,那就直面问题吧!解决不了京远的问题,我们就算是每晚都睡在一张床上,也睡不踏实,你说是不是?”

0 q! D: S6 O. w$ d" N, k( W

- ^1 e' Z+ c# Q" y+ [
舒昙点点头,她在回来前也就有了这种考虑,也算是与立伟心有灵犀了。
# a+ a5 ~+ e# p! L2 ~' a-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M5 Z) J# T) g1 L
她把心踏实的交给立伟,逐渐有了安全感。拾掇了一下手边的眼线笔和睫毛刷,抬起镜子,准备再开始画眼线和睫毛,可刚刚抬起眼线笔,忽然又想到什么,紧紧的攥着眼线笔,两腿在床边绷得僵直,似是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仍然殷切的说到。

2 X. x& M' Z/ s' b1 E  d

! v2 O0 A7 J/ K) n  Z6 t
“可你想好怎么跟紫菡说了吗?也不能让她有怀疑啊!”

; |' I/ T* Z% y( C  P
$ g1 u6 s5 h, C% Q. z& O: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语气淡定,安慰着舒昙的情绪,“其实这事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你想想,紫菡如今那么爱京远,她要是知道京远住进咱们家里了,她绝对是高兴还来不及啊!这个时候咱们要做的就是给她先打预防针,让她别在结婚前就急着跟京远乱搞就行。”
2 N$ |# H; d) R7 S.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_5 c- b5 ]# e2 H" o& H
舒昙又会心的点点头,也着重说到,“之后就是我们做父母的计划了,也要让紫菡的思想和性格快快成熟起来啊!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是非他不可的!京远要是还这么不着调,他也配不上咱们紫菡!”

) z- Y& ?4 J9 D! o! Z/ _. Z
! y4 L% L2 K5 G' }0 T-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也很有意气的说到,“对!紫菡值得更好的,更爱她的!”
5 b$ A0 z$ i( t' W. ~5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A$ S, i8 a0 s0 q; _  p
“就这么定了吧!这几天我就联系科室几个靠得住的,替我把房间收拾出来。”

" O9 s1 F/ C/ o# J* K' n  l
" E# O% A1 X0 I5 y; }* V,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事终于说定了,夫妻之间也更同心同德了。
/ d/ k- D. Q; V. I2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6 i# i3 V1 @/ |1 a) y9 y, ~, O
心绪上不再纠结的舒昙,整个人都显得更放松自在了。她坐在床边悠散着侧叠双腿,宽松飘逸的裤裙更显示出一种居家的慵懒感,换一个坐姿换一种心情,也重新随性的选了一种自己很少用的深褐色的眼线笔,重新拿起镜子,准备补画眼线了。

" r; O* x2 E# L# n! X
+ z! W0 ?1 d& l, K6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身心状态的放松,让面部更松弛,也让手上的眼线笔更加自如潇散。如同方才用眉笔时任性的晕染,在夜色的掩护下,也比平日更任性的用眼线笔把眼尾勾勒得更加上翘了,灵动出挑的褐色眼尾自有一种风情,再加上又用刷子润了一层的睫毛,黑密不粘,根根挺翘,在黑直鬓发的掩映下尽显媚态,正所谓媚由心生。

6 Z; X4 K( l: a* G: n- R

# v7 P* o, s8 k
她对着镜子如此自画自赏,实在是医院夜里无事,寂寞无聊,在化妆上略微放纵一下取悦自己,权当消遣。

5 b' n* s. T) r+ A( B" Z- f

$ K4 q& e6 r8 e3 z6 v" j) f
最后用湿纸巾扫开下眼线的残尾,一面把眉笔和眼线笔收回包里,一面和立伟随性的商量着。

  J* \, W( ], Q# l( b: U

, X) s7 B1 W1 w8 F4 D0 s0 J
“先把书房收拾出来吧,书橱上全是你平时爱看的书和以前主刀的片子,现在当了主任了,书你还能看两眼,片子真的用不到了。再加上向北那间储物的小屋子,这样,四间屋子,也就足够了……”

! y' s0 p- F8 w$ j0 d; o

0 E, ]# y% D6 R. U. y0 ^# [2 v
立伟如实应承着,“到时候,你还睡主卧,紫菡房间也不变,让京远去睡收拾出来的书房,我去那间北向的小屋子~”
7 a, z3 c5 |3 B: p,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3 M6 Y6 B+ L; t3 c1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去睡那间最小的屋子?”舒昙忽然感到不高兴了。

0 }0 b( X6 }$ D6 ^( g
6 t) w5 {: a5 C4 P6 `3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这么卑微的语辞,让舒昙听到心里很不爽,她攥紧的眼线笔就像是锋利的匕首,厉声说到,“不行!来了我们家,绝不惯着他!让他去睡那件小屋子,你还和我睡主卧!以后除非有其他特殊安排了,你再去书房,平常书房供你养伤时读书休闲!”说完就身姿凌厉的起身,要给立伟倒杯水,冲一冲立伟满嘴的丧气话!

9 \5 L, u6 C$ e

% l5 p3 M' P$ P5 O0 O/ H- D5 C
舒昙这凌厉的气势,一直袒护着立伟,让立伟内心很有触动,使他对这次计划的实施也有了些底气。

5 t  M! `6 k+ {

( o  |1 q2 I0 V2 G( E* e/ m. s
他看着正在背身给自己倒水的舒昙,心里一阵欣慰,甚至还略有得意。总的来说,这个计划终究还是以舒昙为中心的,只要舒昙始终为自己保持着这么傲雪凌霜的气场,始终不被京远所攻破,那紫菡也就有了更多的时机渐渐的看透京远,使两人之间的感情逐渐理智起来,让紫菡趁早断舍离!
9 h# Q) p+ N5 k% N2 X9 E  C&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r8 j, r1 H"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于是,他紧接着就嘱咐正背对着自己的舒昙,说道,“昙儿,我动不了了,这几天还是多麻烦你,你还是要多和老赵商量一下,在谈判这事上,他有经验,让他把京远拿捏住了~我们再把紫菡圈住了,我看这问题就不大了!”

6 C/ S) Q1 U& B' |0 L+ }

5 J  t2 n9 d0 E6 {
舒昙一阵拧眉抖肩,不屑的甩了甩头发,只用单手拿着水杯,转身走近立伟床边,对着立伟很不情愿的说到,“让我们主动去找老赵?他想得美!!这可是为了他儿子!你给他打电话!他要是有心,就每天接着过来看你,主动找我们谈!你也是,总不能老是被他拿捏吧?”

8 b3 ?' ^7 J* f# E& Y
( U: B5 H8 Q* {7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对赵家人的态度越凌厉,立伟越感觉心房里暖流上涌,“哎!我就知道!还是我老婆最疼我!”

0 ~+ Q3 p" w) \* T1 m; v
& I7 I5 z5 ~2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他坐在床上,向前仰着上身,双手接过舒昙递来的水,无意间看到了舒昙左手手背上为了试眼线笔而画出的褐色道道,随即抬头看到了舒昙比平日更加浓重高挑的细长眼眉,明眸周围竟然也是与平日迥然不同的褐色粗晕的眼线,以及眼线上那一抹俏皮上扬的尖细眼尾,黑密而卷翘的莹润睫毛……双手紧握的水杯里,开始荡漾起抑制不住的涟漪。

, c' H  a# ?: v- H8 H

& `5 \! T+ a- z# o+ I. k# M
这是补妆?还是重画啊?立伟心潮也在荡漾着。
/ y. H: v$ y;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F  G( `% [( k* H* h; g' n6 x
白皙的窄鹅蛋脸上,浓重飘逸的眉眼和黑密卷翘的睫毛,显得她的眼比平时更大更有神了,黑曜石般灵秀的瞳孔在一汪大眼之中流盼,又平添一种无辜惹人怜的感觉……可这外眼角上的一抹眼尾,勾挑得比白天……有点夸张了吧!
# S! J6 }' y; y* C6 X# C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t9 W1 \+ S: ~6 `, Y# s! C(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好像有点儿……更浓了,更长了,更尖了,更翘了……
! H  P3 n# s) Z9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9 m' e! H. x' \' V8 D4 h
呃……整个人,在夜色的掩护下,更媚了!
, h. e7 v6 O- K7 g1 i1 p( ~3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X% z4 Y4 J  S3 `
他僵握着水杯,却顾及不到水杯里此起彼伏的潮涌,虽然感到口渴,却忘记了杯子里翻涌的是水,心灵与视线全在面前女人那双媚色凤眼上。
" D7 a3 o0 P( O+ o. g(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R% m1 I+ x. M9 P+ `/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这眼,怎么比白天描得还浓了……”
& {6 H2 ^8 s# R1 ~, C: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6 \3 |9 T- e. s* U
这话甫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想立刻再补一句“你这样比以前还好看”,可又始终说不出口,并非是害羞,而是怕被认为轻浮之徒,嘴巴犹犹豫豫,嗤嗤微张,僵在了那里。
1 v+ x2 P- j" c/ L* _%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 Z* B4 Z4 b' n2 |,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而舒昙并没有把立伟的话当作责怪,坐在立伟的床侧等着立伟把水喝完后收杯子,又拿起镜子自己对照自赏,很轻松的说,“晚上了嘛,也不会有人来了,又不是在家里,无聊画着解闷呗~”

6 s2 F8 b2 s" h$ M; j* |
& L/ Y1 D: c1 Q9 c" b; u% H7 `0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照完镜子后,向后扭头,试着挑了挑眉眼,笑着对立伟说,“怎么?你不喜欢?那我擦了换一种……”

  h5 e0 C, Q- U$ a- H
* q  D3 P4 R$ I2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不!别!我!”

! R* ^! s8 P: I7 ^, P
( N: U4 x- s4 Z( w  E  m: N0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他立即探腰伸手,就要向前探着身子去抱坐在床则的舒昙!

- o2 X; Q( [& t9 T1 K" s
# t1 q8 [% a4 F9 T7 j6 d" N. x(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奈何下身被固定,实在动不了,只能将手勉强搭在舒昙的肩上,几乎快要保持不住上身的平衡,倾倒在舒昙身上,很难再能用手臂围抱住舒昙了。
7 M7 \  T' e; Q, z(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c" _1 {4 I5 L& @. C* f  D; ?
舒昙却被立伟的突如其来的熊扑惊了面容,握在立伟另一只手上的水杯都要撒出来了!

* v3 J2 y! W, b. l+ Y

9 R: w5 A9 v. X+ }$ w9 e- B
她确实没想到,受伤在床的立伟会这么想要抱她,她赶紧握住立伟的手,扶住他的平衡,接过他手里的水杯,慢慢让他靠回床头,小声叮嘱着,“你注意点!毕竟伤着呢!赵振说的也对,以后咱尽量少在京远面前刺激他,咱们有什么亲密的私事,尽量背着他点!”

# V" g( ?- U8 T& {1 S: x
4 C& f( B7 O5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被舒昙说得脸色暗淡,僵僵的在床头靠着,语气也没了刚才的坚定与渴望,“嗨~我伤这么重,以后咱俩还能有什么亲密的事啊~哎~这段时间,你我都忍忍吧!
7 F8 u' F3 X1 z* ]. n'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f9 X5 V* `4 R" a1 S5 r
忍?
0 ^' J" O/ u( k3 X0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P6 J- u$ ^2 o1 l-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怎么又是忍?!

; H, k2 Q4 `  L$ I
% O6 Y% K9 M7 r  j; d(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听到这个字,舒昙顷刻间恼怒不已!
7 H9 A9 w+ \) f* Z$ {&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V5 C. W* y9 k1 B
今天这一整天,最让舒昙反感的字,最让舒昙恼火的感觉,就是这个忍!

3 X& t4 a9 l* ?9 r5 K
7 g6 _: {0 ?! \% G1 p9 u$ T5 t)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他们夫妻一起忍受着赵振无礼的分房请求!一起忍着赵家人带给他们家庭的厄运!她还忍受着杨柳依对她的各种嘲弄!

; w# ^5 @6 F' `& V  N

0 l! u! T& r) {) l
高处不胜寒!我真的错了吗?
9 r, e. j* j* A0 o0 T! R&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R1 q$ ]' f; \
幺妹姐姐~!我真的很傻吗?
$ |# @3 y# g1 A; q4 ~(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G( m# r; L' n. `- Z. T  `
美人迟暮~!我真的老了吗?

4 h' F/ F1 y; @( g$ F

, ?6 X, |  I* f0 |: h% O
而今天,你是我男人,你竟然也要我忍?!我们夫妻只配忍吗?这老赵今天明明是来求我们的啊!怎么这个世道就颠倒过来了呢?

. j# ~) M  R/ ^9 O( x0 ?- l1 ^
$ l; q+ O: R- B; ~* G( }, }" O9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哼!杨柳依,她还有脸说我老?她老头子都快七十了!她也能夜夜忍得住!?我男人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快七十的老头子?

1 ?- i, h6 b1 C7 A
" O! s$ ?$ L5 ?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更何况,她费尽心机傍上的老头子如今还要上赶着求我们夫妻呢!她杨柳依哪来的自信和我碰瓷?!

7 B$ B9 s/ ]9 O0 V: K! M% k
. ^& y. g" F( F7 d7 y* ^$ M$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积累了一整天的激愤情感,顷刻间一顿暴发!!!

1 f0 b( _" M( b' n
$ |' S2 E- Z2 R% O% ?6 s*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从内心里忍不住吼出一声,愤懑的倾吐出积蓄了一整天的怨气!

* T! Q, A) {! d6 o; Y2 S# Q
, g$ W% C* h7 u*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忍?凭什么!你是我男人!”

0 `! B6 i4 v# v5 t

+ i0 p) ~7 }7 O! G5 e) v! W
话音未落,她就主动侧过身来,膝盖爬上了床边,幽深的黑瞳望着靠在床头的立伟,重新妆点的明眸媚眼尽显深情,即便没有涂唇膏的粉唇尚缺颜色,但不乏由内轻吐馨香,舒展着洁白细滑的天鹅颈,挺胸下腰,俯低身子,给了立伟一个深情温暖的拥抱。

# {+ W8 V' L2 S5 ~
0 Q( p9 _2 {"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在温柔乡中挣扎出一句,“昙儿,昙儿,你这是为了安慰我刚才说的话嘛?”
! D6 Y6 ?3 h2 z  g+ O& w(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h( D) W; S$ o. ]
听到立伟的话后,舒昙主动用双手箍住立伟的脑袋,居高临下,与立伟额头相贴,内心的气愤由内而外在口鼻中蒸腾着温热体香,一顿倾吐到立伟脸上,“忍什么忍什么!!你不是想看嘛,今晚我让你看个够!”
% ^. ?* |  k' ?% b! C6 R: B(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L% O5 \- D4 D4 [/ I*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说!我哪最好看!不准忍!”

9 T, K4 @& M/ x, F9 b
! B$ a8 ~2 R) T(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昙儿!立伟激动之余,也顾不得说话,立即用双手将自己的女人紧紧抱住,坚挺且柔软的双胸斯磨着安慰着自己空寂的胸膛,双手在女人的背上不断地摩挲着,舒昙上身那件紫菡的“小一号衬衣”在立伟双手的不断抚摸下显得更紧绷更贴身了,立即凸显出舒昙的腰身,引得立伟只想用双手把舒昙的纤腰一把掐住!
$ [9 A5 d, P* Q# m- n&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d$ |- `! w" P# h- I" |4 M( V
“我哪最好看?快说!不准忍!”
0 n2 U3 k/ K. g/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Q6 S* n3 @2 t1 ~2 Z' |# a( k
两人如胶似漆的腻在一起,不断地交颈颉颃,舒昙忘情的抬腿,跨上了立伟的胯部,鞋也不顾得脱,蜷着腿把立伟压在身下,自己的小腹部位都已经抵到立伟地裆部了!

4 R; X2 H0 M3 }1 E2 v2 p" w+ P, E
5 X5 d7 L7 v8 h) |(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微闭着如丝媚眼,尽情的舒展着天鹅颈,高傲的扬起自己的下巴,任凭立伟鼻尖划过精致的下颌,划过颀长的脖颈,划过晶莹的项链,埋入深邃的乳窝……放肆地闻着她体内蒸腾出的温热馨香!

: C( t( Q2 H( h6 W, \8 z
" ?( g( t. |$ O5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
( y+ t4 o: d. M2 g5 I. h- I'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 J. c$ p2 n
两人就这样隔着衣服,相互斯磨,相互慰藉,一刻也舍不得分开,立伟也顾不得自己腿部的支架开始晃动起来!
, T1 K+ r  P3 d6 |/ j3 T!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x! D9 U! v7 P0 Y3 M/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眉眼最好看!你眼神最美,最媚,最魅!”

6 ^5 V+ w/ e- n! s' X) c; O4 g
& x- E" m- H* S! j3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像是得到了最满意的答案,没有枉费她今天精心妆点自己的眉眼一番!一边忘情地与立伟胸腹斯磨着,一面双手箍住立伟的脑袋埋在胸前,主动扭腰磨蹭了一会后,情愫陡增,低头在立伟耳边细语如丝。
9 Q3 [, W3 S"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t) R) L6 v4 K$ Z: K* c) A
“你记住了!我只是说以后,我们暗地里背着他,没说不让你碰我!记住了吗!”
2 u3 v$ ^: G; M  }3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U  N0 B! V  F- N9 p2 N, j4 \2 \4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脑袋埋在舒昙柔软的胸间,隔着衬衣大口大口嗅着舒昙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香热气息,嘴都不过脑的说到,“记住了!记住了!昙儿,我爱你!你永远属于我!!”

1 c7 k7 ~+ y4 m; n& k( M4 N

) y+ L$ C/ V) h  q# Z0 ?
舒昙深吸一口气,跽起身子,舒展双手把立伟脑袋抱住,下巴抵着立伟的天灵盖,垂下来的凌乱的黑长秀发把她和立伟的头萦绕在了一起,她居高临下,再次开口,就像是给立伟发下神谕,“是你永远属于我!你以后即便不行了,你也是我的!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3 d+ P8 {: m; {% e4 X2 ]

4 `( \) q: v4 O- q3 j" F9 j
“我是你的!昙儿,我是你的!……”
9 M3 I0 D# R9 b' };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d/ q6 z0 c+ A; I2 T3 K) X
享受着身下男人不断的欢承,舒昙心房几近崩溃!
8 D7 f# Y  A3 W0 f' l(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8 B0 X& @1 t* a
这就是自己的男人,他对自己的精神支撑太重要了!没有他主动的为自己着想,为自己排忧解难,只让自己独自面对职业,面对家庭,面对情感窘境,面对这个荒唐的世界,自己早就支撑不住了!

+ ?+ t5 P+ P9 L- [1 R; z6 I
. w. S. w6 y6 }2 H8 ?  i#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老公,我不能没有你!一天也不能!”
( v" k' g0 w0 k& @$ L& q(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k' O5 j+ c6 ^; p* r6 T
“老婆,我也是!”
: l" S, m2 |2 P7 Q" r'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z5 n2 b2 [8 a' v6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波动的情绪使心率上升,又引来了舒昙剧烈的心脏突突声!

$ Q7 p: |0 I4 N- W+ F. X. V! b

* b# t, ]) F+ O2 f' A1 Q3 I
埋在舒昙乳窝里的立伟这回听了个真真切切!比上次在小旅馆还要明显!紧接着,就在两人一直相互斯磨着的胯部,舒昙也忍不住抽动了一阵!引得舒昙都耐不住羞,不禁将胯部收回去了。
& o/ ^! {" v4 l+ {/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7 p) w6 g8 ^1 n9 H$ n9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这些却都让立伟敏感的察觉到了!

2 I, j$ s5 M# @7 O- Q5 ^

8 Q: W4 I' c9 @, L4 }( W
这回没等舒昙先开口,立伟却已经学会抢答了。
5 K8 ]; a  Y" })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2 }/ }' q* x9 R) W% A/ Y$ b
他把脸从舒昙的领口间拔出来,急声问道,“昙儿,昙儿,你是不是像前天晚上那样?那种感觉……又来了?!你现在晕不晕?”

9 D( {7 n9 c6 o! C, N
# @$ n3 S/ M$ i& R. A(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再看舒昙的脸,立伟已经吞声失语了!

' {' f4 L& U' X) g, b6 d

+ m  k% L+ f: V. u7 [' K/ V. G3 L2 P
乌黑的长发在皎白细嫩的鹅蛋脸上凌乱着,有的甚至已经被细汗贴在了脸上,有的被舒昙噙在了嘴角边。匀称的五官在三千乱丝下也隐藏不住它们各自散发的不同韵味,除了那双精致妆点的媚眼外,刚才自然的粉唇现在已经如同染了一层光亮的胭脂釉色,鼻尖和两颊上的细汗密如水光一般的羊脂美玉,就像是打了高光,鼻梁与苹果肌显得更加立体诱人。
/ y! Y2 \* c+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i1 t% {- K- I! b: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而在眉梢鬓下,一抹红霞初上,似是这对精致妆点眉眼的最嘉映衬!当红霞渐渐蔓延到那对勾人的眼尾,使这对媚眼更像是醉了一般,那两汪明眸春水就是醉人的酒酿,她望着谁便能醉了谁……
% N; p2 a  b' @: u(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w; z: O8 L( ^; g
舒昙当然是最先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人,但当这股熟悉的感觉袭来时,这回她选择了默默承受,亦或是享受。
% c' O3 e2 q" y( [0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3 W1 U! E* Y- x9 K8 k& v, B
经过多次的反复体验,具有很好身体监控意识的她,似乎也快要拿准了这股感觉在自己身体里的脾性。
2 j7 H9 i5 x/ y  `* n0 O+ ~7 A(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0 }& t# l3 d1 O: g7 J* s( m(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感觉到这并非简单的像立伟所说所想的那样,是某种只会单纯让人兴奋或催情的物质,若是如此,那自己休养的这段时间只会被刺激得片刻不得安生!而自己这些天明明不是这样的!自己明明在家里休养得非常安逸舒适!

) }! Q, y# I" W& n# x

/ Q; |  A$ H3 U% E
——明明是休养的每一天,自己会感受到体力精力恢复更快,皮肤渐渐恢复弹性和光泽,贴在枕头的耳朵听到心脏更加沉静有力的跳动,气血渐渐充盈,甚至是连白带都更加清润透亮了……兴奋或催情的物质明明是要消耗体力,甚至打乱内分泌的!但是自己这些征状都没有!
: T" K+ m! ]* w4 Q& J(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b  f  y0 k: D
——明明是好几次,那种感觉来临前,往往都是自己的情绪先提上来,引起心率和脉搏的变化,那如潮水般涌起的感觉才会接踵而来,在京远的小公寓是这样,在电梯里是这样,在那夜公园长凳上是这样,今天与杨柳依拌嘴时也是这样……

2 S- C; q% J" G

7 s3 r; l0 c3 u4 |- V9 i- T& z6 a
如今,明明也是自己主动拥抱立伟后,在情绪的渲染与牵引下,自己又难以抑制住心率与脉搏,她才又姗姗而来,甚至是让舒昙感到有些姗姗来迟!
" k/ P+ f& ]  [' u% e(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h# Y) h* H; F3 e7 ?8 N, X9 N(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就像隐藏在自己体内的一位知己,体验着自己的喜怒哀乐,而每当自己心力交瘁,有需要她的时候,她就会及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 @2 C5 R9 F! N6 H( O6 n  B
' K# n1 p$ P$ k- f(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而当她出现时,就如长夜孤岸的暗潮一般,虽然在幽幽暗夜里默默隐忍着,直到自己出现在岸边,给她发出潮信,她才会如约而至,从自己身体里阵阵涌出,无端的力量冲涌着自己的躯干四肢,甚至让自己渐渐无法控制,完全是一种被急潮裹挟着没有退路的感觉!
, i2 w5 q7 A, n: Y(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0 P! V) y' N- \, X0 Z4 G! L; ^$ l) f
但自己的精神是清醒的,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这股潮涌中渐渐湮没……

, J) N) t. H! c$ R$ w  C

" k2 h6 }% S$ M3 e! q1 h
她眼神向下的余光,已经看到自己的双唇充血,渐渐红如胭脂。
, s# B9 K% Z7 o+ A" _4 b8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 {3 k9 E# `) K*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眼神左右的余光,也流盼到自己的黑丝秀发越来越多的腻在了自己的鼻尖,嘴角,双颊……
8 Z( w5 j, I3 }# w, I&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w9 R, h, g2 r* r8 S(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她眼神看不到自己的眉眼与鬓角,但她从自己男人的眼中明白,那里的景色已经最够醉倒男人,因为刚才,自己的男人说,那是自己最媚的地方,如今可能会更藏不住自己的媚态了吧~
; J3 r  L. Y8 D5 z  a2 y. c'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E# {7 T. N" a
她眼神看不到下面,但她的小腹刚才确实抽动了一阵,为此,她还害羞的不敢一直抵着立伟的胯部太紧了,她怕立伟以为她因此变得轻贱……

, \) S' D3 j: w" ]$ W
' w$ N  g9 e% x- |3 x& y4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但她还是禁不住男人正在注视着她的目光,她就是想要问眼前的男人——
1 }1 k' c6 M% s* H* \. k(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d: f. ]4 F+ C+ W- L+ r(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看我什么呢?”语气媚如细丝。
, \& ?! Z; J6 i# _(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o& r0 y" y4 O(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立伟与舒昙如此近距离的相互对视,那张脸就像是一副只有他才能谛视的风景画,潜藏在他心里的那个问题,忍不住让他傻傻的说出几个字。

& s* B* m: O* X( G
6 h8 O, |9 C$ A3 G/ V(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你真的,更白了”
/ P% f# K0 \' A  h(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 Q6 v9 k5 f/ A' w; E6 P3 f# O) i(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舒昙不想像刚才那样辩驳了,如今被滚滚情潮推着向前的氛围下,两人心照不宣,原因已经不言而喻了。让自己的男人发现自己渐渐变美,有什么难堪的?自己从男人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他明明是一种欣赏与享受!
0 Z1 V* L2 k6 }(欢迎访问春满四合院:chunman4.com)

5 Z. Z5 D5 B( f" }( ]
她有些反常的像很多小女生一样和自己的男人玩起了小心机,用手卷起一绺黑发,任性一甩,打掉面前男人渴慕的眼神,娇俏的说到。
...... 剩余部分请访问 春满四合院 登录后浏览完整版


【更多精彩免费注册登录后可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25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最专业的小众爱好者社区

老哥稳小姐信息网-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